•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

年金早日買 酒食不需賒

2019.03.28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大名鼎鼎的清代大文豪曹雪芹,聽說晚年生活潦倒。其好友名敦敏、敦誠者常加接濟,復記下詩句如「舉家食粥酒常賒」等,堪證其境況。


我們常說的廣東話中,常有罵人之句曰:「顧住收尾嗰兩年」,驚惕爾等莫恃着今時好境況,便有風駛盡裡。事事也應留點餘地才對也。


《紅樓夢》第四十一回「賈寶玉品茶攏翠庵 劉姥姥醉臥怡紅院」中,鳳姐給劉姥姥品嘗自家製的茄子,并告之如何烹煮:「你把四、五月裏的新茄包兒搞下來,把皮和瓤子去盡,只要淨肉,切成頭髮細的絲兒,曬乾了。拿一隻肥母雞,靠出老湯來。把這茄子絲上蒸籠蒸的雞湯入了味,再拿出來曬乾。如此九蒸九曬,必定曬脆了。盛在磁罐子裏封嚴了。要吃時拿出一碟子來,用炒的雞瓜一拌就是了」。要莊稼人姥姥依樣葫蘆才可嘗之,無疑是地主階級撚化貧下中農的例證也。


不少人說書中的賈寶玉就是少年之曹雪芹。那麼混世魔王瘋狂地嘆過世界之後,最終折墮亦算是不枉此生。王蒙說如此求吃真是「過度加工、過度消費的一個樣本」。還說有人依此步驟設了個「紅樓宴」,「結果完全失敗,根本不能吃」。


香港政府要搞一個「年金」的項目,似是對應老人家越來越多的好良策。推出之初以為社會人士「必食」,預出警報以為第一批做完,很快就會循眾要求,推出第二批。怎知因為種種原因,社會人士并未受落。想是其利率太奀,不夠吸引。也可能是推行者未曾搔着癢處來搞宣傳,故未為識計數的香港人所動。


以筆者個人想法,年金的最重要之處不是其利息收入,因此等收入與定期存款差別不大。其價值,應在其暗含的財產保障及附於其內的安樂茶飯。


投資一份年金,此筆錢即被鎖死。且由設立者把此款轉給受益人。此筆財富便等於由甲轉了給乙。甲名下之資產少了一截。乙名下之資產就多了一截。此中涉及之受益人財產之爭奪暫且不理。因其有上稱的「被鎖死」特色,等於是財產的重新分配。要移民者應藉此考慮,把財產轉給第三者,減縮自己名下的財產,以省卻他日徵稅的麻煩。


買一份年金,等於在約定的年期內,受益者按月領取一筆收入。設計時計及受益人的生活習慣,預給他/她每月用多少,當然是不可亂花費來計,除非「老豆大把」,又另作別論。


「按月領取一筆收入」,其保障豈只是有筆錢可花樂享晚年咁簡單,最重要的是按月自動自覺有錢來,不用擔心朝唔得晚,還要仰察兒女及其身邊人的顏色。自由自在,自我感覺已到「大自在天」境界的安樂也。


假設老人家雖未至於病情難控,但亦眼矇耳聾之屬,手腳腦筋均會有退化。若一時糊塗,在街上被騙徒騙了錢,此月餘下日子的錢糧頓化烏有。但有此年金計劃,咬咬牙,捱過之,食粥也好,食白飯也好,賒借也好,進入下一個月,又有新錢可給應用了。


即使要問人借,也無甚困難,因對方知道此人有米,時間到了就可還債了。


有此計劃在,還可避免老人家墮入街頭騙錢黨的圈套。因為每月的入息有限,老人家日日花一點,到月尾已差不多用完,想拿幾十萬出去充充闊或做做冤大頭也不易!


除此之外,設立年金也有助家庭和睦。筆者曾說過,順德話有「細時兩兄弟,大hell兩房人」之說。如能在結婚前弄好計劃,就不怕身邊人他日怨懟,出現「為何要我養,為何他不養」的爭執。老嫩的矛盾、兄弟的矛盾、你給多我給小的矛盾都會陸續有來。


不過設立年金也不是人人可得利的。如上所謂「被鎖死」之特點,年金設立後就不屬於設立之人所有了。而且在約定期限內,任何人都不可把錢取回。失去現金周轉是其弊端。如不設立年金,把錢留在手邊,遇有股市大旺消息時炒它兩轉,或遇到筍盤隨街跳時也可看看老夫手段,亦是過日辰時之美事也。


以今日的消費風氣來看,曹氏的「酒常賒」算不了什麼,簽信用卡就是了。但要建立信譽,使人設賒不後悔,有年金照住就安穩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