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

為保護古樹名木修訂《林區及郊區條例》

2005.02.18


目的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蔡素玉已向立法會主席提交《2004年林區及郊區(修訂)條例草案》,訂定條文以保存香港的古樹名木。條文範圍涵蓋(a)樹齡超過一百年的古樹;(b) 屬於稀有樹種;具有歷史、文化、重要紀念意義;具有獨特生態、科學研究價值;或樹型特大特高的名木,以及(c)其他指明的樹木。


背景和論據


現行法例對樹木的規管


根據《林區及郊區條例》(香港法例第96章),任何人無合法權限或辯解而在林區或植林區內,砍伐、切割、焚燒或以其他方式摧毀樹木或生長中植物,即屬違法。但條例同時授權漁農自然護理署署長可以酌情發出書面特別許可,批准有關人士在某些條款及條件規限之下,進行上述被禁止的事項。而根據條例,「林區」指「覆蓋著自然生長樹木的政府土地範圍」;「植林區」則指「種有樹木或灌木或已播下樹木或灌木種子的政府土地範圍」。


另外,《林務規例》(香港法例第96章附屬法例)規定,任何人無合法辯解,不得售賣、管有、保管或控制二十七類種植於政府土地上稀有品種的植物及其部分。換句話說,除了上述二十七類稀有品種以外,其他品種的植物及樹木,不管樹齡大小,是否具有特殊文化、歷史意義或其他珍貴價值,均被視作一般樹木,並沒有一套針對性的保護法例。


政府曾表明,政府內部指引清楚說明政府人員有責任保護樹木。有關指引更要求,在進行規劃、設計和建築工程時,必須先顧及保存樹木的需要,充分考慮各個可行設計,以盡量保存樹木。如無可避免需要砍伐樹木,有關人士必須事先取得批准。


現行做法的不足


忽略樹木的其他珍貴價值。現行法例(《林務規例》)只集中關注樹木的品種,對於樹木擁有的其他珍貴價值,例如樹齡久遠;具有獨特歷史、文化或生態價值;體型特大特高等,完全沒有顧及。鑑於這些古樹名木的價值甚為獨特,甚至是唯一而不可能有所代替。一旦被砍伐或遭損害而枯死,這些價值也隨之永遠喪失。為此,我們有需要訂立針對性的條文,確保這些古樹名木不會受到人為破壞,或者因為疏忽照顧而被損害。


保護政策過於被動。為了保護珍貴樹木免受各種發展計劃威脅,政府除了依靠涵蓋範圍狹窄的《林務規例》之外,還訂出一套內部指引作為最後把關。不過,從過去歷次民間保護樹木事件,清楚反映利用行政指引的規管方式,效果極不理想。政府往往在發展項目進行期間,遇上民間很大的反對壓力,才會反過來考慮設法保護有關樹木。


現行政策阻嚇力不足。近期至少發生兩宗地產發展商在未獲批准的情況下,私下砍伐及干擾樹木的個案。雖然以現行機制,地政總署有權對違反規定者,以暫不批出,俗稱滿意紙的完工證及罰款來懲處,但此等措施仍難以阻嚇有財力的發展商,以繳交罰款代替保護樹木的責任。我們因此認為政府目前的做法消極被動,未能有效保護僅存的古樹名木,故此有必要以立法形式,化被動為主動,先把上述珍貴樹木納入重點保護範圍,再加上更嚴格的懲罰機制;同時公布受保護的古樹名木所在位置,以讓公眾人士一早知悉,以便在擬訂發展計劃時能夠早有打算。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編制古樹名木冊的不足之處。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最近完成編制古樹名木冊的工作,並公開有關資料。雖然名冊內刊列的樹木,已包括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漁農自然護理和房屋署在樓宇密集區的未批租政府土地,或鄉村地區的旅遊勝地內被選定受保護的樹木,但有許多應受保護的樹木,如堅尼地科士街一幅逾百米的古石牆上生長的榕樹。更重要的是,政府只制訂名冊,但並沒有同時制訂相關的重點保護政策,對加強保護此等珍貴樹木仍是毫無幫助。


欠缺專責部門保護樹木。政府目前沒有專責管理樹木的統一機構。據了解,只有漁農自然護理署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擁有專業的樹木管理隊,但兩個部門管轄範圍有限,分別負責郊野公園,以及路邊五米範圍內的樹木護理。至於生長在其他政府土地上,例如公共屋村、醫院、政府大樓附近的樹木,則交由相關部門負責。鑑於這些部門缺乏樹木護理的專業人員,各部門自行其事,導致樹木得不到適當護理之餘,即使接獲市民舉報,指出樹木受到蟲害或者風雨威脅時,部門也無法及時妥善處理。為了解決目前權責分散,欠缺統籌的弊病,擬議中的條例草案便規定,樹木一旦獲納入為古樹名木,其護理工作便交由漁農自然護理署全權負責。


其他地區的有關法例


不少地區的政府已經制訂一套完備的保護樹木法例,包括英國、澳洲、中國內地及台灣等。而當中有些地方如北京、上海、廣東省、台北市等,更擁有專責保護古樹及名木的法例,可見香港在這方面確實比較其他地方落後。鑑於本條例草案屬於私人條例草案,涵蓋範圍有所限制,未能一如外地的相關法例對樹木有全面的保護。我們希望政府以本條例草案作為起點,進一步制訂全面保護樹木的法例。


立法會過往就保護古樹名木的辯論


立法會於2001年5月23日一致通過由蔡素玉議員提出的議案。議案措辭如下:


「鑒於目前政府未有一套有效的措施保護樹木,以致本港各種樹木,例如特老和特大、稀有和珍貴、具有歷史價值和重要意義的樹木,可能基於發展或其他理由而遭摧毀、損害或移去,本會促請政府提出更有效的措施,切實保護及保留上述古樹名木」。


公眾諮詢


我們在2003年八月進行了公眾及專業團體的諮詢工作。我們向二十四個專業團體及環境保護組織發出諮詢文件,並將諮詢文件上載民建聯網站,向公眾諮詢。我們在諮詢期結束後收到的書面回應中,並沒有反對立法保護古樹名木的意見。本會亦曾於2004年1月27日就擬議草案的政策內容作出討論。


立法建議


我們建議向立法會提交《2004年林區及郊區(修訂)條例草案》,目的是把具保存價值的古樹名木逐一列入重點保護;並透過公布該樹木的具體位置,讓工程倡議者盡早知悉,以便在擬訂發展計劃時加以配合,並停止破壞上述珍貴樹木;同時能夠推動有關當局在保護樹木的工作上訂出更明確的目標。修訂條例草案的主要條文如下:


(a) 古樹名木的定義 ─ 擬議中的條例草案將保護:

(i)“古樹”指一百年以上樹齡;


(ii)“名木”指樹木:


- 屬於稀有品種;或

- 具有歷史、文化和重要紀念意義;或

- 具有獨特生態及科學研究價值;或

- 樹幹直徑0.8公尺或以上;或樹幹圍2.5公尺或以上;或樹高15公尺或以上;或

- 載列於附表內的指明的其他樹木。


(b) 適用範圍 - 適用於所有生長在政府土地上的古樹及名木。如特區政府將種植有古樹或名木的土地批租予第三者,本條例對該古樹或名木仍然適用。

(c) 樹木保護範圍 - 指距樹冠層垂直投影5公尺、樹冠層以上5公尺及深入地底5公尺的範圍,或漁農自然護理署署長認為在實際不可行的情況下,考慮了有關樹木所在地的環境,並認為合適的範圍。在保護範圍內,任何人不准砍伐該樹木或者作出任何損害該樹木的行為。

(d) 制定古樹名木冊 -漁農自然護理署署長須制定,並載有宣佈古樹或名木的公告及圖則,和備存在其辦事處,以供公眾人士在任何合理時間查閱。署長亦可藉公告修改、更正、增加及刪減公告及圖則。

(e) 對古樹名木的一般管制 - 漁農自然護理署署長及其以書面授權的任何人士,可在任何保護範圍設置圍欄;保護或護理修剪任何古樹或名木。政府如在任何政府土地進行的工程,特區政府須在有關工程合約加入有關保護古樹或名木的條款,包括在工程進行前進行樹木調查報告。

(f) 禁止對古樹名木作出的行為 - 樹木一旦根據本條例草案受到法定保護,除非按照漁農自然護理署署長批准的規定進行,否則任何人便不准砍伐該樹木或者作出任何損害樹木的行為。惟在主管當局授權下,則可以對有關樹木作出具保護性的行為。

(g) 豁免 - 只有當漁農自然護理署署長合理地相信有關古樹或名木已死亡;會對公眾構成嚴重危險;或在別無其他可保存有關古樹或名木的情況下,並基於重大公眾利益的因由,才可宣布豁免任何古樹名木受本條例所規限,或修改、更正或增刪已宣布的古樹名木及其圖則。

(h) 重新種植樹木責任 - 如任何人違反本條例草案而損害古樹或名木導致其枯萎或死亡,漁農自然護理署署長可令土地的使用人在原有地點重新種植另一棵大小及品種認為合適的樹木,及命令該古樹名木所在的原有地點不得用作其他用途。如原有土地被出售,重新種植樹木的責任將轉嫁在該土地將來的持有人身上。

(i) 懲罰 - 任何人違反本條例,作出損害古樹或名木的行為,一經循簡易程序定罪,可處罰款第6級及監禁2年。

(j) 本部對特區政府具約束力。


新聞查詢:立法會議員蔡素玉 (7770 0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