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

衣帶漸寬 頸帶漸緊

2014.01.25


會計界反「政改」之波濤雖然洶湧,但未感澎湃。龔耀輝副統領還在城頭上賣力地揮動着大王旗,滿心希望能「喚起工農千百萬,同心幹」。可惜此情只是在某些領導人之間及某些圈子內才可感受到。大多數人皆是點到即止者多。這可從新任會長陳錦榮日前接受《信報》訪問時透露出的會員意見調查的回應數目看到。


如果說公會的自我監管制度不得力,所以監來監去,上市公司的「爆鑊」事件不見得減少了,故需作此翻天覆地之改變,以求「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那麼我們何不放開懷抱卸下包袱地看遠一點,看闊一點,看除了貪過癮地手指指說會計師「無义用」之外,其他負有監管責任者又behave得怎麼樣。


首先說聯交所。此機構手持御賜黃金鐧,可上打昏君下打奸臣。誰敢違抗命令,大喝一聲要你停牌,即可令鼠輩由頭頂直涼到腳板底,無不立刻俯首聽令。與手無寸鐵的會計師出個qualified report之脅相比,你說誰更有阻嚇力?


可惜聯交所并無嚴格執行自定之規則,在錯誤的時候向錯誤的對象作出了錯誤的讓步,豁免了上市公司需聘得合格會計師的規定。人人皆知會計系統作為內部監控的一部份,有監察公司負責人需事事依規之作用。公司管治是否合符規矩,財務記錄會一一呈現。要達到這個目的,怎能缺少一個合格會計師?


試想如果公司說聘不到會計師便可豁免,那麼公司說敝行聘不到核數師又可免做audit了?又或者說敝伙伴中無人識做會計,是否又可豁免此公司不用記賬及埋數?聯交所會否做個意見調查,問問非成份股公司,如果不作任何規定的話,他們是願意還是不願意聘請合格會計師?由此觀之,可見此議之荒謬!陳錦榮提出應強制要求恢復此聘任,是為撥亂反正之第一強招也。否則邋遢進邋遢出,核數師會飛也無用。


再說證監會。此機構是法定的監管機構。依法手持刀斧,隨時可拉人封艇。市場中人無不畏之如虎。曾為立法會議員者也可以被捉將官裏,坐牢如儀。其威嚇力與會計師所擁有者相比,直是蚊髀同牛髀也。


最後要數到FRC,即行將要把公會部份乃至大部份權力奪走的機構。筆者多年前評論過,此局成立時,數達三十多人的「檢討成員」(panel members)中,有十幾人是會計師,且多是曾任公會頭領者。可見執行此項工作不可撇開他們。


有些同行持超冷然之態去看,認為監管由公會轉給此局,不過是換一面旗幟而已。於受監管者來說無分別。由公會監管,也不見得特別公平或友善,否則行內何來那麼多怨聲?

據公會的文件顯示,這次大幅度的改動,部份原因是一些國際機構認為香港監管制度內蘊的獨立性未如理想,當中有使人誤以為是自己人查自己人的混淆。然而,把權力移交給FRC便可消除此疑了麼?它可以在委聘其檢討成員時故意把具會計師資格者完全排除在外一個不留麼?筆者曾被徵召參加過此局一次查案的委員會會議。可惜開完此會不久便任期屆滿。記得五位成員中有三位是會計師。主席說局方人員會為我們準備好文件呈示各需關注之要點,并說他們技術甚勁,大可放心。當然囉,他們也是資深的會計師啊!由此可見,不管form以何形,其substance 實難離開本行人的參與。


如必要為其人保留若干位置,又與當前由公會主持者有多大分別?應知公會內有關的小組/委員會,近年已在其成員組合中,多委行外人而少委行內者,減低了會計師的影響力。

自從知曉會有此大改動後,行內人多有未來日子難捱之感,衣帶漸寬是免不了也。我們也無意藉此向社會人士喊冤,因為香港有擇業自由,要幹或不幹那一行都是自已的選擇。認為未來必是頸帶漸緊而不甘受辱者自可另創天地。可是如果行內人多不願迎難而上,寧願及早轉行的話,會計師的數目便會越來越少了。這樣又會不會倒過來使聘不到合格會計師的上市公司越來越多,上文提出過的難題也越來越難解決了。


陳錦榮說我們細細聲不表示我們軟弱。此是斯文人之語也,唔怪得你俾人蝦啦!現實世界是你不做聲或譁眾地超大聲,別人就當你不存在,否則精此道者何需借助大聲公?公開扔東西固非我輩願為也,因為這會變成在公眾場合行為不檢,根據ethics會被discipline的啊。但是,仿傚法律界中人穿上黑衣在街上漫漫步應無問題吧。由胡忠大廈行到金鐘FRC,象徵把此項被劫奪的權力由此岸護送到彼岸。雖是無可奈何花落去,我們識大體的專業人士,到無力挽時也會願賭服輸,不會拆爛污地把東西破壞怠盡才讓它過戶的。頂多從頭再爭取過!


刊於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