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

豪遊手指指 涉稅無辜辜

2013.09.07


高貴議員海外豪遊引來議論紛紛。局中人說已按規定申報了,還有什麼要說的?局外人則認為不知你申報了什麼。黑箱啊,難怪我看不見!傳媒的筆則是完全自由的,喜歡怎樣寫都可以。


或許大家都應研究或學習一下革命軍人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希望從此斷除煩惱。《三大紀律》就是:「一切行動聽指揮;不拿群眾一針一線;一切繳獲要歸公」。做得到這三點,當有機會把種種指責或冤枉減到最低。


筆者也想從另外一個角度看看此事件:他們獲得的豪裝度假利益,是否需要在香港報納薪俸稅?


自2003-04年度始,香港稅務條例有新的修訂,收窄了範圍,把本來免稅的僱主為僱員提供的度假利益納入了稅網。未修訂前,若僱主為僱員及其家屬直接向旅行社支付一筆費用,讓僱員及其家屬得享旅遊節目,僱主為此付出的費用不需算入僱員的個人收入中,即是不用納稅也。有人利用此特點大避其稅。例如年尾發花紅時,讓僱主把其中一大截扣起用以支付旅費,節省稅款不少。


若僱員自己先付了費,然後憑單向僱主要回費用,則需就此收入交納薪俸稅。其理由是僱員自己與旅行社訂座的,他便要付款履行其合同中的責任。付了此事便完了。事後得到僱主退回此費用,即是得到了一筆額外收入,課之無需客氣也。怎樣付款與訂座,差之毫釐,納起稅來便大有不同。


根據稅務條例第9(1)(a)條的規定,「不論是得自僱主或其他人的任何額外賞賜及津貼,一律視為從一個職位或受僱工作所得的入息,因而須課稅」。由此觀之,盡享海外豪遊的議員們是否要就此「得自僱主或其他人的任何額外賞賜」交納薪俸稅,真要請稅務局話事人出來說明說明才能了然。


首先要清楚了解議員們是受僱於誰的,立法會?我們從公共報導得知議員們每個月都會領薪酬,或稱津貼。他們又可聘請助理,自然也向其支付薪酬。立法會的財政是獨立於政府的,故由它任僱主也不稀奇。


曾從個別稅務個案中知道,要確定僱主和僱員之間是否存在僱傭關係,可看僱員是否有權向勞資審裁處申請,強迫僱主向其支付薪酬。立法會中好像未有聽說過有此類事的發生,我們能肯定它是僱主麼?


就算立法會不算僱主,有關利益卻肯定是跟立法會議員身份而來的,此身份也可說是一個「職位」。準此,上稱條例中的「視為從一個職位或受僱工作所得的入息」便似是稅網難逃了。


至於其人的配偶在此事中的責任,上稱條例中也有提及。例如某僱員在一次公務旅程中,憑其地位是可以乘坐商務客位的,他把此商務客位機票換成兩張經濟客位機票,讓其配偶可同行。在這情況下,雖然他的僱主并沒有因為此換取機票之事支付了額外成本,但該配偶的機票成本實際上是由此僱主之荷包而支付的。配偶自己并無公事之責,即是說這筆費用是屬於私人花費性質的,因此這名僱員需就此機票之購價課稅。


豪遊團中議員配偶的參團顯然與公事無關,強行辯說徒招此地無銀之責。雖然邀請方不分彼此全都歡迎,但稅務局如何對待此看來無關公事的款待,相信公眾也很有興趣知道。


稅局的此條修訂涉及的範圍很廣,且十分精細,留給人可鑽空子的罅隙不多。


其中說到如僱主組織或由僱主向旅行社訂購一個團體度假旅程,如僱主支付的款項不可按個別僱員清晰分開誰人享受了多少的話,例如為一批僱員舉辦的香港一日遊,那麼成本便可按人數分攤。即按人頭除也。


還要注意,條例中有關「支付的款項」包括了一切開支如「海陸空交通、住宿、膳食、觀光旅程、旅遊保險及簽證等」。


《稅務條例釋義及執行指引》第41號中列有多個範例,其中一個頗有趣:

「某僱主有見公司在截至2002年12月31日止一年內有破記錄的利潤,遂組織一次獎勵旅行,獎賞所有員工到馬來西亞旅遊,並向辦團的旅行社支付一筆200,000元款額。員工必須在旅遊期間參加一個為期半日的集思會。


該旅程的主要目的是度假,以獎賞員工在過去一年內為公司取得令人鼓舞的成績。因此,雖然員工需要參加半日集思會,該項利益仍須按人數攤分到各個僱員,予以評稅」。


這個範例說明了,若是公幹的,費用不算入個人的應納稅所得之範圍內;反之若是屬於吃喝玩樂之類的,則要歸入其人的應納稅所得中去了。豪遊團的團員們,尤其是帶着家人同行的,倘要令人信服其人是一心為公而去的,恐怕要多費點唇舌解釋,多show點證據才行。


以為湊趣過過癮,竟惹來千夫之指。若復誤踏稅網,不亦無辜乎!


刊於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