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

錯就要認 打就企定

2019.01.19


立法會內為老人福利的年歲上限惹來爭議。此類話題不管你為不為選舉佈局,針對老人問題,無隨着時代轉變而新增利益已然不妥,已有利益了而後又削減之,更加令人反感。政府提出此方案無疑是與民為敵的。不問任何背景的議員,是少有的同仇敵愾,總之是一洗「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之風!


筆者認為六十至六十五歲老人自已願不願退休是一回事。到此年紀了,可有人願意聘你,體面地仍當你是一位Senior Citizen又是另一回事。又或者抵此年紀層者,願意招其出手的工作多是些老雜粗活,如倒垃圾、洗碗、洗杯及掃地以及換光管等。擔擔抬抬,移換傢具更是家常便飯。做個保安員已算是體面了。等而下之,老人家更加難堪。


每晚下班時分,在中區德忌利事士街總會見到一位老人家,不管天氣涼也好熱也好,總是打着赤膊,推着一架木頭車,上面堆了十個八個垃圾袋,由街上低向高行。他用雙臂推着,要發力時要把腰力和肩膊力也使上了。長年累月如此操作,可看出其腰部已移了位。某君說「六十歲仍是中年」!此話十分正確,如果人人皆是列根總統的話。老人家還有多少個十年五年頂下去?才到老年享褔利?


筆者認為現在興諮詢。不妨諮詢一下有多少老闆願聘請此類老人。如無人或只是小部份人有興趣的,這個渴望榨出老人餘下生產力的如意算盤便打不響了。


根據有關訊息,2015年至2018年,政府收到的辣招印花稅一共有1174億。真是想也想不到!本來這不能算是正常歲入。政府一心以為耍出此辣招,嚇窒一下樓宇炒家,市道就會回復正常。可是炒家把此項稅款當成是已出之物,已是sunk了的成本,多付一點又何妨,只要交易順順利利,達到成此意願之目的便可。多交點稅,還可證明自己銀兩大大的有!而且,以此提高了入市門檻,把競爭的對手的範圍縮小再縮小,方顯英雄本色也。


政府似乎對這項稅款也以正常歲入待之,不提到什麼時候或盈餘達到某水平就會取消。以樓市的升幅或跌幅來作衡量也不見有任何實牙牙齒的承諾。相信此稅種會「側側膊」地延續下去,將成正常稅種了。對此不禁想起曾國藩年代的「厘金稅」制度。


當年曾國藩為保清室江山,要打垮太平天國,在無兵司令狀態下招來湘人,練成湘勇。可惜肩負籌餉協餉之責的地方官不與之合作,要餉無餉,要人無人。曾國藩於是推出厘金稅,凡有交易者遍及所有行業都要百中抽一。循此取得大量正常途徑之外的稅款。


戰後曾想過廢棄此稅種。但已徵多年,且數目巨大,各路官僚包括廣東、江西、湖南、湖北等地已視之為一大財路,誰敢逆天行道說廢止?


如果移用此概念,利用此一年平均計達300億元數額的辣招印花稅創辦一個老人褔利基金。不需政府從平常的歲入中的挖錢支付,管財者會容易點過骨乎?


香港政府大把錢,這是無需查賬核數也知道的。如果怕犯錯,不妨參考一下某英國老牌百貨集團的人事管理鐵律:Err on the side of generosity! (筆者暫譯為:不違慷慨,錯亦何妨)。


事緣集團處理員工假期有規條。人員必須已服務了一年者方能享有。服務某分行之某君未達此要求,卻要分行經理代向總部申請放幾天假。申請了,總部也批了。為什麼?因為員工父親住了院,己達彌留階段。放,是違規;不放,是依規。但同時全公司上下都不是人了!


說什麼「接近不可能」?你要依書直說,做個事事不違矩之人,還是扮扮鐵面,齊齊變成「唔係人」?


本文題目「錯就要認,打就企定」,有欠斯文。官員大概吃不消。換句斯文一點的:「因為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所以,我們如果有缺點,就不怕別人批評指出。不管是什麼人,誰向我們指出都行。只要你說得對,我們就改正。你說的辦法對人民有好處,我們就照你的辦」。


公務員啊,勉之勉之!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