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發展策略(銀行及人民幣業務)

2007.01.10


在 70 年代金融業全球化、亞洲區經濟強勁增長及中國逐步對外開放的情況下,外資銀行積極尋找在亞洲區的業務經營點,而香港對外資銀行採取開放、一視同仁、務實監管的政策,加上資金可以自由進出,因而成為外資銀行在亞洲區落戶的理想地,香港亦逐步發展為國際銀行中心。 以對外資產計算,是全球第十二大國際銀行中心。同時,亦是 全球外資銀行最集中的三大國際銀行中心之一。 2005 年底,香港有 133 家持牌銀行,境外註冊的銀行高達109家。


香港銀行業近年的發展成績卓著,為香港提供了先進的金融設施及服務,是香港發展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基石。但香港銀行業仍須不斷作出改善及創新,才能把握機遇,再上層樓。


根據當前國際銀行業發展趨勢,及內地金融業發展提供的機遇,民建聯就發展香港銀行業及人民幣業務,提出以下四點建議 :


1. 促進混業經營,發展財富管理、私募基金等專業及投資銀行業務


混業經營已是全球銀行業發展 的趨勢, 混業經營意指除了傳統的存貸、 外匯等 資金市場業務外,還包括資本市場業務如 黃金、股票、 衍生產品、 基金管理交易等服務,甚至保險業務、為客戶提供各種投資及理財服務,及協助企業上市融資等。香港銀行業在這方面的起步較慢,如英國在 20 世紀 80 年代末,已鼓勵混業經營,為銀行收購保險或證券公司開綠燈。


亞洲區經濟發展迅速,積聚了不少財富及富有人士,在亞洲區開展資產管理及顧問服務,已成為海外金融公司的業務目標,香港挾其地利及人和優勢,可在這方面大展拳腳。近日基金業務,甚至是私募基金,即投資於有潛質的創業公司大行其道,亦是因應客戶需求而發展起來。 香港須針對這批富有人士的需求,提供合適的有競爭力的投資工具及服務,才能在與其他金融中心的有關競爭中,搶佔先機。因此,香港須積極吸納培育有關人才,並在法規、市場設施如改革創業板上加以配合,才能使香港在上述新興業務分一杯羹,將香港發展成資產管理中心。


在不影響銀行體系穩定的前提下,香港當局監管的架構及方式須與時並進,鼓勵商業銀行在混業經營上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更靈活地開展新業務, 壯大其行業發展。 不過,在增加收益的同時,風險也隨之增大了,特別是銀行亦參與了不少新產品交易,如層出不窮的衍生產品交易、網上銀行交易等,令風險監督更為困難。香港金融管理局的監管方法須向以風險管理為主的監管轉變,並須 在維持市場的穩定和促進企業經營決定的靈活性間取得平衡。


2. 加強與內地銀行在參股、財資管理等方面的合作


中國加入世貿及實施 CEPA ,使香港銀行可進軍內地,在內地直接提供服務;未來中央政府逐步落實 QDII 及資本帳的開放,香港可成為內地的投資平台,增加對香港銀行業中介服務的需求。內地這龐大的金融腹地若能透過香港與國際連接起來,不僅對內地未來經濟發展起 加速作用 ,亦令香港銀行業務得以進一步放大。


香港銀行除了可在內地設立分行及代辦處外,亦可入股內地銀行,加強兩地的交流及合作;此外,香港應鼓勵內地銀行來港設立分行及代辦處,使內地銀行更快與國際接軌,增加與香港銀行合作的機會。此外,亦可在某些業務範疇如財資管理等進行合作。


3. 創新銀行服務及產品


香港銀行業界應密切關注國際銀行業的新發展,在基建、產品及服務方面不斷創新,並應開拓更多國際業務。隨着內地進一步改革開放,兩地銀行業合作會愈趨緊密,與內地政府及企業有關的銀行業服務,也 將不斷發展。香港是有良好的銀行業務發展的土壤,可以發展出亞洲區獨有的投融資工具。我們建議中央政府容許四大國有銀行在港設立研發部門,開創新金融產品。此舉有利內地金融改革。同時在港設立上述設施,也有利於集結內地、香港及國際的金融創新人才,有助香港金融創新。


4. 逐步推動人民幣業務,最終建成人 民幣離岸中心


據資料顯示,在 20 世紀 90 年代,香港的跨境借貸規模曾一度超越美國,佔全球市場的 9% ,但在亞洲金融風暴後,這比率已大幅下跌。因此,香港要鞏固其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就必須開闢新的金融產品及市場,而成為人民幣的離岸市場,是最具效力的辦法之一。而香港是有條件構建人民幣最大的離岸中心。


隨著中國內地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系之一,人民幣逐步成為國際結算貨幣,若由香港管理涉及人民幣的國際金融中介活動,如貸款、外匯、債券、期貨、股票、衍生工具,此種發展帶給世界的震驚,將大大超過目前內地國有銀行來港招股上市所釋放的效應。如同倫敦一樣,香港將可藉着興辦人民幣離岸中心的機會,迎來銀行業,以至整體金融業發展的新高潮。


長遠而言,內地的外匯及衍生工具交易發展潛力龐大。若未來內地與香港能循著發展人民幣資產負債多元化的策略性方向邁進,並最終令香港成為離岸人民幣交易中心,對香港與國家的發展是雙贏的。反之,若離岸人民幣交易中心的地位流失至芝加哥或倫敦,國家要付出的代價不言而喻,而香港亦錯失一大商機。因此, 特區政府必須從全局出發,認清當中的重要性,並耐心地向中央政府陳述,以爭取獲得中央政府的理解和支持。

為此,我們認為,循序漸進地推進人民幣業務,最終發展成人民幣離岸中心,是香港金融業要達致的目標 , 要達致這目標,香港須在以下三方面努力:


1. 爭取中央支持,開放更多人民幣業務

配合中央政府開放人民幣的進程,香港須加緊研究有關配套政策及設施,並向中央闡明香港作為人民幣自由兌換的試驗場的好處、釋除中央的疑慮,爭取更多人民幣業務,如人民幣貸款、結算及人民幣債券等業務,為逐步發展成人民幣離岸市場作好準備。

2. 積極務實地吸引更多人民幣回流銀行體系

從上述分析可知,香港目前以 227 億元的人民幣規模,根本不可能發行人民幣債券,或是進行大額的貿易結算。在 2003 年時 ,市場估計在香港流通的人民幣數量介乎 400 億元至 800 億元。 因此,除了有關當局繼續加強其以人民幣為交易結算單位的處理能力外,政府的任務是聯同相關的財金機構,研究本港銀行人民幣存款增長緩慢,及非銀行體系仍然流傳大量人民幣的原因,包括銀行人民幣提存戶口的辦理手續,是否對存戶構成過多不便或限制等,並對症下藥,以求突破,積極吸引及鼓勵香港的人民幣流入銀行的正統渠道。

3. 爭取早日成為人民幣自由兌換的試點


香港若成為人民幣自由兌換的試點,將可在鞏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和促進國家金融體制改革方面,踏出重要的一步。

人民幣實現自由兌換 是中國對外經貿和人民幣「國際化」發展的結果,也是內地金融進一步改革開放,實現人民幣自由兌換和國際化的策略之一。為了避免造成內地金融市場以至整體經濟發展的動盪,內地是可以選擇體制有別於內地,及與國際接軌的香港,作為 人民幣自由兌換的 試驗場,以便內地能更好地觀察和控制、管理金融改革中的各種風險。

我們建議特區政府就此進行以下三方面的研究,包括:


第一, 對相關市場的歷史進行研究 , 包括對倫敦和瑞士的歐洲貨幣市場及東京的離岸金融市場 , 特別是英國倫敦的美元離岸中心的發展歷史,作深入研究,以探討香港發展成人民幣離岸中心的條件及契機,有助未來有步驟地推進相關的政策。

第二, 對相關市場的規模進行研究,包括如何循序漸進地擴大人民幣市場的容量,增加以人民幣為單位的金融產品,以創造較為完備及成熟的條件,促成香港發展成人民幣離岸中心的目標,形成一個具規模的人民幣離岸市場。

第三, 對相關市場政策的研究,以辨識及提出有利發展人民幣離岸中心的政府政策和措施,並聯同業界,共同向中央政府作出建議。


新聞查詢:民建聯財經及經濟事務發言人陳鑑林 (7770 0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