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

兩停會議

2019.06.20


第二次行政長官答問會,在2009年1月中舉行。那次會議我又創了一項紀錄:兩度宣布暫停會議。


行政長官答問會每年舉行4次,每次可以回答十多位議員的提問。均勻分配,每位議員每年最少可以發問一次。每次答問會開始前,秘書處都會把全體議員的名單按各人已提問次數排好次序,已提問次數愈少的排在愈前。如果在答問會中有多位要求提問的議員已提問次數相同,就看他們按下「要求發言」按鈕的先後,先按先問。


第一次答問會時,全體議員都沒提問過,所以同一優次,先按先問。社民連3人一早按了鈕;為爭取提問,他們都不想被逐出會議廳,所以沒有作出違規行為,結果梁國雄和黃毓民先後提了問。


到第二次答問會,梁國雄知道他沒有機會再提問,便沒有耐性安坐會議廳了。曾蔭權一進場,梁國雄便拿起一張寫著「倒行逆施,殊途同歸」的紙牌,離開座位走向曾蔭權。我一再命令他返回座位,他在保安員「協助」下回座,但仍不斷大聲說話,我多次警告後才靜下來,讓行政長官向議員發言。


曾蔭權發言一結束,梁國雄又站起來大聲說話:「我現在要譴責他,我現在是正式抗議。……他是倒行逆施,跟董建華一樣,兩人是殊途同歸。……」我命令梁國雄立即離開會議廳,他反而拿著紙牌走向曾蔭權,邊走邊叫,「……殊途同歸!……倒行逆施!……我代表140萬名沒有普選權的人……」在保安人員包圍下,他退往會議廳出口,仍不斷叫喊。我認為不應讓這場面繼續向公眾直播,於是宣布暫停會議。


我這一宣布,會議便停止直播(雖然個別傳媒可以繼續拍攝會議廳內發生的事);我和行政長官一起離開會議廳,返回主席辦公室小歇。停會之前我已命令了梁國雄退席;保安人員「護送」了他出門之後,我和行政長官先後重返會議廳,我宣布會議恢復。


答問會進行了大約三分之二,輪到上次沒有提問的陳偉業提問。他發問期間,坐在他身旁的黃毓民拿出一隻吹氣香蕉,陳偉業把它接過,握在手裏揮舞,不斷用「九流」、「廢柴」等詞語批評政府官員。


曾蔭權忍氣吞聲,把問題答完。當我請下一位議員提問的時候,陳偉業又站起來,投訴行政長官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我命令他坐下,他站著喊:「食蕉啦!」我立即警告他說:「陳偉業議員,小心你的語言!」這可中了圈套:他不停地問:「我說『食蕉』有什麼問題?……請你解釋,我為什麼要『小心我的語言』?……」他一邊搖晃吹氣香蕉一邊說,「特首在食蕉!……」


我決定再宣布停會,為要避免在鏡頭面前跟陳偉業辯論他說的那句話有什麼問題,為什麼說不得。


一次會議暫停兩次,以前從沒發生過。這次倒沒有人批評我處理不當。


但是,怎樣制止議員使用粗鄙語言的問題未有解決。我不能讓粗鄙語言不斷在會議廳裏聽到,更不能在鏡頭前跟議員辯論他的語言是否粗鄙。我需要樹立權威:某些話我宣布了在會議廳裏不能說,就不能說,不容爭辯。


這問題仍未解決,在另一次會議上,社民連衝擊《議事規則》的行為又升級了。(12)



#曾鈺成 #時事評論 #曾鈺成回憶錄:主席八年 - 兩停會議

刊於 信報

會務顧問 曾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