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

公投是非

2019.09.17


公社兩黨通過辭職發動的「五區公投運動」,引起了若干有關憲制和法律的爭論。


在港澳辦發言人發表談話,批評在香港對政制發展問題進行所謂「公投」違背《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之後,泛民議員在立法會會議上提出質詢,要求特區政府澄清「民間公投活動」違反了《基本法》哪些條文和哪些香港法律。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回答議員提問時指出,《基本法》沒有規定「公投」制度;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地方行政區域,無權自行決定或改變自己的政治制度或創制「公投」制度。這說法自是無可爭辯;泛民議員提出的質疑是:《基本法》沒有禁止議員辭職後參加補選,讓選民以投票支持候選人的方式表達對政改的意見;把這看作「民間公投」,有何不可?當中反映的民意,政府推行政改時又應否重視?


問題在於公社兩黨的宣傳口號其實轉換了概念。兩黨開始時說的是「五區總辭,變相公投」,是明知香港沒有正式的、法定的「公投」(「公民投票」或「全民公決」),他們只是通過辭職引發一次全港選民都可以投票的補選,並把選舉結果當做選民對候選人政改主張的投票,所以叫「變相公投」。當有人指出兩黨自定的「公投」成敗標準不符合一般公投的要求時,黃毓民解釋說,他們搞的是「變相公投」,毋須採用真正公投的標準。


兩黨從沒有聲稱「變相公投」具有任何法律效力;他們只承諾會根據補選的投票結果決定兩黨議員在立法會裏對政改方案的投票取向。這做法不算違反《基本法》或任何本地法律。


可是,公社兩黨後來卻改變了說法,把他們發動的計劃定名為「五區公投運動」,不再提「變相」二字,彷彿要搞真正的「公投」,那就觸動了中央官員的神經,所以才有港澳辦發言人的談話。特區政府強調,當局會為填補議席空缺依法進行補選,但香港的政制發展只會按《基本法》辦事,不會受補選的結果影響。


另一個引起爭議的問題是:辭職議員應否被禁止參加為填補議席空缺進行的補選?建制派議員對於有議員為製造補選而辭職表示強烈不滿,認為這做法毫無意義,浪費公帑。5個選區同時進行補選,等於一次全港性地區直選,涉及的財政開支達1.59億元。有建制派議員聲言要反對批出這筆撥款,但政府已把補選開支列入了2010-2011 年度財政預算。政府解釋,立法會有議席出缺,當局必須依法安排補選,並支付所涉及的經費。


補選阻不了,那能不能禁止辭職的議員參加補選呢?也不能。《立法會條例》第16條規定,「任何人如不再是議員,他在符合第39條的規定下,有資格再當選為議員。」第39條列出什麼情況會導致喪失獲提名為候選人或當選為議員的資格,當中並不包括自行辭去議席。於是建制派議員要修改《立法會條例》,防止議員辭職後參加補選的事再發生;泛民議員則強烈反對,認為辭職議員參加補選的權利不容剝奪。這爭議的發展,導致立法會兩年後上演了歷史上第一次「拉布戰」。


#曾鈺成 #時事評論 #曾鈺成回憶錄: 主席八年 - 公投是非

刊於信報

會務顧問 曾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