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中環」成效有限

2013.03.07


有法律學者發表評論文章,鼓吹所謂「佔領中環」行動, 近日亦有報章鼓其旗鼓,為「佔領理論」造勢,深入分析行動在現實情況要面對之問題,而多名香港「民主」巨頭,紛紛出面表態支持。「佔領中環」行動似乎是要將激烈的社會運動作籌碼用以要脅中央和特區政府就政改問題完全聽命於民主派,但實際上在近年不論是歐洲還是美國等國家,即使示威者採取多激進手段,圍城叫囂,堵塞交通,意圗迫令政府就範但手段激進,難令市民認同,再加上對社會公眾安全和經濟構成破壞,難令金融從業業引起共鳴,政府最終亦沒有接納上街人士之意見,最終收場只會是引起警民衝突,對政府和示威人士雙方都沒有好處。


在希臘,由2010-2012年間由於政府急於將財政大幅減低財政赤字,將公務員等政府開支削減,當地發動了多次示威,其中不少次亦涉及燒車砸店,堵塞公路,攻佔國會,衝進銀行,影響正常生活,即使示威者在國會前之廣場要求了全民制憲、反對國基會介入希臘財政等,政府亦無妥協,過萬人多次圍堵國會令議員無法進出大樓,最終清場。雖然得到國際注意,但行動過激而且在最終失去動力,反而令人有虎頭蛇尾之感,香港 「佔領中環」行動性質與此有不同,但是由地方特區市民意圖迫令中央妥協,手段為「法不治眾」,但在香港的示威在清晨結束時在示威者佔領馬路後都出現清場,同時受普遍受到駕駛者之認同,反映出香港市民對於「佔領」景象早已領教,「佔領中環」行動到底會否受到社會大眾之支持,即使是支持是否長期支持,還是一時興起對社會運動之同情,香港市民對經濟活動持有現實態度,縱然對政策不滿,使出激烈手段斷人衣食,恐亦難成氣候,如果說「佔領中環」只不過是虛張聲勢,只用以恫嚇政府,更會成為市民對泛民心中的負面標記。


至於在美國「佔領華爾街」以及其他「佔領」行動在2011年高峰後在2012年失去了資金和傳媒之注視,當初的財富均分之理想只可以在部份城市以慈善活動來實現,對地方事務而言是取得正面成果,但最終對於全國的政策影響力卻不大。而且民眾對於支持行動的比率亦急跌,在加州支持的市民更轉向反對,「均富」之理想本應得到同情,但少數人對於公眾秩序之破壞令居民之意見轉向。 同樣,在香港「佔領匯豐」初期亦無太大反對,但到了失去傳媒注視後,匯豐亦以法理依據清理,香港「佔領中環」實際可以維持一個月令經濟活動大受阻嗎?確實成疑。


政府對於「佔領中環」行動是見怪不怪,早前香港已經有「佔領匯豐」,各國亦出現「佔領華爾街」等,執法方面絕不會對此局面生疏,其實提倡「佔領中環」亦不是新奇事物,中央及特區政府應從容應對,以免被泛民標籤為應對大型社會運動時驚惶失色。政改是全民關心之事,我個人認為愈多人參與討論結果將更會理想。


刊於星島日報

季霆剛 中央政策組非全職顧問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