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愛共享計劃」所暴露的施政問題

2019.02.12


「派錢」理應是一團和氣、開開心心、皆大歡喜的;特區政府派錢卻換來市民大眾一肚子氣,不但不能加分,甚至被扣分。筆者認為,由「關愛共享計劃」所引起的亂象和弊病絕非單一問題,表象背後所反映的問題實在值得特區政府深思、反思。


筆者尤其不滿的是,在計劃推行後,政府竟短時間內接連改動安排,先是宣布遞交申請時不用附上住址證明及對郵資不足的郵遞申請會寬鬆處理;及後又宣布會在約200 個房屋委員會轄下的屋辦事處(包括位於公共租住屋、租者置其屋計劃屋及可租可買計劃屋的辦事處),以及14 個民政事務總署民政諮詢中心增設投遞箱。然而,直至開始接受申請前一天,我們看到大量充當投遞箱的「原投票箱」仍然未貼上申請表的貼紙。


反映行政效率低下思慮不周 令人擔憂誠然,相關的調整是善意的、正面的,可謂「做好過唔做」,但同時也會衍生一些問題、混亂和不滿,例如有市民以為不用遞交住址證明,便等於申請表上不用填報地址或填寫新的申請表;也有市民不滿政府太遲才宣布會寬鬆處理郵資安排和增設投遞箱,認為對稍早前貼足郵票和郵寄的市民不公道,浪費了他們的郵費。至於收集箱的貼紙方面,以投票箱充當申請表收集箱,可謂是一個環保的決定,無可厚非;但新增區區幾百個收集箱,又需要多少人力物力來貼上新貼紙呢?竟然用了兩天也未處理好?


說實話,由財政司長去年宣布財政預算案的「補漏拾遺」措施至今,差不多有一年時間,港府理應有充足時間來研究各類型因素和處境,但出來的效果仍然「甩甩漏漏」、「一改再改」,難道以一年時間來推動一項派錢政策還未夠時間「深思熟慮」嗎?較之於問題的表象,弊病背後所反映的行政效率低下和思慮不周,更令人擔憂。


此外,派錢切忌「不患寡而患不均」,對弱勢社群的感受,特別需要注意。雖然港府是次派錢的原意是「補漏拾遺」,故去年獲發長者生活津貼、高齡津貼、傷殘津貼、綜援等津貼「三糧」的人並未能申請「關愛共享計劃」。問題在於,去年年中所獲發的「三糧」,跟是次4000 元申請,在時間上相距甚遠,很多老弱社群也以為「關愛共享計劃」是個新計劃,根本想不到自己過去已「受惠」,更不會聯想到「關愛共享計劃」的原意,所以對於未能申請4000 元特別不滿,並特別難以釋懷。既然4000 元是補「三糧」的「漏」,兩項政策便不應該相隔太遠,否則只會「解決一個問題同時又製造另一個問題」,這也是港府應加以檢討、注意的地方。


所謂見微知著、一葉知秋,說實話,與其他重大公共政策比較起來,「派錢」絕對算不上是複雜的行政措施,但港府仍然表現得焦頭爛額、手忙腳亂、思慮不周。若港府還不力提升施政效能,只恐怕更沒有能力處理其他重大議題。


刊於 明報 立法會議員 柯創盛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