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走過的日子

2018.09.01


辭了一份上市公司的獨立非執董職務。自是依依不捨,常態也。參與此公司的事務由醞釀「湊仔」開始,至今上了市將近十年。有人說該有「斷、捨、離」的襟懷。講吓唔舁?你估真係「煩惱即是菩提」咩!


此公司在香港IPO上市,差不多年年都有好成績,前景不錯的好項目也在排隊待命。


筆者向來身先士卒。在獨立非執董任上也始終貫徹此精神。舉例說,此公司設有一內部審計部門。其經理頗具有現代意識的內審理論,下屬也一點不含糊,擁英美多個專業學會的會員資格者也大大的有。操作也落力,與審計委員會成員的合作也屬值得稱許之列。


每次開董事會前也發出頗詳盡的報告。口頭報告亦令人印象深刻。


考諸廿多年前在珠三角某地落廠做內審時,給其廠長指着鼻子罵:「今次舁面你,下次不可阻住我哋生產」!生產和銷售部門永遠是老闆的寵愛部門。內審?可有可無吧!幸好港交所有公司要設立內審部門的要求,內審同人依此便廣義地有立足之地。


因有此經驗在前,筆者每遇此景況,必對內審部門同事力撐不已。對其提交的報告留心細覽,對其向管理層提交的整改建議追蹤落實,也盡一切可能於每次董事會後,與內審、財務、甚至包括外部核數師代表一起,挑選兩個地方的廠址去巡查。掛上董事之招牌去巡廠,廠之負責人也會認真起來。幾天前便執拾一番,以免丟架也。這些年來,去過的地方包括廣東、廣西、貴州、河北、河南、四川、湖北、湖南、海南、山東及東北各地。


然而,去是筆者自去,其他審計委員會的成員都只屬「口頭革命派」,開會時都說要去,都報上名來時又另有事務要辦了。


某次去海南。同事們伴隨着到海邊上艇,參觀老闆在海邊圈出來的幾方水面,想是效法宋代詩人范成大之「無力買田聊種水」,試辦辦養魚生意耶?


先到前面一個小島,島上有個小山丘,約有五百米左右高。靠岸前見到一個牌,上書此島是抗日游擊根據地。


忽然之間起風。浪也大了,參觀者連忙上艇。因艇無馬達,只憑撐船者之力,如果浪太大會有麻煩。海浪把小船衝得恍來恍去。撐艇者一面大聲喊小心和不會有事,同時吃力地把艇頭向着海面的左上方划去,希望乘着由左向右衝的水流把艇送到前面的岸上。終於靠岸了,不無「彼岸到」之感!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已是晚飯時間了。走到一家頗熟絡的飯館,一方面高高興興地點菜舉杯,一方面還在談論着剛才海上之險。酒過三巡後,有一個穿著頗入時但又不失端莊的女士出現。觀她與出席者的招呼似是廠的出納員。她要了碗白飯,就着桌上的四、五碟「殘餸」十分熟練又毫無芥蒂地吃着,只剩下幾條殘菜了!她一邊談笑自若,一邊吃。沒有另點一個餸。最後,她埋了單。


看着整個過程,筆者大為感動!港人如能自覺地或有選擇地學學她,什麼「廚餘」問題都可迎刃而解!


有一次去河北的任丘。此地有個大型油田聞名全國。汽車在路上行。左邊是油公司所在。公司有錢了,高樓大廈比比皆是。右邊是未有開發的農村,房舍仍是古老的茅房或是黃磚房。估計是財政方面沒有石油收入,只能「食自己」!幾十年前梁漱溟不怕得罪毛伯伯而說出來的「工人在九天之上,農民在九地之下」的境地,看來仍然存在!


獨立非執董要去巡廠有其積極意義。如要對廠方事務多點了解,知彼知己,以免被人出賣了也不知,不靠巡廠靠什麼?用paper騙你話咁易,但要你親身在一座大樓面前看到這樓是工廠的一部分,入內一看,你會放心得多。


香港的專業人士需在必要時,要以身作則地向內地人士顯現我們seeing is believing的所求。


多年前,得某內地駐港機構介紹,為某有意在港上市之企業出任獨立非執董。當日是星期二,星期五就要把有關人等的資料放入招股書上。他要筆者立刻答覆。筆者問他,可否立刻安排到廠參觀及跟其老闆見面,在深圳機場見面亦可。他說時間太倉卒,來不及安排。筆者說那只能愛莫能助。


筆者覺得,如不先見面,怎能算是已經know your client?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