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學普 無以言

2018.02.03


子曰:「不學詩,無以言」。意謂在一個人人皆以詩為話題時,又人人皆以能詩作為是否有料來評價某人之學問時,非有詩,何以交朋友和向前行?


香港有大學生鄙棄普通話,以為自己是與別不同。在一個萬事皆提倡溝通的時代,竟然可以拒絕與13億人以其共同語言溝通,有何道理?


不是此大學的人,自然可以用任何理由拒而學之。作為此大學之學生,難道申請入學時不知此是Compulsory的科目?在自由、自主、自決的情況下,填了報名表,簽了字,就應Comply才是。


如果是同代的青年人,見到此大學之學生作出如此行為,實應引以為好事。為什麼?今日搵食艱難,此群人放棄講和用普通話,即是把溝通的渠道讓出來,好讓有此意者更多選擇。


三十多年前,當內地初開放時,香港甚多人包括廠家及專業人紛紛到內地找機會。那時能說普通話的人不多。到開放範圍越來越廣,大家都覺得全國都有機會,有需要學習時,便趨之若鶩了。


今日,有青年人認為經過這麼多年,好搵的機會已經不多。學曉又有何用?加上從心理上瞧不起內地人,阻之不准來港還來不及,還要還學他們的語言?


自十九大之後,一帶一路和大灣區的設立,又為我們的發展前景加入了新的內容,起碼可供我們香港人馳騁的範圍大了,可投資和運作的種類也多了。


今日香港的樓價和股價,己經不容香港人自作主張,拒人於門外了。


不少青年人靠父幹買樓。但父母可支撐你多久?供完樓,又要置家,養老婆仔女也要父幹麼?如果香港地的市場已經容不下新加入的勞動力,擺在眼前有得撈的內地市場又不願去,結果會怎樣才能收科?


近年香港甚多青年人投入金融行業發展,其中表表者是保險和股市。到現在為止,內地人買香港保險公司的單子,簽合同時必須在香港簽,否則算是違反了內地的法律。


保險經紀全國跑,用雙方都聽得入耳的語言落嘴頭。單子條款談好後,又要趕回香港為簽署作準備。期間又要為客戶安排各種後勤服務例如訂酒店房及可能要的旅遊節目。想想看,言語不通者,可擔此大任麼?樣樣都不輸蝕於人了,獨是一開口便雞同鴨講,會有好結果麼?


保險公司的合同是出了名的難懂。再加上經紀的三腳猫普通話,難懂加上難明,如他日保險公司的合同可以在內地簽署的話,內地銷售人員湧入市場分一杯羹,香港經紀人的過境簽署之制度優勢已不繼。內地人口眾多,可供考核之優材數之不盡。入得此行者盡是口齒伶俐之輩,易講易明,行見香港人的優勢越來越少了。仍不知進退,不修改自已去適應潮流,結果必然是自討苦吃。


靠着一個舉世人人羨慕之極的龐大市場不理會,其中提供的發財竉路故意視如不見,自甘被人利用,留在香港賣魚蛋,塘水滾塘魚,還以為自己是魚蛋革命的先行者。總有一日,全港人人食魚蛋了。若是餐餐食魚翅,偶來一餐魚蛋調節一下,也是好事。若是餐餐都是魚蛋,別無他糧,皆因冇得撈之故。那時恐怕後悔已遲。


有一個英文字詞是今日在香港搵食的人不可或忘的,就是Compliance也。各專業行業包括會計師、律師、醫生、金融行業等的從業者都不能違。政府有條例管之,行業的公會也有規範要會員嚴守。法例會規定機構要設一個Compliance Officer,負責執行和監察。社會人士對他們有信心,其中也是對他們的Compliance有信心。


在學界而言,校規定了,校內各人都要Comply。如不,Compliance Officer自會作出處理。旁觀者若然依牙鬆槓,不怕別人罵你干預校政嗎?


聞說有份兇人的學生因英語詞彙不夠用,要轉台講廣東話。固然是抬高了廣東話的official地位,也不禁令人質疑:入得大學,必然是有中學會考Full Cert或其同等地位的成績。他的Oral English是什麼成績?難道也是靠面試時衝擊考試官和質疑評分制度然後出人頭地?


其實普通話是不難學的。多講同時多看國語影片及多聽新聞聯播就可以了。筆者走遍大江南北周圍貢,內地朋友說筆者的口音不正統。但他們說這樣更好,恰到好處。因為音太準便使人以為你是內地人。差一點,但能聽得明白,一開口便知道你是香港人,就會對你更眼相看了。

新聞聯絡: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