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識字的老祖母每有極高智慧之做人法則教導我們

2015.11.28


不識字的老祖母每有極高智慧之做人法則教導我們。例如本文之標題便是。「呀嘅」順德話之「hell」是「已做完」之意。例如問人「食咗飯未」?答「食hell」,即是食過了。「hell」也有另外一義,就是去批發商處買來一些物件,然後零售之也叫「hell」。例如到文具店買來文具作零售。問之近來作甚營生?就說是「hell啲文具番嚟賣」也。


「細時兩兄弟 大hell兩房人」是指小時候兩兄弟天天會為玩為食爭來爭去,到底仍是不傷和氣之爭。但長成後娶老婆了,二人之爭會變成四人之爭。兩兄弟站在兩位「大人」之間,不想爭也要爭!家庭糾紛自然就會多起來。他日是否可以「相逢一笑氓恩仇」?估計都是詩人之良好願望罷了。


兄弟不和引致對簿公堂之事件,近年越來越多。例如某富可敵國之大地產商之子、涼茶大王乃至燒味世家之訟事便是。似乎儒家思想的「齊家」已非一般人之共識了。人人皆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維權。說是人爭一口氣,可是氣後邊不也是represented by 孔方兄麼?


兩位有大少、二少之稱的有錢佬兄弟因政見不同而互有怨言者亦可屬此類。雖所涉者非財,但比財更重要。不盡早尋求有效方法對待,大hell了,煩惱便更難處理。


多年前,某客戶兩兄弟在珠三角設廠。大哥負責接單,小弟在廠內操持。大哥因與客戶應酬多,故客戶認識他多於其小弟。小弟則因在廠內時間多,有時要為工作上之需而墊支多少廠內開支。向來無事,生意也興隆,以為繼續下去,可以開枝散葉,光宗耀祖了。


一天兩兄弟不知何故吵了起來。大哥要另起爐灶。客戶因與其熟,答應移情別戀,定單隨他走,於是廠內即時陷入困境。還有一招,就是機器也是大哥為廠支付購入的。他要在對面街設立對抗性的工場,機器正好有用。於是未經商量便扔下一張只及原價幾折的支票就算是買價了。小弟墊支之數則未得其兄認可,發生時後者也不在場,要入公司數便涷過水了。


最荒唐者是大哥之妻。在相吵無好口之情況下多翻掌摑小弟。弟婦召來公安調解。婦人竟說按其鄉例,大嫂可行母職,故打小叔子是稀鬆平常之至也!公安警告之,說此舉違反中國法律,必須停手,否則拉人,才制止了此類野蠻行為。


小弟找來會計師請教。在此情況下,又是發生在內地,除介紹幾個律師和會計師指點外,也別無他法了。


某兄妹亦有類似遭遇。阿爺剩落舖面一間,出租給某親戚開店用。阿哥入城工作,阿妹主持租務。大嫂表示為何很久都不見有分成?遂由阿哥開聲問之。阿妹說租金收入有限,舖亦老矣,時常修葺,再加上鄉中親戚之紅白二事,過年過節之你來我往,能不超支便已合格。大嫂認為可怒也!不如把舖面劏之,一人一邊各自運作算了。還受外家親戚之慫,入了一票告妹妹。族中父老好歹說情,結果賣之然後分掉。好好的阿爺遺物就此喪失了。富無三代大概是指此類,即不能保住阿爺剩落資產之intact也。


大Hell無好事?也不一定!下面就有一個令人鼓舞的故事:


某君出身貧苦,十多歲便做童工。一向自承是家中長子,需為父親肩挑家庭重擔。艱苦努力下終有所成。上月特約筆者飯聚,宣佈正式退休,將榮登海外寓公之列了。他為了光明正大也為了避免他日出現之反悔,特當着妻子面前,分別把兩張支票交給其二位弟弟。一張為其還清房產貸款;一張為其還清的士貸款。幾兄弟皆大歡喜。妻子也早知其心意,并無異議。


**************************************************************************


近日大學校園內已無師道尊嚴之說。學生追上時髦講粗口,且視之為稚子進入成人之脫胎換骨的語言upgrading。其實粗口也者即污言穢語也。說者自己先污其口,也不見得過完口癮後有何實際效用。


前不久在九龍塘地鐵站車箱內,見有幾個女學生模樣者,分別伸出手握着一條鐵桿談笑。某外貌粗魯之小男人認為她們阻人前進,便唔該都無聲側身在其中一位 少女腋下穿過。有無碰觸身體不得而知。少女怒目視之。男子回過身來嘟噥了兩句,觀其嘴形似是講粗口也。少女即抱怨曰:「人哋係讀書人嚟咖!點解要講粗口閙人噃」!換成今日,若男子反唇相譏的話:「都是跟你們學生領袖學的」!那便如何?見賢思齊,此之謂耶?


刊於信報

新聞查詢: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