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之內 豈無芳草

2016.11.12


平時提到八十後、九十後之年輕人,評論皆是負面較多。不是煉精學懶,就是take for granted。但百步之內豈無芳草?茲為諸君說近日一事,希望可令人產生一個好印象。


十月尾十一月初,參加了一個永安旅行社主辦的旅行團。


妻子推介此團時,強調此團有承諾說不把帶團友去購物或消費作為節目一部份。這對近年參團,尤其是內地團,有過被強銷經驗者是個賣點!


此團全在山東省內觀光,包括青島、濟南、濰紡、泰安等。可惜此團限於山東與香港的飛機航程,直飛香港者只可在青島上落,故設計行程時,入山東和離山東,都是在青島,選擇自然少了。想去的威海衛和可媲美魏武帝「東臨碣石」的東盡頭,不在行程之內。


青島與上列城市之間相距甚遠。由此地到下一地,坐巴士需幾小時,故走畢全程時總結,坐車時間甚長。此程有一位香港女領隊,自報芳齡廿許之九十後也。當地地陪是個山東人,能說略有口音的粵語。


泰安是必須去的,因為要上泰山而小天下也。當日天氣頗寒冷,加上陰天,山上煙霧迷矇。與妻走到孔子廟後,也不想再上玉皇頂了,因怕下山之路濕滑。在南天門集合時,看見有一個路牌,寫着「下山者由此路走」。因我們上山時,是先坐登山巴士,再轉纜車,然後步上玉皇頂。故走路的時間不是太長,也無疲累之感。於是會產生一種錯覺,以為「由此下山」回到山腳,也不是什麼大不了之事!


集合時間已過,還有兩個團友未回。但因天氣轉冷,地陪說不如讓團友先到纜車站等着,留下領隊在南天門守候。離開纜車收工的時間越來越接近了,大家都有點擔心,但都沒有指責之意,只是交頭接耳,討論事情發生的可能情況。包括讓領隊陪着團友在山上賓館住一晚,第二天待纜車開工才下山。


地陪面青青地兩邊奔走,打電話問情況,還要墾求纜車公司稍延十分鐘才開車。終於,領隊來電說聯絡上了!原來他們真的以為可自行下山走。但是走錯了路,越行越遠!地陪說據其所報之地段,往下走要多走兩個小時以上才可到。天已黑。目前唯一的做法是往上走,回到南天門。


終於等到了。領隊和地陪都如釋重負。團友都皆大歡喜。我卻留意到「妹妹仔」領隊的臨危不亂和負責精神。


幾天旅遊轉眼便完了。該上飛機準備回家了。坐上港龍航機,正等待開機,機長忽然宣佈引擎有事需修理。復因不知耗時多久才可修完,擔心機上汽油不足支撐冷氣供應,提議乘客下機等候。在候機室呆坐了三數小時後,最後更宣佈需在當地住上一晚,翌日才能起飛。原因是機師不可以超時執勤。


地陪早回家了。只剩下「妹妹仔」一人擔當。向人客宣佈各事,包括住什麼酒店、有無飯食、有無wifi、第日什麼時間起飛、什麼時候到達、可有保險賠償等。當中與航空公司周旋、與酒店聯絡、如何取回行李等,都靠她一腳踢。


酒店是五星級。無言可怨了。全機乘客皆在此吃飯,不單是此團之團員。故安排座位只能自己顧自己。幸好也未聞怨聲。入得房來已過十二點。翌日五點叫起床。


她仍然指揮若定,好像是司空見慣之渾閒事,也像是well trained之早已預料到的。不多久便取得房間鎖匙,還把手機拿出來給有需要的團友打,并宣佈會在到達香港機埸後,負責向航空公司取回保險證明。自始至終,她都保持笑容。


果然,下了飛機不多久,她已把東西拿到手,并分發團友了。過程中,當然有公司其他同事遙距幫手。總也算是危機處理得法。她不慌亂,團友也自然不慌亂。告別了。看着她邁出了瀟瀟洒洒充滿自信的腳步,不禁覺得香港旅遊業仍有希望。


她的洋名叫Ruby,即露比。因出世時超磅,肥嘟嘟!其母謔呼之為「露大肶」。她沒有上過大學。工作表現卻絕不輸蝕。


永安是上市公司。上市時,筆者曾subscribe過。多年來磨磨轉轉,早非原來面目。筆者幫襯一家經紀行,已十多年沒有交易了,但永安之戶仍未消。市值經過多次轟轟烈烈之拆細及合併後,只值港幣數元,故也懶得通知改地址,郵票也慳翻。但不知何故,十多年來轉工、搬遷多次,也沒有通知過經紀行,自以為不知為不知了,但仍可按現址收到月結單。真奇!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