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發展港深邊境經濟區

2003.12.06


行政長官董建華在今年初的施政報告中,提出了促進香港與珠江三角洲經濟融合的策略,引起了各界高度重視,普遍認為是具有戰略意義的政策。港深僅一河相隔,經濟唇齒相依,應是最好及優先的合作伙伴,而包括河套區在內的整個與深圳接壤的邊境區的發展,更具備發展的良好條件,潛力也最大。

可惜的是,由於種種原因,主要是兩地政策不同,作為邊境的深圳河兩岸發展便大不相同,深圳一邊大興土木,發展計劃周詳,繁榮興旺,而且發展了保稅區、物流區等;而香港一邊由於實行禁區政策,加上過往政府對合作疑慮重重,令漫長的邊境地區一片荒蕪。


鑑於兩地經濟合作發展的需要,及河套區的業權等問題糾纏不清,深圳方早已多次提出合作發展跨境經濟區的建議,香港方的專家學者也多次提出同樣的呼籲,這本是一個合作良機。但政府卻抱殘守缺,以開發邊境禁區關係到禁區政策調整,關係到政府的積極不干預政策變動為由婉拒。


近期開發河套區及其它邊境區呼聲日高,政府又以開發需要巨大投資,市區工業廠廈及原有工業園對業界已提供了好的投資環境,無必要在邊境搞工業區等為籍口,消極對待有關建議。他們不明白,發展邊境經濟區,包括在河套區及其它合適地點與深圳方面合作,發展跨境經濟區,對加強兩地的合作,共同繁榮意義重大。


民建聯早在兩年多以前己提出要廢除邊境禁區,發展邊境經濟區的建議,並與深圳方面合作,共同發展一河兩岸的跨境經濟區的建議。此後更多次重申有關建議。我們在最近已再次向政府提出了新的建議,指出我們所構想的邊境經濟區,就地域而言不僅局限於河套區,而是整個漫長的邊境區;就產業結構而言不僅是工業區,而是包括工業區、商貿區、旅遊區、高級住宅區、保稅區及高科技開發區在內的經濟區,是深港兩地經濟的最重要結合部,可以成為未來香港新的經濟增長點,因而意義更為重大。


一‧是通過與深圳的合作,利用深圳方面的人才及科技基礎,使香港的高科技高增值產業發展成為可能,促進香港經濟轉型。


二‧是通過發展旅遊區、高級住宅區、商貿區,可以建設繁榮的邊境,顯示香港新的經濟活力。


三‧是邊境區的上馬動工及蓬勃發展,將可吸引大量的投資及商業活動,勢必大興土木,為香港帶來大量的工程及就業機會,尤其是為現時十分疲弱的建造業帶來生機。


四‧是邊境經濟區的旅遊、商貿、高級住宅區等大發展,以及有計劃地引進部分有生命力的勞動密集企業,會為部分低學歷、低技術勞工帶來大量的就業機會。


五‧是邊境經濟區尤其是跨境經濟區的大發展,將促進港深經濟合作的全面發展,為兩地合作掀開新的一頁。


鑑於目前在邊境區發展的問題上,不少人在地域上只著眼於河套區,在類型上只著眼於工業區,我們的新建議更有現實意義,更有必要性與迫切性。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我們認為,必須通過兩地政府及專家的合作考察研究,設計出一個有利於刺激投資、舒緩就業,促進香港經濟發展,有利港深經濟合作,並體現一國兩制優勢、橫跨整個邊境地區的全方位的經濟區的基本方案,民建聯將一如既往支持並樂於參與這一工作。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