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一覺理事夢

2018.12.10


真是「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這邊的立法會的西九補選剛完結,會計師公會兩年一任的理事會選舉又熱鬧起來了。當然二者相比是蚊髀和牛髀,但正如《紅樓夢》中《好了歌》所云:「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即故鄉。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也甚襯配。


此番選舉,筆者認為可評論的有二人,一為殺氣騰騰的鄭大少,另一是未在任何委員會服務過,便想一步登天入理事會的某君。


其他幾位,個個實力相當,入圍聲勢高唱入雲,筆者不為之搖旗吶喊也不會有何影響。


今年有幾位理事輪空,不用參加直選,其中亦有火爆者在焉。因此鄭大少的火爆之勢今年似是只此一檔,火藥味谷不起來。EGM後的「追收貨款」雖然未竟全功,但有拖無欠,假以時日,必會一一完成。莫忘了公會的理事皆屬兼職,放入公會事務的時間有限,一步一步來,亦可原諒。


方自覽看各候選人的政綱,耳畔聞得廣東名伶陳笑風和林小群唱的「樓台會」一曲。


此曲是梁山伯與祝英台故事之一段。散了書館後,梁應約到訪祝家,以為可與祝答應介紹的「九妹」見面。原來九妹者即是祝本人也。梁喜出望外之餘卻知祝之父親欺貧愛富,已把祝許給馬文才。梁心如刀割,欲狀告之,以為「若是官清如水明如鏡」,可得昭雪也。


祝有一大段唱詞勸說梁不可造次,於事無補也:「你是布衣寒士,人微言輕。馬家才雄勢大,到處逢迎。你身入官衙,無異自投陷阱。料無好果,反惹災星。倘有差池,誰共你晨昏定省?苦了高堂白髮…」。


鄭大少當非布衣,卻也曾勇猛直前,口到身到,為部分行家出了一口烏氣。但俗語有謂「現官不如現管」,也應注意各方面的影響,和氣可生財,萬勿讓人吃不了兜着走。


香港的政改,曾因部分人的不願「袋住先」而胎死腹中。想來也是後悔莫及。需知有破壞必須有建設跟尾,如此才是正道。若只管破壞,建設交給後來者去做,未免不負責任了。鄭大少要求的改革步伐不妨參考之,one bird in hand 總好過無。


另一位候選人似乎太心急了,許是受了「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之影響?公會好歹也存在了四十多年。事務繁多且近年的國際化帶來甚多變動,與內地的密切聯繫和交往也不能忽視,不是即食面般隨時上陣也可殺馬也。


循序漸進吧!先參加部分委員會。做出政績,贏得聲望,那時在同人簇擁下更上層樓才是正道。現在無聲無息,白紙一張,要人寄予重任,也太兒嬉了吧!雖是13人中選7個,機會過半。這一票投給誰?不能說是給人一個機會或什麼的。投了給你,就要你不負所託。想起來,參加選舉,求求棋棋參,求求棋棋選,求求棋棋投,報銷點印刷費和郵費,可得免費告白,幾萬人從此認得你。也可在名片上多加一列「XXXX年會計師公會理事參選人」。選不選中不重要,此詞條可用上十年八年也無人會干涉你。或者食過翻尋味,年年參選,此詞條便年年都可update了。


多年前在某公司見老板請一打字員。求職者打得馬馬虎虎。老板嘟噥了幾句。求職者說舁個機會學吓嘢吧!老板說我是要你嚟做嘢嘅,不是要你嚟學嘢!你回去學好再嚟吧!


又傳民國初年胡漢民主政時,有某鄉里投書,希望帶協找個所長做做。胡知他目不識丁,便覆信曰:「所長必有所長。你有何所長可為所長」?投書者攪不清所長前所長後,只好放棄了。Back to basic。幾時都有用也。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