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間餘一卒 荷戟獨彷徨

2018.12.24


以上所引之句子出自魯迅之詩,名為《彷徨》。詩云:「寂寞新文苑,平安舊戰埸,兩間餘一卒,荷戟獨彷徨」。


魯迅一向以不畏強暴,堅持真理和不作妥協之姿態見人。在抗戰時期的左、右翼文人之間有其不可挑戰之地位。按黃仁柯所著《中國文壇反黨集團案記實》,大山文化出版社,2014年1 月版,於1934年,當時曾任中央黨校副書記的馮雪峰曾與毛伯伯大談魯迅之事。彼此在一次長談中「約法三章」:「一不談紅米南瓜,二不談地主惡霸」。不談別的,只談魯迅。


毛又告訴馮,很早就讀了魯迅的作品。如《狂人日記》和《阿Q正傳》都讀過。并認為共產黨人和幹部應該讀一讀。


再吟誦此詩句時,真想不到魯迅也會有「荷戟獨彷徨」之感慨吧!想是當遇上厄運時,又無人可諮詢的情況下,能者也會一籌莫展也。可別忘記那時正是特務橫行,人人自危之時候也。


最近出席香港會計師公會之周年會員大會,方知龔耀輝今年沒有參選。恐是掘礦去了。之前收到各人的參選單章,本以為他此年輪空,不需參選也。理事會內缺少了他,難免是有點遺憾!幾年前他與馬振峰一起入局,帶來了理事會內的新人事新局面,頗有「敢教日月換新天」之慨!馬說參與會務後,感覺到有人要「擺他上枱」。明知很難作出解釋,他便乾脆躺到會議枱上,以遂此類人之願,以顯其不屈服之態。馬氏翌年便不再參選。龔氏出任理事至副會長,不少人看好他會出任會長之時卻撒手,頗出人意外,也可說是失望。


如此說來,來屆之鄭大少會是孤軍作戰麼?「兩間餘一卒」,縱是有呂布傳下之「方天劃戟」在手也難得安穩。然而鄭大少的票數最多,可謂「票王」!擁躉自也不少。他可有更進一步,參選會計界之立法會代表議席之心麼?


聽說坊間已有耳語。有人在諮詢,問可有人選?早唔早啲呀!如以本屆參選理事之名單看,筆者認為能有此能耐堪推出者暫時未之見也。除非有可做之才出現,并且可在未來兩年有針對性地大加栽培,一如三千寵愛在一身般,終達「江上有奇峰」也未可料。


近日與行內一些頗資深的執業者天南地北地吹水,咸認為今天的執業環境大不如前,收益與成本包括勞動報酬不成比例,已不說年年增加的保險成本及執業風險的威脅了。有人說做一單蝕一單,尤其是上市公司之賬務,一見報價,無不比之前收費者減一半,如何可達利?偶然一單報個marginal costing,把job搶過來先算。然而市場上有此作為先例後,人人皆寧要核子不要褲子了。


觀乎投訴至公會的紀律聆訊名單越來越長,公會的罰款金額也越來越偏高。雖云最高收費達一千萬者極之小見,但心理威脅頗令從業者心寒!縱是「諸葛一生唯謹慎,呂端大事不糊塗」,一個不小心,幾十年道行一朝喪,一生之積蓄便凍過水了。想來不如轉行賣保險或做地產經紀好過。若問年輕人畢業之後,唔知去咗邊?無人入行?不如秤一秤收益與成本之關係便知我們年輕人之識秤了。


筆者有一個建議給鄭大少:公會的處分越來越嚴。中招之陷阱越來越險。罰款金額則越來越辣,可否由公會一位領導牽頭,成立一個慈善單位,籌一筆錢,也可由會員長期捐贈,幫助正案也好,冤、假、錯案也好,同行受罰後一時家境出現困難者,尤其是本人或家屬是老、弱、病、殘者,其生活,其醫療,其上學,同行本身及其直系親屬均可受照顧。容易搵食時人人皆可自理其事。搵食艱難時則需仰賴別人照顧才可了。不要以為這是言過其實,看看供樓後還剩多少disposable income便知。


有人解釋上稱魯迅之詩文為「一卒傍身雖有械,孤然獨處亦彷徨」。所以成大事者需有擁護之群眾。廣東話說:「有乜依郁,揸住碌竹」,以示需要護身之倚凭。但是一人之力總有限。發動群眾,相信群眾,依靠群眾,才是取勝之匙。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