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時聽聞「你不代表我」之句,以為「好有型」!

2015.09.21


初時聽聞「你不代表我」之句,以為「好有型」!起碼說明說此話者有獨立思考和立場,不輕易因對方是什麼身份,更不會隨便讓其自誇可為代表也。「你」可以是任何人,一般尤指是有權威地位之人。在校是校長、在家是家長、在工是上司或老闆、在社會是長官或權威。一祭出此句子,說者便好像已擺脫了一切束膊,以自己為主宰,掌握了自己的命運。果真如此,一說此話便「一念能滅萬年愚」了麼?


前周與親戚相聚,聽到某類近似故事,不禁大有感觸。


某戚之上一代人已經離世多年了,家中原已無人居住。其中某長者十分神心,仍定時定候前往「裝香」,以及打掃一番。大概是親戚之間互相包容之心仍在,與人方便,就把此宅租了給某後輩,只付象徵式租金。


此日長者如常上門。可入得門來,只見東一堆西一堆的衣服鞋襪,生果罐頭,堆積如山的紙皮箱子。原本好好的一廳三房,竟像進入了迷你倉;也好像見到了電視上出現過的「阿伯」屋村單位般,邋遢得難以想像!


了解後方知道此曾留學加拿大之後輩,過了幾年已長大成人,且以「不許天下人負我」之態度待人接物。礙於家族人多,又涉及面子之累,成員中雖知不與之說理只會任其自以為是下去,但互相不肯做醜人,於是無人出面處理各事,遂變成聽而任之。


如今聞說此君已成婚,且已誕下女兒了。上面說的東一堆西一堆的物件,就是因為為人母者自稱仍在「坐月」,故不可動手做粗重之活也。


後有長者看不過眼,覺得這般環境對任何人均不理想,尤其是有待養之baby。政府不是有滅蚊之廣告呼籲嗎?沖涼房中之抽氣扇滿是積塵,點頂!於是硬著頭皮給其家長打電話,希望注意一下,以求有所改善。豈料如此一桿便統進了馬蜂窩!其家長聽聞後,痛心地表示已經「唔理得佢咁多」了!因為哀莫大於心死有年矣!


為什麼?因為過去一段時間內,已成人者取得了合法地位,不需再受家中長者之支配了。於是你說你的,我睬你都傻,因為你不代表我;相反,我做我的,你也莫指指點點,只有我才可以代表自己。


上稱的那位新婦,原來是個失婚之人。家長也不是要歧視人家出身,只是在未到無可挽回之前盡人事看看可有轉機。八寶已出盡後,惟餘莽莽,頓失滔滔,遂有上稱之「唔理得佢咁多」之定論也!


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是不會被下午五、六點鐘之夕陽而嚇倒的。遊戲規則已變。不是社會影響家庭就是家庭影響社會。我不需睬你因為你已out。但你不可不睬我否則我會war on you!己衝人是以武制暴;人衝已是赤裸干預。一心以為真理在我者轉眼又被人否定了。無人是權威。也就是人人皆是權威。無政府主義已由社會攻入了家庭。一家數口,誰主沉浮?有謂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尤其是有兒待養之時。本是面團團之阿家翁變成面左左兼眼超超,要經多少時日才可從錯誤中感悟到解決之方呢?


近來報端之政治新聞每有「文革語言」之指責。照筆者所見,此已由「文革語言」漸靠向「文革行為」了。簡而言之,「文革行為」就是無法無天。且看當日紅衛兵如何揪鬥「反動學術權威」和「走資派」便知。揪鬥毫無客觀準則。看着你是你就是!參看一下章詒和女士的作品可知其梗概。


這種無法無天之行為不理法律,不依規矩,喜歡如何解讀都可以。當年紅衛兵只憑一句「造反有理」便自賦了通天之能,無人可以阻擋。其實只是仰仗中央文革之虎威罷了!被鬥者卻有冤無處訴,只好聽天由命。


觀乎當日李國章在港大所言「犯了什麼罪」?不許他離開,也不許他回家?有法律依據麼?難道衝人者身後也有中央文革之影?


憶起文革正在高峰發展時,筆者認識兩兄弟,其年長者剛好高中畢業,年幼者只唸到初中第二年,隨即全國「停課閙革命」了。兩年後,年幼者接到學校通知,說初中畢業了,要回校取證書同時要馬上離開學校,因為已畢業。同學們大感憤怒!這兩年中什麼書都無讀過。但學校不承認其間斷過課,只是把教室移到社會中向工農兵學習耳!


多方糾纏後仍不得要領。同學們遂決定打破舊世界──把校中所有玻璃窗打爛,桌椅全部拆毀,然後離去!老師們苦勸無果,也只好抱頭痛哭!


對比看看,此日已不遠矣!警察的權威不斷被弱化,有武不敢動,有理說不清。如果終有一日警治崩潰了,滿街是V煞,警察只管抬人上十字車。那時,要維持治安,你會要求出動駐軍?向廣東或深圳暫借武警一用?還是效法曾國藩自組團練應對?


刊於信報

新聞查詢: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