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打開潘朵拉盒子

2019.06.28


反對派發起的反修例行動發展至今,已出現令社會各界感到擔憂的情況。示威活動在不接受任何組織和個人帶領的「去大台化」下,將會朝向什麼方向發展,實在令人捉摸不定。香港目前正處在十分危險的境況,發起反修例行動的反對派,就像打開了潘朵拉盒子,釋放出來的不僅僅是反政府和仇警情緒,還包括社會中各種破壞力量,這些力量目前已處於失控邊緣,隨時對社會造成重大傷害。反對派一心想要從群眾運動中取利,為自己張目,卻又沒有能力引領和控制,香港社會因此而出現的巨大損失,必須由反對派負責。


從6月9日以後的示威活動來看,尤其是6月12日及6月21日的情況,和平請願的市民中,出現一群盲目躁動的人,他們暴力襲警、堵塞馬路、包圍政總及警總、佔據稅務大樓和入境事務大樓……他們時而起哄叫囂,時而使用各種暴力;在兩次包圍警總時,示威者封堵所有出入口,又遮蓋監視攝像鏡頭,在警總外大肆塗鴉、擲雞蛋,任意破壞,甚至向警員作出侮辱、挑釁言行,想要激怒警員,引發更大的衝突;他們甚至連最基本的人道也不講,孕婦、年老病者均不許離開,救護車也被阻礙無法駛入警總……


阻礙公共服務無法無天


對於包圍哪些政府機構,阻礙哪些公共服務,似乎也沒有預告,也拒絕聽人勸告,沒有妥協的空間。如果說暴力襲警,包圍警總是仇警情緒的表達,那麼包圍稅務大樓和入境事務大樓,則是對社會整體的破壞。畢竟稅務局、入境事務處與修例並沒有多大關連,包圍者除了破壞政府運作之外,似乎也說不出什麼理由。這些無法無天的行為,因為反對派的政治化炒作和美化宣傳,而變得合理化,掩蓋了他們的胡鬧式的惡行。這種假借請願示威的集體撒野,讓社會氣氛變得緊張而壓抑。


這些無法無天的人,據稱主力是一批平時只在網絡虛擬空間宣泄不滿的鍵盤戰士,現時則成為嚴重威脅社會安定的一股破壞力量,他們在網絡社交媒體的群組中討論,拒絕任何組織和個人的領導,幾乎已處於失控的狀態。有人形象地指出,現時的情況猶如清末白蓮教之亂,網民隨時可變成網絡流寇,閒時為民, 「戰」時為兵,零存整付式的組織建立與行動動員。


而事件發展至今,打開了這個潘朵拉盒子的反對派亦完全失去了主導和控制事態發展的能力。21日和26日包圍警總時,曾有多位反對派的立法會議員,仍希望以政治領袖的姿態,站在人群前面喊話,而換來的卻是被示威者喝罵「騎劫」。很顯然,事情發展至今,示威者已經拒絕聽從任何一個政治組織或政客的指揮,事件繼續發展下去,將會何去何從,令人擔憂。


21日和26日的包圍警總事件,警方由始至終保持克制,避免事態進一步惡化。但示威者的言行激進而無序,沒有發生流血等惡性事件已屬萬幸,未來一段日子,如果情況繼續下去,甚至進一步惡化,將會發生什麼事情,將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則無人可以預測。


從telegram和連登討論區的網民討論中可見,不斷有人發出包圍醫院、法院、各國使領館,甚至駐港部隊軍營的言論,沒有人知道這些網絡上的言論會否變成實際的行動,亦似乎無人可以知道這些網民下一波的行動會是什麼,將帶來怎樣的破壞。


香港的情況令人擔憂,越來越多市民對接下來的情況感到不安,作為始作俑者,反對派須對此負責,讓情況逐漸平息下來,讓香港可以繼續走未來的路。

刊於 大公報

民建聯副主席 陳學鋒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