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藉國歌法公聽會發難

2018.05.23


4 月及5 月的兩個周末都分別用上全天舉行立法會《國歌法》公聽會。筆者作為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副主席, 負責和主席廖長江議員輪流主持該次公聽會。國家早前已就國歌法立法,筆者絕對支持香港在一國兩制下,亦應盡快就國歌法按照香港法制進行本地立法。本次國歌法公聽會可謂一面很有效的「照妖鏡」。


公聽會頓成「照妖境」的原因,是因為有一批參與公眾人士藉反對國歌法的機會,公然利用立法會平台宣示港獨及分裂國家主張,甚至發表憎恨中國人身分等挑動民族仇恨之謬論。


筆者在過去兩場公聽會就不得已執行議事規則,以主席主持會議的權力,前後兩次驅逐兩名公眾人士離場。其中一名公眾人士突然於會議期間播放手機音樂,筆者立即要求她關掉音樂但遭拒絕,該人竟然還繼續站立並大吵大鬧破壞會議秩序。作為主席,我必須逐她離場,確保會議不遭受她破壞。


第二名公眾人士自稱學生代表,發言期間突然大叫「香港獨立」口號,甚至離開座位嘗試展示港獨旗幟,筆者作為主席驅逐他離場。行為不檢、破壞會議秩序,這些人的行為不單令人憎惡,更令人恨之入骨的是他們宣揚的港獨及分裂國家意識。


另外亦有聲稱學生代表在會上發言指自己聽到國歌「想嘔」,此等煽動言論,反對派議員范國威竟然如獲至寶,公然附和此等不堪入目的論調。范國威後來搗亂,更被廖長江主席勒令驅逐離場。


立法會議員、公眾人士公然視規矩如無物,肆無忌憚作出各種擾亂秩序行為,只因過去很多劣行惡行無所規範。反正毋須付出代價,再破壞又何樂而不為?


國歌法立法回應過去習非成是情況


今次國歌法本地立法,恰恰是回應了過去一段長時間習非成是的情況。球場上公然噓國歌,主事者毫無任何法律責任,害得香港自身要受國際足協罰款。本來尊重國家、尊重國歌屬天經地義之事,放諸四海皆準,今日之國歌法本地立法,純粹只要求規範公眾不要做公開故意貶損國歌的行為而已,這已是最基本要求。公眾愛國與否,純粹是他們自身選擇。我完全不明為何反對派可以亂扣帽子,指控國歌法立法是洗腦云云。


有反對派更不斷誤導公眾,恐嚇市民立法後只要唱錯國歌半句走音,或於茶餐廳內用餐突然見電視播國歌必須站立同唱,否則要負刑事責任,此等言論根本是危言聳聽、刻意製造恐慌。國歌法本地立法的刑責是根據普通法原則運作,門檻甚高。此刑事條文不單止有規範應用的場合,故意貶損的行為及意圖亦必須相當明確才能入罪,當局已多次澄清。反對派依然誤導公眾,目的只是因為他們骨子裏反對國家,一旦撥亂反正,則他們心裏有鬼、作賊心虛。


公聽會上甚至有大學生居然發表憎恨中國人身分的謬論,對於此等挑動民族仇恨的言論,我即場嚴辭駁斥。此等言論只是顯得講說話的人的水平何其低,純粹靠冒犯他人來「自我興奮」,根本是自私自利、不負責任。大部分尊重自己中國人身分及愛護民族尊嚴的群眾,聽到如此刻意冒犯說話,定必引起公憤。該人甚至表示旺角暴動是值得嘗試的「革命義舉」,這涉及傷害人命之行為,居然獲稱頌,可以看到此等港獨分子的冷血。他日香港充斥此等害群之馬,社會則無日安寧。行為無規範、濫用無底線的言論自由,則是社會禮崩樂壞、沉淪之時。

刊於 明報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主席、立法會議員周浩鼎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