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雙重標準包庇許智峯

2018.05.10

「峯搶手機」事件發生後,許智峯如其黨友「釘書健」般,不敵天眼,終被警方以涉嫌普通襲擊及不誠實取用電腦等控罪拘捕。但反對派一如所料偏私護短,民主黨只是凍結許的黨籍草草了事。反對派一向律人以嚴,動輒要求官員「下台」,如今對許智峯則放軟手腳,只剩下所謂「罪不至死」、「得饒人處且饒人」的包庇。


「有口話人,無口話自己」,無疑是反對派的寫照。除了「峯搶手機」事件外,標榜代表打工仔利益的街工,變身成「無良僱主」,又是最好例子。有苦主聲稱,街工跟他說,下個月便無糧可出,不過就「唔等於解僱,有時間可以做義工」。


反對派的勞工組織在過去不斷指責企業、政府如何無良,如今一句「財困」,自己做無良僱主,當真讓人嘔心。去年「釘書健」事件,民主黨在沒有求證的情況下盲撐「釘書健」,更指其受所謂「強力部門」非法禁錮。後來在天眼記錄下真相大白,反對派啞口無言,當無事發生。


或許這次在反對派的包庇下,許智峯真能逃過遭議會譴責、被褫奪議席的一劫。不過,許智峯多年來在不同場合使用暴力、恃強凌弱,早已惡名遠揚;此次搶手機事件後,一開始反咬政府「狗仔隊」侵犯私隱,直至被輿論口誅筆伐才鞠躬道歉,但道歉後再故態復萌,發公開信死撐政府侵犯議員私隱,企圖轉移視線。可見許智峯根本毫無悔意,為保住議席不惜顛倒是非。如此沒有承擔、沒有誠信之人,還能做代議士?難道保住議席,比誠信、操守和民意更加重要?


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民主黨、反對派居然讓許智峯等漠視法治道德之流出來當議員,犯了事還要包庇,難怪「臭罌出臭草」。即使民主黨保住許智峯的議席,但背上這個政治負資產,未來會有什麼後果,只能自求多福了。

新聞查詢:刊於 文匯報 李世榮 香港東莞莞城同鄉會副會長 民建聯中委 沙田區議員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