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西九「一地兩檢」無理

更新日期:2019年7月16日

2017.11.07


廣深港高鐵即將於明年第三季通車,屆時由香港到廣州南站可以快至48分鐘,到深圳福田站更只需十多分鐘,大大促進兩地的交通以及各方面的交流聯繫。可是如果不能夠在香港做到「一地兩檢」的話,乘客可能要多花大量時間排隊過關,更需要額外上上落落,隨時令時間多花一倍,費時失事之餘,亦使高鐵的效益大打折扣。


反對派站在民意對立面


很明顯民意是希望能夠以最直接方便的辦法,完成高鐵的出入境手續,在以前沒有e道的時代,在羅湖或福田過關都是一場噩夢,後來西部通道落成,深圳灣首次引入「一地兩檢」,旅客大感方便,享受到這種好處的市民,難道要在搭乘高鐵的時候走回頭路,重溫以前「過關難」的經歷?


但是,縱使民意傾向是那麼明顯,反對派卻基於政治利益的考慮,不惜站在主流民意的對立面,誓要力阻「一地兩檢」。打從政府推出廣深港高鐵西九龍站「一地兩檢」方案之後,反對派即不斷在議會內外進行政治鬥爭,包括在議會內「拉布」,在街頭設立街站誤導市民反對方案,更在網上設立所謂的「關注組」,不斷在網上造謠,務求令「一地兩檢」胎死腹中。


初期他們的口徑並不統一,部分人是反對任何形式的「一地兩檢」,部分人接受「一地兩檢」,卻要求在深圳福田站做「一地兩檢」;另一些說深圳北站是轉車站,反正要等轉車可以順便做「一地兩檢」;有些說廣州南站是終點站進行「一地兩檢」最好不過,甚至有些建議不如在內地各主要高鐵設立出入境櫃位,仿效現時直通車的做法,不一而足。其後反對派召開內部會議,在眾多不同組合的高鐵過境方案當中,以投票選出了「福田站進行一地兩檢」的方案,作為他們共同的立場。他們就拿這個方案給運房局局長陳帆,結果發現是以前已經諮詢過的,陳局長也很直接地說是了無新意,沒有討論的價值。


轉變立場投機橫蠻


有一個極之重要的信號是,反對派終於接受了「一地兩檢」的原則,表面上是一種共識,實際上他們無法具說服力地說明「一地兩檢」如何觸犯了基本法,他們只是說深圳灣「一地兩檢」沒有問題,在香港境內就有問題了,可是問題究竟出在哪裏,實在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更令人有一種雙重標準的感覺。說穿了是因為他們實在再想不到反對「一地兩檢」的理由,因為「一地兩檢」在深圳灣口岸行之有效,在外國也有不同形式的實踐,對市民來說是最省時省力的方法。他們自知再堅持以原則性來反對,已經不得人心,自然不得不轉變立場。



歸根究底,反對派已經放棄了反對「一地兩檢」的原則,退而求其次用技術細節來進一步糾纏,就是在全世界任何角落做「一地兩檢」都可以,就是不可以在香港西九龍站進行。市民一定要看清楚,這是一種投機和橫蠻的立場,為何反對派認為深圳應讓步開放予香港進行「一地兩檢」,在西九龍卻不可以?這豈非自私的雙重標準?更何況,在福田口岸實行「一地兩檢」,乘客同樣需要額外的上上落落時間,可謂吃力不討好,對市民完全沒有好處。


刊於 香港商報 陳勇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