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港獨是議員職責

2018.10.02


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在政府宣布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當日,同另外三十四名建制派議員聯署,支持政府做法,立即被反對派「圍剿」,於是他先在社交網站解釋,當日是在倉促情況下同意聯署,對於引起部分同業疑慮深表歉意,又稱今後仍會審慎監督政府,「不可藉打壓港獨之名作為遏制不同異見人士的工具」,其後更「轉軑」宣布退出聯合聲明,但又重申自己反對港獨。


醫學組織「杏林覺醒」發言人黃任匡在社交媒體貼文斥責陳沛然:「你唔係好中立咩?唔出聲冇人話你啞!」於是陳立即致歉,並退出聯合聲明。陳轉軑後,反對派終於貌似收貨,黃任匡指陳「知錯能改,不過要睇定D先」。如今連反對港獨也成為一種「罪狀」,令人再次看到反對派的白色恐怖,是如何逼到議員進退失據。


其實,建制派為遷就陳沛然,將聲明抬頭由「建制派立法會議員」改為「三十五名立法會議員」,陳顯然已仔細了解聲明內容,並非「倉促同意」。陳沛然是自願參與聲明,豈能出爾反爾?港獨違法違憲,反港獨是立法會議員的基本職責,加入聯署聲明何罪之有?根本毋須道歉及退出。


全國政協委員楊志紅指,立法會議員在港獨問題上不能做「開明紳士」,必須激濁揚清,旗幟鮮明地反對港獨。如果對港獨沒有立場,昧於是非,試圖左右逢源,最終是兩面不討好。筆者對陳沛然懷疑受壓下退出聯署感到可惜,更對反對派的白色恐怖表示憤慨。

刊於 東方日報

立法會議員葛珮帆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