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問公營笑 那管私營悲

2018.07.21


香港的房屋市場分為公營房屋和私營房屋。這已經是普通常識,已經不用問為何會這樣了。


為方便討論起見,筆者把有資格可買公營房屋者稱為「公屋買家」;無資格即只能買私營房屋者稱為「私屋買家」。


公屋買家買不起私營樓,是個人銀兩不足使然。私屋買家也買不起私人樓,又何嘗不是個人銀兩不足使然?


前者可好,有個負責任的政府照住,又有房屋政策接通,壓力團體又無時無刻虎視眈眈着。按市價七折仍覺貴嗎?那就給你五二折吧!抽中者立刻就有一個四八折的未折現收益了!後者,無拳又無勇,也沒有多少人為你出頭,面對舖舖新價的「貴絕」價錢單,表面死撐着仍是affordable之輩,實際上只能是「鬼叫你窮,頂硬上」而已。


還有,有資格買公屋的買家,可以隨時在公私樓房市場兩邊走,擇肥而噬。私人樓的買家只可在私人樓群面前徘徊,公營屋是無你份的。


住入公屋後發了達的,又可走出來買私樓。加入了這麼一群私樓的競買家,只能買私人樓者又要面對更劇烈之競爭了。


聽說政府推出更多土地建公屋及資助房屋。可供私人買的樓宇又會因無地給建而買小見小。因此,多人搶逐之下樓價又見飛升。真是「洒向人間都是怨」!在購房的課題面前,貧者的選擇比貴者多,是香港才有的現象麼?


私樓買家天天望梅止渴,但見有新樓推出便一擁而上,總要搶在他人前面不執輸。發展商自訂樓價,要加幾多就幾多。一個屋邨於不同時期推出,價錢可由二萬多元搶到上三萬多元。睇樓者墟墟冚冚,但也媽媽有聲!不買者蘇州過後,恨錯難返。可能要等到某一日,銀兩已被剥削殆盡了,變成與公屋競爭者一樣囊空如洗之時,便可以取得資格去申請公屋了。


換言之,有資格買公屋的買家,早已從政府處取得一筆未兌現的錢財。面窮而實富。真乃是羨煞旁人也。


不知是否只有香港才有此有趣話題,就是:「欲要發達,先鍊貧窮」!此警語可媲美東方不敗之「欲鍊神功,揮劍自宮」也。


貧窮,是取得福利和多種資助的最佳捷徑。其中有些資助是可以令人大發達的。


以前寫過一篇文,提過一個徒弟妹的故事。她在某勞工子弟學校讀中學。從不以為自己將來有什麼前途。大學畢業後便進入了筆者當時為partner的會計師樓當文員。未到一年,她說要申請買樓。全年收入如要計足就會超出限額。問有何計?筆者當然不會為她低報薪酬,想也別想。她迅速作出自選動作,馬上辭職,并於此年內不再打工,方可把全年收入限在某數目上。


一兩年後,她找到一份上市公司的會計工。再見面時告訴筆者,公屋抽到了!


富可敵國的發展商,眼看着政府動憐憫之心,照看着市民的收入負擔水平,offer五二折購樓價,有「大庇天下寒士」之意。發展商如有「商界展關懷」之心,可否在開售新盤時,假設每批二百伙,從中抽出一兩個單位,以五二折抽給現場符合銀財資格要求的置業者。他日轉讓時,也可仿傚公屋政策,只准賣給相同資格之人。通過此法,使人覺得有錢人也不算是百分之百的離地,也關心民間疾苦的。一般的老百姓認為,發展商的錢,多到自己也數不清有多少。既是如此,回饋一點又何妨?


私屋買家的置業之路,比起公屋買家狹窄得多。自求多福,有機會便發發聲吧。筆者也知以上所云是荒謬。但不說說,人家怎會知!


近來全城不少人都在講佛系。他日有某闊佬自以為篤定可上天堂時,在路上的關卡邊遇到某守衛天官,問其在人間長時期的顯揚富貴,可有守持「眾生無邊誓願度」之願以符皈依之諾?若有,被度者是何人?如闊佬并未度過人,到時豈不口啞!所以,提醒一下仍可採取之緊急措施,補救補救,好履願度己度人也。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