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網路欺凌說不

2010.09.18


近來,網絡欺凌 (cyberbullying) 這一社會現象被香港電視、報紙、電台、網絡等媒體廣泛報道,成為熱門議題,引起了整個社會的關注,而更有學者認為網絡欺凌的情況越趨嚴重。究竟青少年在互聯網的欺凌情況是怎樣呢? 新一代青少年使用互聯網的態度又出現了什麼問題呢?


民建聯西九龍青年網就網絡欺凌的議題,以青年人角度作進一步的瞭解和研究,經過我們找出本地及海外學者的研究,定出了「欺凌」包括以下特點:


1.「欺凌者」與「受害者」之間的權力不平衡,如:以多欺少、恃強欺弱、受害者沒有反擊的能力


2. 會引起受害者不安,如:令受害者感到被傷害、害怕、緊張、無價值、不被接納等


除此之外,我們亦將「欺凌」歸立為以下模式:「透過肢體暴力」、「言語威嚇」、「誣蔑」、「排斥」、「孤立」及至近期的「玩人文化」「人肉搜尋器」等。(資料由香港基督教服務處樂teen會提供)


是次的研究我們分為機構訪談(香港基督教服務處樂teen會);以及個案研究(在眾多網上欺凌事件中抽三個案列作研究分析)兩部份。繼而,民建聯西九龍青年網將推出《網民自律約章》,提倡正確的互聯網使用態度。


第一部份:機構訪談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深水?東青少年綜合服務(深東樂teen會)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督導主任李天倫先生分享了他們去年一份有關青少年數碼網絡欺凌調查的結果。研究報告指出雖然在互聯網上的欺凌,對當事人帶來的影響,人人不盡相同,惟綜合而言,網絡欺凌對當事人在身體及情緒、日常社交、學校及家庭生活方面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另外,李天倫先生亦先後指出「玩人文化」及「人肉搜尋器」等網絡欺凌模式,例如:「玩得起,先係朋友。」而「人肉搜尋器」則網絡欺凌對當事人所帶來的傷害性有增加的趨勢。故此,雖然李先生表示現實欺凌比網絡欺凌嚴重,因現實欺凌曾令受害人因此了結生命,但除著網絡欺凌模式的增加,亦不排除會有直迫現實欺凌的嚴重性。


根據香港基督教服務處樂teen會的研究,互聯網常見的欺凌行為包括:


1. 不斷向人發出電郵或短訊,表示要傷害對方

2. 不斷把令人感到害怕或威脅的電郵或短訊傳送給別人

3. 不斷發出騷擾電郵

4. 把令人尷尬或無面的照片、短片或聲音放上網供人瀏覽

5. 把別人的是非在網上傳開

6. 於網上附和別人,一起取笑其他人

7. 偽造有關別人的謠言放上網


第二部份:個案研究


為了深入探討網絡欺凌的嚴重性,我們就網上眾多的欺凌個案中找出較為有回響的個案作為研究。為免對受害人造成滋擾,個案中的受害人均為化名。


個案一:受害人推女朋友落樓梯事件


事件經過


這次事件曾經被某報章在2009年11月初以頭版報導,並引起全城熱話。事件是起於2009年11月初在討論區的一篇文章。據發帖子的網友稱,文章是從網絡日誌站點中轉貼來的。


有關網誌的作者是一位17歲在讀中五的少女,她的文章很可能像普通網誌一樣,原本只是為自已留下青春的紀錄。在網誌中,作者回憶了她和身為大學生的前男友受害人「大學生」(化名)相遇、相識、愛上他、和互相分離的經過。而其中最令人震驚的是,「大學生」在得知作者懷孕後,將遠道而來專程找他的作者推下樓梯,使她小產並需要住院。


欺凌模式


「人肉搜尋器」

少女的悲慘和男友的卑劣讓網友產生共鳴,他們激起義憤,大罵「大學生」,網友很快展開了所謂「人肉搜尋」,將很多「大學生」曾經上載到互聯網的資料集中起來,公諸於世。但從種種跡象推測,網友的「人肉搜尋」並不涉及黑客行為,他們只是集中公布「大學生」自己上載的資料。


「言語威嚇」

在群情洶湧之下,也有一些網友作出了一些「言語威嚇」的行為,甚至有少數網民發出包括「買起佢」之類的激烈言論。


當事人反應

面臨鋪天蓋地的指責,「大學生」表示「受到壓力」、「擔心人身安全」等等。而且,他也必須要避重就輕,聲稱沒有發生過「推女朋友落樓梯」,但承認網上所指的「13條過錯」中,有部份是真的。


社會回響及網民反應


「大學生」通過堅決否認有做過「推女朋友落樓梯」,成功挽回了一些信用。而支持他的網民,也大力宣揚「起底」的可怕,「買起佢」的暴力,使得一些人認為這是毫無道理的言語暴力,沒有原因的情緒宣洩,好像「大學生」只是無辜的出氣袋一樣。


事發後三日,「大學生」與電台主持人取得聯絡,獲提供多集的節目時間作出解釋。在節目主持人多番要求社會「不要討論」後,事情亦漸漸淡化。


個案二:受害人被人改花名事件


事件經過


2007年初,個案中的受害人名為阿仁 (化名), 被人不斷重覆叫一個花名,不明所以,於是在網上不斷搜查,終於在一個網上平台中查到被改花名,自己的真實名字及相片均出現在其中,還有網民的留言討論,在網上對受害人作出欺凌。直至現在,阿仁仍活在這次欺凌事件的陰影下。這次事件亦曾在被某電視節目提及。


欺凌模式


在這次個案中,涉及了以下的欺凌類別:


「誣蔑」

在這個個案中,阿仁被人盜用其名字及資料,在網上用了一些粗言穢言,來發表一些誇張的言論;又曾試過被人用其身份去邀約其他人打架,被人“誣蔑”為另一個人,使其生活大受影響。


「言語威嚇」

在這個個案中,阿仁在一個網上平台找到一些網民咒罵他的留言,以他的花名來罵他。


「人肉搜尋器」

阿仁因為這件事在學校內被認出,還因此而轉校;轉校後,他還是被人認出,他更覺得,午飯時同學都用奇怪的目光看他,使他感到十分不安。及至現在,他已轉到第三間學校,仍然被同學認出他就是「花名」的主角。


當事人的反應


阿仁透露這次欺凌事件令他的生活大受影響,甚至連他學校的老師也曾懷疑他的人格。另外,這次事件令他造成一個永不能磿滅的烙印,他甚至表示被人打一拳,也好過被人在網上欺凌,因前者能在一兩天後康復,後者卻會不斷製造困擾。


社會回響及網民反應


在這次事件中,亦能看到受害人被網民「起底」,使其雖已經轉了三間學校,亦能被人認出,可見網絡欺凌在這次事件中對受害人的影響甚為嚴重。


個案三:受害人被人網上抹黑事件


事件經過


事件發生在今年8月尾,個案中的受害人名為阿強 (化名) ,從事飲食業,曾立志在飲食業界出人頭地,但因有業界人士在網上開設群組,肆意抹黑他,並留言威嚇他。事件令他感到十分困擾,亦令他感到真的無法繼續在行內立足。最後阿強無奈放棄自己的志願,轉任裝修工人。


欺凌模式


在這次個案中,涉及了以下的欺凌模式:


「玩人文化」

在這個個案中,阿強在一個網上交友平台中發現一些肆意抹黑他的群組。網民以此為樂,但此舉令受害人飽受困擾。


「言語威嚇」

在這個個案中,在一個網上交友平台,有網民在留言中寫下「封殺」言論,並留言威嚇阿強不能在飲食業界立足,對他造成沉重的壓力。


當事人的反應


受害人曾向家人透露這次欺凌事件令他的生活和工作大受影響,情緒低落。不幸地,受害人最後因抵受不住網上的輿論壓力而選擇跳樓輕生。


社會回響及網民反應


受害人因不堪遭到網上欺凌而跳樓自殺事件激起社會廣泛討論,這次事件的極其嚴重性更令人重新正視網上的言論監管問題。


個案總結


就以上三個個案來看,可見網絡欺凌的情況越趨嚴重,由最初事件對受害人影響較少,可以解決,到最後的令受害人不堪輿論壓力,從而走上自殺這條不歸路。由此可見,網絡欺凌帶來後果的嚴重性不容忽視。


建議


民建聯西九龍青年網建議政府可從社署、學校及家庭三方面減少網絡欺凌現象的產生:


社署


1. 社署應盡快撥款聘請社區團體作專項處理網絡欺凌現象,並專責宣揚在網絡上正面言論的重要性,使青少年知道網絡欺凌會導致嚴重後果。

2. 社署亦應增設網絡言論輔導員,專門負責在網絡上對有網絡欺凌言論及資訊進行輔導和聯絡版主刪除該言論的工作。

學校


學校可在通識教育中增設正確網上言論的教學課程,使學生們知道正面有禮的言論在網上及現實中同樣重要,防止網絡欺凌現象的產生。


家庭


家人應多與子女多作溝通,留意他們使用互聯網前後是否有情緒變化,如發現他們被人欺凌或欺凌他人,應作出適當輔導,嚴重可找社工協助。


最後,有鑑於網絡欺凌對受害人的影響越趨嚴重,民建聯西九龍青年網推出《網民自律約章》,希望能向青少年提倡正確在網絡上言論的態度(見附件)。我們亦建議:


1. 學校能提供平台如講座或座談會予我們,對學生宣揚正確在網絡上言論的《網民自律約章》

2. 社工團體能與我們一起宣傳推廣《網民自律約章》,防止網絡欺凌環境的產生


附件:網民自律約章


不說粗言穢語

即使別人無理取鬧,我堅持不以粗言穢語回應


不作網絡判官

我不是法官,只可以對別人的行為發表意見,不行私下審判,忘下判決


尊重私隱

要想獲得尊重,先要尊重別人,我拒絕參與網路上的「起底」行動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能與被欺凌者身同感受,就不應該欺凌人


對事不對人

面對言論立場不同的人,我會以事論事,不作人身攻擊


謠言止於智者

遇上惡意攻擊時,我不會回應,更不會報復


以禮待人

無論在任何環境,我們都應待人以禮,不論是現實世界及網絡虛擬世界


為自己言論負責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我不會為了好玩而說出可能傷害到別人的話


提高危機感及自我保護意識

旁人沒有義務處處保護我,始終應該注意如何保護自己,不隨便留言透露個人資料


新聞查詢:民建聯油尖旺區議員楊子熙 (8108 4111)、西九龍青年網主席林俊雄 (6227 6614)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