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單仲偕 - 剪布之亂禍及民主

2012-11-03


民主黨的單仲偕議員日前在《信報》發表了一篇名為〈剪布之亂禍及民主〉的文章(編按刊10月27日),指摘民建聯提出修改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的議事規則阻止拉布,是「反民主的做法,甚至是走向獨裁」。我倒想問一問單議員:


「民主」是否有超然地位可以凌駕「民生」?


民建聯提出修改議事規則,正正因為「拉布之亂禍及民生」,令我們不得不出手。如果民主黨認為民生可以置之不理,打着民主旗號就可以在議會內橫行,沒完沒了的拉布,不做實事,浪費公帑,虛耗時間,你們就繼續支持拉布吧!但你們必須要向市民作出交代。


建制派拉布為等援兵


自從民建聯提出修改議事規則後,泛民議員立刻群起而攻之,有議員稱「不惜拉布拉足四年」去阻止修正案通過,他們對修正案的

批評不盡不實,有必要在這裏逐一澄清。


首先,單仲偕及多名泛民議員舊事重提,指民建聯才是拉布的「始作俑者」。不錯,最初使用拉布策略的是民建聯,那是1999 年的事了,當時有一項草案在立法會內進行二讀,但建制派「人腳不齊」,沒有足夠票數令草案通過,所以民建聯使用「拉布」策略拖延時間,直至建制派的「援兵」趕到後,就主動「剪布」,令草案進入表決,順利通過二讀。


當年民建聯「拉布」,只是為了爭取多些時間讓議員趕回議事廳,並不是沒完沒了的拉布。但在上屆立法會的會期即將結束時,泛民議員為了阻止政府架構重組方案通過,激進三子「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拉布,而其他泛民議員則默許這種行為,甚至提出「中止待續」議案變相拉布,令議會完全陷入癱瘓,多項民生法案幾乎未能在會期結束前處理,市民對於這種沒完沒了的「拉布」十分憤怒。


民建聯今次提出修改議事規則,限制議員每項撥款只能提出一項動議,並不是要剝奪議員表達的權利,而是為了阻止沒完沒了的拉布。如果泛民承諾不再拉布,民建聯願意撤回今次的修訂。在10 月19 日的財委會會議上,民主黨的涂謹申議員指今次修訂不能接受,他說,即使要限制,總不可能每人只能提一項,可以是十項或其他數目的動議。OK!沒問題,只要泛民能提出一個方案,可以阻止沒完沒了的「拉布」,民建聯都願意坐下來討論。


激進議員先作「宣戰」


其次,泛民議員不斷指摘民建聯提出的修訂是剝奪議員監察政府的權力,這種說法完全不符事實。今次修訂只限制動議數目,但沒有限制動議內容,每位議員都可以不受限制地在一個動議內表達多種意見,並且有足夠時間進行辯論。


如果按目前的議事規則,不限制議員提出的動議數目,只要有議員想「玩嘢」,提出大量瑣碎無聊的修訂,每項修訂雖然要得到半數委員同意才能處理,但也要逐項修訂進行表決,即使每次表決花一分鐘,如果有2000項修訂,便要花2000分鐘了。由於提出動議毋須要預告,議員可以提完又再提,真的沒完沒了。


另外,泛民議員說今次修訂是建制派向泛民「宣戰」,這種言論完全是非顛倒。在上屆立法會發動拉布的激進議員,不斷揚言在今屆立法會內,會以拉布對付所謂「惡法」,是他們先向建制派「宣戰」,建制派只是被動地「迎戰」,提出修改議事規則以阻止無休止拉布的鬧劇,讓議會重回正軌,提升議會的議事能力,這是廣大市民的期望。


刊於信報財經新聞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葉國謙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