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藥石亂投顯技窮,停手了,好嗎?

2014.11.24


11月中我來到北京出差,以前來主要都是上由大師級的導師為我們講的國情培訓,今次來正正是要實踐我們在國情培訓所學的知識和經識,順道分析及交流香港政情。天安門廣場上,太陽照常升起和降下,北京的冷鋒寒意蓋過了香港佔中運動的熱情和激情,2個月了,你們認為動搖了大局了嗎?學生前幾天欲闖京,北京的市民對我們說:「香港青年還想把佔中運動輸出,必定失敗。」


我認為學聯和學民不太像是外國勢力操控的棋子,但我仍然不知道教導學生這些抗命策略的背後人物。一直在支持民主派的外國勢力最終因為外交關係的考慮,無法持續支持運動,所以這運動將難以為繼。且中央是絕對不會就這種奪權方式退讓半分,學生應該要知道一盤清水中掉了隻蟲子下去都是污水,由於部分泛民在外國資助上並非兩袖清風,這運動顏色革命的底色已經無法洗清,要令中央或政府改動都必定是徒勞無功,請學生們認清顏色革命的毒害,早日割清這革命腫瘤,將激情化為理性討論提委會,讓路給市民。當然大部分國內的人認為學生是激情的,社會進步要學生推動。我們就想為什麼泛民的議員不停在推學生在前,自己卻躲在後台,你們還好意思說自己富有社會經驗閱歷,卻將學生推向絕路,為人辯護士、教師和社工的你們搞了社會運動數十年,還有什麼顏面對香江父老?


提委會增界別勿藥石亂投


北京一直在佔領運動後處於不出手的狀態,你們卻要到京「算帳」,上京前取消你們的回鄉卡免得你們來京示威觸犯國法,亦是中央一種防守戰略,我不停勸止你們上京不得就是怕防守戰略改變,到底虧本的不單是你們而是全香港人和普選機會。學生上京可以改變大局嗎?學生搞這「上訪」動作,明顯是技窮表現,對國家和中央政府是秋毫無犯,學生繼續沉緬於用這手段表達,在京眼中只顯得妄自尊大及幼稚,停手了,好嗎?


提委會是當時基本法起草之時由港方代表提出,為的是特首候選人在普選時除了可以取得直選的中產基層票外,還要得到部分專業人士在提委的認可。30多個界別早就確立,而增加非專業人士界別時亦應該考慮清楚其含意。青年界別可以加入時是不是可以加入中年、老年界,男性、女性界別呢?香港有數十萬中小企執行時操作性如何呢? 我們為了港人利益,一切都要慎密思考,以免濫竽充數,藥石亂投。


夕陽已近,香港佔領運動兩個月以來我們積極勸說,大家都嘆息對方依然是心硬。冷鋒在夕陽後再襲京師,我們手冷心仍熱,我們存耐性希望示威者可以考慮總結經驗,早作明智決定。即使你們堅決留守到被捕,我們亦會在你們被捕前一刻力勸你們不要作後悔終身的決定。


刊於明報

浙江省政協港澳台僑委員、中央政策組前非全職顧問 季霆剛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