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進修多門路 續牌還看CPD

2014.12.06


每年的最後一季,都是會計師抓緊「衝刺」以完成培訓的最好機會。因為十二月起就要續牌兼交費,同時要呈報過去一年是否已按規定做足必須的CPD﹝持續專業修為﹞。所以,若認為自已仍未夠數的,都要利用此時期補足。


這幾個月的培訓密集展開,且由多個機構引領進行。香港會計師公會﹝以下簡稱”大公會”﹞也推出多類整個上午的課程,務求讓會員們「盡地一煲」,一次到位。莫事後埋怨會方不為會員利益而方便也。為求達標,有些會員也不理是否有需要讀,總之交了費,進場後坐埋一二角,閉目養神也好,拿出手提電話「篤篤篤」也好,挨夠鐘取得證書便阿彌陀佛功德圓滿了。


近年除大公會外,不少組織也興起辦培訓班,作為聯絡客戶或同行,也可藉此推銷新的服務和介紹新上任之成員。此等班收費、免費都有。一些組織規模較大的事務所如BDO及HLB等都有定期舉辦各類研討會。甚至民建聯也參與舉辦,邀請公會理事或行內人,以至稅務局和公司註冊處官員主持。收費特廉或免費,也很受同行們歡迎。


除此之外,也有不少新成立的會社定期或不定期提供各類課程的。例如:AHKA、Accounting Development Foundation 及香港商界會計師協會等。據網上資料顯示,前者以鄒小磊為首;中間者以林智遠為首;後者則以馮英偉為首。他們都是界內翹楚,憑其地位可以請得動有份量的講者。例如AHKA最近就請來稅務界大有名望的王尹巧儀授課即為例證。


大公會於9月16日公布有關回應政府《優化上市實體核數師監管制度》的詳情。香港商界會計師協會也在徵詢期內提出了自己的意見。由此可見其成員對公共事務的關心。

還有一個女會計師協會,成立也有年了。可能招收會員未如理想或是想在短期內擴大會員之數目,竟連男會計師也不放過。筆者就曾多次被邀請加入。雖不應因性別不同而有差別對待,但總覺得入會後,不知如何告訴別人自已有此身份?若被人誤會是為了「索油」才加入便大件事!


筆者以前也參加過一些行內的組織,且在其理事會中服過役。照筆者的有限經驗看,當你由散仔一路做上去時,有人指點,樣樣新鮮,挑戰也大,故人人都會十分落力的。一旦做過領導人後,便會覺得不外如是。由高位退下來重新擔任普通理事,其幹勁和興緻都會大打折扣。上面說過的幾位大哥,均曾是大公會的領導。若退下來後便隱於江湖,應是界內人的損失。所以,他們另起爐灶,重新沿着前面說過的階梯次第上爬,起碼都有幾年的時間讓其作出貢獻,故是值得鼓勵的。


筆者覺得,短短幾年間,成立這麼多組織,可能也是與未來的政治處境有密切關係的。做慣大哥大姐,交班後無所事事,終日緬懷着往昔如何「激揚文字,揮斥方遒」,不如戴上新的帽子,更容易取得各方人士的重新尊重。


數年前,曾有選委會之選舉。會計界內要選出若干人,成為一千二百人之部份。行內有民主傾向的部份人組成一張七人名單參選。對手則提出一張二十人名單參選。結果是前者全數勝出。


功能團體選舉,估計本界仍是以大公會之會員才有資格參選和投票。以上成立的組織之成員,不可能變成有資格參選和投票。但是,通過這些組織的活動,可以較長時間地形成一股力量,讓志同道合者走在一起,平時可以凝聚交換意見,到要選舉時便可分別拉攏各自圍內之人,提出名單或組成抬轎佬團隊均較容易。總比平時不燒香,遇事才抱佛腳者佳也。


會計師不擅搞政治,因為工作環境尤其是SMP者多數靠自己一個拿着鐵鎚仔「踏踏踏」地完成,但求心中有劍而不需宣之於口。這與律師靠把嘴以駁到對方口啞啞方為勝者不同。但也不怕面對政治,蓋人人均是有修為且具備一定知識之人也。而且,在日常工作中,也要與各方人等有溝通、有進退和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堅持。只是我們的立場是以講正理不講歪理罷了。


再者,我們要堅守住專業上要求的客觀公正﹝objectivity﹞和獨立自主﹝independence﹞,不可能憑着向誰靠攏而引為搵食的指路明燈。所以即使人人皆知梁繼昌有其固有之政治立場,也不見他曾在界內積極地響應其同路人之號召,策劃行內人參與黑衫遊行,或附和某些人進行絕食,遑論衝擊西環撤溪錢了!


又:何華真說到繁體軟件。筆者上一期提到「班房」,原指課室,軟件自作主張套成「監獄」。那才真叫氣結!


刊於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