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定康有何資格談「堅持原則」?

2017.09.26

日前看新聞,乍見有人突然讚許因衝擊政府總部而入獄的「雙學三丑」,稱他們是「最堅持原則」的人。反對派自然如獲至寶,加以引用聲援「雙學」,繼續為他們的所謂「政治犯」及「良心犯」歪理造勢。筆者再細看誰人居然如此沒有品味,謬論居然出自最不堅持原則的末代港督彭定康。


彭定康有幾「堅持」原則,活於90年代的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1992年7月他突然推出與當時香港政制完全格格不入,也是港英年代聞所未聞的政改方案,完全違背政制發展應有的循序漸進原則之餘,有關做法更造成「三違反」,即違反中英聯合聲明、違反與基本法相銜接的原則、違反中英兩國外長達成的諒解和協議的政改方案。一個人要違反一項原則已經相當不當,一次過違反三項原則更可謂毫無堅持和底線可言,可謂無恥。事實上,彭定康的「低智方案」讓原本香港政制的「直通車」泡湯,讓原來的立法局議員不能直接成為特區的立法會議員,更埋下近20年來反對派禍港的亂局。想當年港澳辦主任魯平大罵彭定康「千古罪人」,今天回想確實是最好不過的指責。


「雙學三丑」被一個最無原則的人稱讚,並不見得他們有何原則可言。他們口口聲聲指自己參與的是所謂「公民抗命」,公然犯法,轉頭去到法庭便反指政府「政治檢控」,要求上訴,「公民抗命」頓成犯法及爭取政治本錢的藉口。事實上,香港自他們大搞非法「佔領」以後便變得爭拗不斷,他們的政治初衷又去到什麼地方?經他們攪局,社會是混亂了,還是變好了,確實有目共睹。


近年來,彭定康企圖干預香港已非首次。反對派被一個最不堅持原則的人讚許自己「堅持原則」,還要面不紅氣不喘,面皮如此之厚實在叫人汗顏。但想深一層,如果所謂的「堅守原則」,原來是不擇手段也要爭取政治本錢的話,彭定康和反對派在這個原則上確實做得相當出色,故也難怪彭定康依然陰魂不散,要對這群反中亂港的「徒子徒孫」大加稱許。


刊於 文匯報 李世榮 民建聯中委 新社聯副理事長 沙田區議員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