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人所急 想人所想

2019.02.20


筆者的老師邱在光會計師曾說過:「會計師的服務是person to person的」。換言之,深得顧客之心的才算合格。


近月來身體欠妥當,進出醫療之門比前大增。一向以來有意識地不多談及這些個人事項,但最近寫過一兩篇後,尤其是在街上見到同行之讀者問候兩句,發覺原來也是個可「持續發展」的寫作範圍。


年前剛踏進65之齡,加上曾患過某類長期疾病,保險公司於續保時便立馬通知,「下年續保無你份」!於是自此便依賴公立醫院看病,除非是大排長龍之專科,只能光顧私家醫生,求望快快止咳。


讀者諸君可以根據以下事例,評評理,看醫護人員是否應該得到我們的掌聲?


是日也,瑪麗醫院某病科張姑娘來電,說安排了1月30日到醫院接受一個檢查,說是在進行搭橋手術之前的必行步驟,約需時6小時,如無意外,不需留醫。


如約進了院。經過檢查後沒有大礙。醫生說可回家,并說搭橋手術也可以不必做。


回家後點算一下天天要服的藥,發覺其中一類只剩下十來粒。其他的都有五、六十粒,足夠兩個月之用。下次覆診是4月初,中間無藥食點算?自己去買,可能也要醫生紙。問醫院藥房是否可補回也是要問醫生。即此也好,彼也好,都要問過醫生才可得要領。平常人都會認為為此事去見醫生應是難比登天的。


正如曾國藩所言:「世間事因迫、因激而成者居其半」!見醫生既是唯一的選項,只好硬着頭皮也要來一個「延禧攻略」!


上次派藥的是東華醫院。覆診期定了4月初。問登記人員,說請詢問5號房的劉姑娘。姑娘說她不是醫生,平常也不是在此科服務,難給一確切答案。幸好她也是來自那個病房的,所以也可上網看看是何解救。果然看到某類藥分派時是不按其他天天要食的藥般有足夠藥粒供應的。即是說,食完就冇了,不需天天食。但是,一切均以醫生所說方為準,最終也是非見醫生不可!最好是見一見1月30日執行主診的醫生。


於是三步拼為兩步衝上瑪麗醫院C7病房。沿途與妻子你眼望我眼,心中一片迷茫!當天是星期六喎!心中已打定輸數。


進入病房。有一個穿藍色制服的姑娘聽罷來意,一方面也是安慰聲聲,但也是醫生說了才算。於是着我們在門外休息處等候。因她待客和藹,并無推三推四之作風,我們心中已有釋然之感。果是「不須着意求佳景,自有奇逢應早春」乎?


過了十來分鐘,姑娘出來了,手中拿着一份覆診紙,說已給你們約了醫生見面,2月4日,即年三十晚。必須要去,否則神仙難救了。


安感怠慢?星期一如約見面。醫生見之連忙招座。醫案前面沒有椅子。他叫姑娘拿椅子來。姑娘應了一聲,醫生自己已急不及待,起身走去鄰室搬了一把椅子。接着,便十分詳細地解釋檢查之果。同時也說明了藥品沒有漏派,對症下藥地食完了就是食完了,不用擔心。


整個過程,除了說明醫護人員的「急人所急」之精神體現,也不需再說什麼恭維的說話。具備此精神者,是「食得鹹魚」之屬,本該如是也,何況舉手之勞!不具備此精神者,則公事公辦,明哲保身,但求無過是為最高指示也。


香港人鄙視內地提倡的「雷鋒精神」,視如笑話。不信其人之毫不利己專門利人也。筆者少時讀過《雷鋒日記》。概括起來是兩句說話,一是「急人所急」;二是「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為人民服務中去」。聽來嘮叨,且目標太高。若把此語古代化,變成諸葛武侯於《後出師表》中說的「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就易接受得多?武侯之言,傳頌千古,然亦高不可攀乎?


不妨看看某世界有名、有美國資本撐腰的保險公司的真實案例:某君買了一張年金保單,每半年收一次款。1月25號到期,到2月11號仍未有錢收。問之,公司規矩是每月29號才開支票。接着的是一個星期之年假和周末假,加上票款頗大,須寄掛號,寄出之日是2月11日。離開付款日足足半月有餘!


保險公司賣廣告時,家家都是有咁好講到咁好。似這般只顧自己開票方便,合同上到期付款之責不理,Think in other people’s point of view 好像已過時了?


需知此時段是一條進數,幾十條支數之時,如交稅、辦年貨、置新衣、備紅包、供老人等。缺一過不了年。此款雖仍是「應收款」,但cashflow之絀可陷人於死地了!


不要看輕小小一句「急人所急」。提供服務者,仍應以此為最高之階。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