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上政治驚恐症

2019.02.18


反對派議員繼續反對保安局對移交逃犯的修例,指今次修例是「借刀殺人」,擔心日後即使毋須就二十三條立法,都有機會被治罪「排隊去秦城監獄」。反對派作出惶惶不可終日之狀,被市民揶揄患上「政治驚恐症」。


明明少女遇害,疑兇犯案返港後仍未受到法律制裁,香港和台灣之間竟然因缺乏法律程序而不能彰顯公義,相信市民都明白當中的漏洞和荒謬。


干犯嚴重刑事罪行的人竟然能在香港逍遙法外,但如此天理不容的事到了反對派口中,都被高度政治化和陰謀化,實在令人齒冷。


中國與美國等西方國家無論法律制度和價值觀均不同,亦無阻兩地移交嫌疑犯;大陸和台灣對峙狀態仍未結束,但兩岸還是簽署了司法互助協議,作為移交逃犯之依據。內地與香港沒有簽訂協議,但內地將約二百名逃犯移交香港,反之香港從沒向內地移交過一名逃犯。香港之所以淪為逃犯天堂,癥結在此。


俗語說,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也不驚。反對派歷年來禍港殃民,非法佔中、黑金亂港;旺角暴亂、五獨合流,他們自知罪孽深重,難免患上「政治驚恐症」。高鐵實施一地兩檢,他們聲稱「猶如香港市民向中央爭取自盡的權利」,指一地兩檢「較二十三條更惡劣」,「港人分分鐘在內地坐監」。保安局建議修例,他們又聲稱是「為二十三條立法鋪路」,「日後毋須就二十三條立法都有可能被治罪」。


《逃犯條例》列出的四十六項嚴重罪行並沒有政治罪行,所涉及的罪行須是香港與世界其他司法管轄區都同樣構成犯罪的行為,反對派所謂的移交政治犯是無中生有。反對派平日擺出義正詞嚴偽君子姿態,結果為了自己的「政治驚恐症」,要扼殺為少女討回公道的機會,其偽善莫此為甚。


刊於 東方日報 立法會議員 葛珮帆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