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聯盟資深會員許金池兄

許金池兄的辭世,是香港愛國愛港力量的一個很大的損失。


我認識許金池兄是在建立民建聯九龍西支部的1993年上半年。當時,民建聯的成員已發展到數百人,許金池兄便是在這一年年初加入而成為我們的戰友,並在九龍西支部組成後即獲選為支部委員。在支部主席葉國忠的領導下,他不單在支部會議上積極發表建議,更是親力親為,在實際行動中盡心盡力。後來,九龍西支部一分為二的分拆成為油尖旺支部和深水埗支部,我和許金池兄又一起轉到深水埗支部並肩工作。從工作中和傳媒報道中對許金池兄了解得更多。以下有一部分改寫自傳媒的報道。


許金池兄一生愛國愛港,愛憎分明,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


他的愛國情操,可以追溯到五十年代。1958年,二十多歲的他響應號召回國建設,至1960年回港。


1992年起,民建聯還未誕生,當年他踏足「城市論壇」,倒要「多謝」港英立法局議員陸恭蕙。他曾經接受傳媒訪問,談起20多年前的陳皮舊事,彷彿就像昨天。「事關一場米糧管制的爭論。當時港英只批准8個米商經營,規定他們必須確保全港至少有3個月糧食儲備。有日忽然盛傳泰國稻米每斤加價一毫子,到晚上全港米價竟由9毫急升至1.4元,這意味著米商3月存糧,一夜暴漲加價超過五成,他們發大財,可憐升斗市民負擔百上加斤。陸恭蕙當時被邀往城市論壇為糧價辯護。當年的城市論壇,老實說只是港英操控輿論之工具,港人多保持沉默,最多是敢怒不敢言。但這次米價風波殺到埋身,實在忍無可忍,於是他鼓起勇氣趕到論壇,與陸恭蕙舌戰激辯,直到對方認輸為止。


經此一役,許金池「戀上」城市論壇,嬉笑怒罵,率直敢言,他覺得一把聲音不够,便在民建聯成立不久的1993年主動申請加入民建聯。20多年來風雨不改,贏得大群知己諍友,成為「維園之友」的中堅。


許金池兄努力奮鬥,關心社會,認真學習,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


他是五代的香港人。幼年家貧,15歲喪父,剩下7個嗷嗷待哺的弟妹,從此便獨挑家庭重擔。在所謂的七十二行中,他至少做過七十一行。在飢寒交迫中掙扎,錘煉了他百折不撓的個性。他堅信,只要肯捱肯搏,總能闖出新天。於是,他白天打一兩份「牛工」,晚上拖著疲憊身軀去進修補習。早年,他先後曾在聖類斯中學、大東電報局等地方工作,月薪僅有三數十元。後來千辛萬苦終於考入麗的呼聲(麗的電視、亞洲電視前身),擔任空調部主管。他當時一個人養大七弟妹,對民生事情非常敏感,便不時從麗的電視行去鄰近的港台節目《針鋒相對》發表意見。對社會不平現象提出意見,鍛鍊了他對社會問題的敏銳觸覺和犀利詞鋒。他每日均會閱讀左中右報章,每事經分析才會作出判斷,講出自己的看法。他一直堅守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的原則,凡事都要弄清楚,說話要有理有據,這才能在論壇上立於不敗之地。


許金池兄熱心服務,擅於團結和組織民衆,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


他的學歷雖然不高,但堅持進修,使自己緊跟社會的變化進步。每年迎接新春的時候,便協助街坊寫揮春。愛好寫書法的他,常常出現在維園、深水埗保安道街市側、油尖旺等熱鬧街道,即席揮毫,許多街坊排隊請他寫揮春。


他在1992年10月開始來維園,當時有些班人表示不能留一個仙給特區政府,他與一批看不過眼的阿伯,基於愛國情操而開始維園聚集論政,一直延續下來,建立了並沒有組織規章的「維園之友」,有人游說他們組織起來,並提供會址,他們商討後,決定「有聚會、無組織」,「以免誰捐錢,就要受誰控制」。他和「維園之友」每年會一起去兩次旅行。「維園之友」曾有過幾次較大型活動。九七回歸時,「維園之友」在維園聚餐慶祝。當時共有幾百人出席。他們後來甚至將籌備回歸慶典所餘下的一萬多元捐助予內地水災災民。他們又曾慶祝「維園之友」出現十周年。聚首一堂,於慣常飲茶的酒家設了三圍。每年國慶他們還有聚餐。


他是民建聯的熱心義工,阮紀宏教授撰寫的《建港心路--與民建聯的緣與份》一書,就有專門的一節介紹他的義工感人事蹟,說他是「不是義工勝似義工的『維園阿伯』」。他在選舉前到各區去發動「維園之友」給民建聯拉票。有一位在維園論壇時相識的朋友,對他承諾「你投邊個我就投邊個!」但這位朋友在投票日前離世了,不過其家人全家八票全投給許金池的心水候選人。


許金池兄生命不息,戰鬥不止,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


年前,他得悉確診患上肺癌、直腸癌、淋巴癌、脊椎癌,並已到晚期,醫生稱只有3至8個月壽命。他對此雖然患癌重疾在身,渾身劇痛依然不吐不快,他仍咬緊牙關堅持赴維園論壇,他表示「就算戰死維園,我也畢生無悔。」他坦誠地說,「退休之後,有更多餘暇關注身邊政治、經濟、民生大事,發現反對派總是聲大夾惡,顛倒黑白,指鹿為馬,你不反擊直情當你係病貓。不平則鳴,我參戰維園,就是為了不讓反對派獨佔輿論陣地。」他嫉惡如仇,擇善固執,勇於伸張正義,有話直說,從來不肯隨波逐流。他心裏像一團火,燃燒著熾熱的愛國情懷。他曾稱「如我因言論而死在維園,也叫做為港人做過事」,他自信確曾為港人做過事,「戰鬥到最後一刻」。他對記者說,雖然在生命最後的日子裏行到人生最後一段路,但係腳步輕快,不感到遺憾。他冀望,愛國愛港市民不要再做沉默的大多數,要勇於發聲,勇於批駁反對派禍港言行,齊心合力維護香江美好家園。


許金池兄,你的平凡事蹟並不平凡,我們將永遠記下你的光輝燦爛的一生,向你學習和致敬!許金池兄,安息吧!


何景安 寫在傷患靜養的家中 2013年9月12日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