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拆復拆拆 行行重行行

2014.10.25


10月17日,港島的巴士線大致回復正常,應可如常查撐得撐了。但是,一貫冷對政治事件的會計師也面臨着被撕裂之困。加拿大會計師會香港分會開記招譴責警察和反佔中人士武力對付學生。其部份會員則認為沒有同時指斥佔中行動違法和損害法治,有欠公允。那邊箱,龔耀輝也舉起了「公義與自由」之大旗,似有所圖。一個行內普通人於此時如何度日,請看下文。


重陽節那天,一家三口到山頂走走。然後下山到銅鑼灣午膳。駕車走到司徒拔道和大坑道迴旋處,見那邊車龍甚長,一輛挨一輛,很少見。


午膳後,在灣仔買點東西,然後回家。車行到跑馬地,見到前面塞車很厲害。行近一看,原來塌了一棵樹。穿過了以為前邊再無事。過了養和紅綠燈和到馬會大門時,靠左的一線和南區隧道出來的一線塞得只能逐寸前進!表示去天樂里和大道東擠塞異常。右邊兩條上天橋者則暢通得很。連忙加油踩上去!


上天橋後轉左出中環,整條高士打道任我行!正自高興揀對了路線之際,前面出現了路障。所有汽車皆要轉入六國飯店前面之小路行走。


此路兩車并行,也是只能寸進。挨過一段路後轉去灣仔教堂。遠遠望去路上無車,心中暗自高興。誰料一轉彎,前面又有路障!汽車只可向左上法院道,或右向警察總部。無路可行!惟有向灣仔方向,先到地鐵站把妻兒放下,讓他們另尋出路。再駕着車看看如何可回家?


沿着平常買餸的路轉入灣仔道,也是擠塞得很。幾經艱苦出到大道東,正準備插入堅尼地道之線,電台播出此道大塞車。惟有轉軚去司徒拔道走。上面提到的大坑道塞車好點了。結果也要經過馬己仙峽道再下來才可歸家。多走幾步,耗點汽油,添點污染也算不了什麼問題了。只是在車上時,不知如何才可找到條路歸家去這種感覺教人傷感!多好的令世上不少人羨慕的太平盛世,搞得大家氹氹轉,所為何來?


時間慢慢轉變,但路障依然故我。一日在銅鑼灣,見迎面來了一架111,連忙舉手欲上車。卻見車頭有一張白紙,寫着臨時改道,只到灣仔。車門打開,問司機會否到中環?他攤開手卻略帶苦笑地說:「無符啦!過不了金鐘」!頗有「同是天涯淪落人」之感慨!


隔一日在中環恆生銀行門外候車,見所有5及5B等車都不見了,卻見有9字頭者出現,如935等。上了一架去灣仔會展的。車自畢打街轉出干諾道至海邊,再向東駛。一路上也是寸進。


10月14日往大球場觀看足球比賽。入場時人山人海,秩序亦佳。散場時收到消息,由東向西行的23號巴士已復開。在麼頓台附近上車,轉到邊寧頓街出怡和街,剛好在紅燈前停下。只見對面馬路即香港大廈對出來的一邊馬路,約有兩個電車站那麼長的距離,仍有人在盡情享受露宿,也唱歌呼叫。即是說,東向西行可通,西向東行者,到波斯富街便無法再向前了。此地段有不少民居,如百得新街及東角道前後一帶。也有酒店和商場等。如有什麼「依郁」,因路障而令消防車或救傷車無法進入,或者延宕了救傷期,此責任由誰來負?


運輸業工人已放言,如政府不拆路障,他們會另尋途徑自己搞掂。拆之好讓交通暢順,使其生計可以維持。幸好差人已開始清拆,雖然是拆啲唔拆啲,也比再拖拉下去,或做成群眾鬥群眾好。


可是被拆者不甘心,反而要用紅毛泥石屎打躉來加固。還要拆路邊溝渠蓋來設固定工事。真虧他們想得出!再下去,可能就是挖戰壕或建3D打印的碉堡了!


溝渠蓋是政府公物。其用途是阻止垃圾流入渠內,以免做成堵塞。另也有一個用途,就是防止大人小孩不小心「义錯腳」弄傷。如今把溝渠蓋弄走,坑渠堵塞和「义錯腳」的危險大於一切。二者都關乎民眾的方便和安全。如有什麼「依郁」,向堵路者索償的案件將會無日無之。其律師團們作好準備了嗎?即使邀天之幸,無意外發生,隨便擺弄政府公物挪作己用算不算違法?


近日已是深秋時節,長年露宿者也應上樓以避風寒,更何況是業餘之露宿人?晚上四面八方而來的寒風,最易着涼,除非有羽絨睡袋項住。攤在地上的一層薄膠布,不足以抵禦地面滲上來的濕氣。老人家有云:「少年受濕,將來老年得病就好難醫」。應是時候回家了!


罷課是你們的權利。你們犧牲了自己的學業,為了一個崇高的大眾利益而謀,令人佩服!但是行行拆拆,拆拆行行,都牽涉到普羅百姓的基本利益。損其利,增其困,難收得道多助之效。何不重新整頓,再作思量,另找一條真正的通贏之路?


刊於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