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防賠了夫人又折兵

2018.10.29


十月下旬,參加香港華人會計師公會、ACCA香港分會及會計專業發展基金合辦的一個赴穗參觀訪問團時,得聆有關境外會計師可在內地展拳腳之信息,聞者興奮!講者是廣東省註冊會計師協會的負責人。憑着一套精彩製作的圖片,繪畫出大灣區內可供香港會計師馳騁的難得機遇。


有關文件是財政部頒布的89號令:《會計師事務所執業許可和監督暫行辦法》。由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


文件第十一條的第五款指出,「在境內有穩定住所,每年在境內居留不少於6個月,且最近連續居留己滿5年」者,可據此申請。


如是首席合伙人,其「最近連續居留己滿10年」者方符規定。


如此便引出了一個大問題。最近港人才極惶恐地知悉,原來一年之內在內地居留超過183日便要就其全球收入交納中國稅。聞稅色變之納稅人,當然千方百計地合法地作出規避,如點算着居住日子,誓不逾時逗留等。


89號文件寫明「有住所、居留不少於6個月及最近連續居留己滿5年」,這是中國個人所得稅法的全定義,已頒布多年了。也符合全球徵稅之精神,一點退處都沒有!其實很多發達國家如即英、美、加、澳等都有類似的規定,非吾國特有也。


假設有一家香港事務所,在其合伙人中選派一個符合第十一條規定者,代表港方參與內地業務。年底結賬。他把內地所分給港方的紅利帶回港。此款是屬港方事務所集體所有,只能放落港方之大水塘之中,再待秋後結算其final究竟。如果此所生意不如理想,推動內地業務之開支也大,港方事務所於是年可能會有虧蝕。


可是,此位合伙人已符合了於中國納稅的要求,已自動落入「全球徵稅」之網。個人收入「得個睇字」,卻要以個人名義出應中國稅,豈非賠了夫人又折兵!


要解決此問題,最乾淨企理之方是由港方事務所代交全球稅,或是找一個無境外收入的合伙人出任此職。或者由甲和乙兩合伙人輪流出任。惟需注意上引第十一條的第五款所指之六個月規定。個人居留時間調動得宜,總之不逾6個月,暫時也可解決問題。


89號文中沒有提及境外人士若出任合伙人是否先要考取中國註冊會計師試。第十一條第一款列明「合伙人需具有註冊會計師執業資格」。想是按《中國註冊會計師法》之規定行事就是。香港會計師們夢寐以求的承認資深執業經驗,免卻重頭再蹈寒窗之苦之說,恐是一廂情願而已。


其實89號文件并無明顯地說明境外會計師是否可以在華執業。只是在第十七條中有如下之語句:「合伙人﹝股東﹞是境外人員或移居境外人員的,還應當提交符合本辦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五項、第十三條第三款第一項條件的住所有效證明和居留時間有效證明及承諾函」。


第十二條又有規定說,不符合出任註冊會計師資格者,但具有相關職業資格者,「可以擔任內部特定管理職責或者從事諮詢業務的合伙人」。同時又規定此類人「不得擔任首席合伙人和執行合伙事務的合伙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對該會計師事務所實施控制」。此點極為重要。如果某君本身并無會計師資格,可以堂而皇之地不受會計師組織的紀律監管,卻擁有大量客源,就像很久以前的律師樓的師爺一樣,律師需聽其指使才給你業務。若事務所合伙人受其人控制,則如何操辦審計,如何作出審計報告,如何確定會計師的獨立之身等將是虛妄之言也。


89號文件未能解決到港人會計師希望看到的結果。但也是比以前進了一大步。


作報告的官方代表說,目前內地會計師的業務是「做極都做唔完」。此點應是真實的。因為筆者一位在珠三角執業的內地老友會計師也是這樣說。觀其幾位partner的座駕已由Santana換成Benz可見一斑。


Quantity是實際存在的。不知為之服務的Quality 又如何應對?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