攘外安內 洗錢之防

2018.01.06


上一期《計論短長》之小文,談及英倫及威爾斯會計師公會刊發的有關洗黑錢的報告:《協助專業會計師認識及消滅經濟犯罪》((Helping professional accountants recognize and fight economic crime)。部分同行大有回應,願知更多。以下就把其中一份篇幅較長的「第三個案」作去蕪存菁式的討論。


M是英國會計師事務所Xavier的MLRO, 即洗錢呈報負責人。此所現已成為某國際所的成員。加入後市場擴大,業務有大發展。展望未來兩年,業務將大增,成本也要減輕。


此所自己有一份逐點計算的「客戶風險評估系統」。例如客戶公司是否在高風險地區成立,以及需本所提供何等業務。不在高風險地區成立之公司,可被視為正常來對待。此所也根據某國際機構制定之指數來衡量風險。所有由外國成員所介紹到英國的業務,均需經過其自製之「客戶盡職調查」系統審查。


國際業務有增無已,M亦得益不少。註冊於高風險地區的公司,包括個人,均在英國大展拳腳,大買資產。


然而新接納成為客戶的公司主事人行縱不定﹝在當地而言亦非罕見﹞。系統仍認為風險如常,因為其經營活動并不在高風險地區。購置資產的資金被記錄為出售資產的所得款。表面看來亦正常不過。


M在英國收到的文件是由一個當地事務所的一位初級文員寄遞的。當地負責人不知其蹤,大概是與新客戶乘其豪華遊艇出海去了。身在英國的MLRO負責人要審查有關文件,已提出來自此地的公司,其盡職調查未符既定程序。但他的擔憂卻被認為是「不符戰略目的」,睬你都多餘!


數月過去了。各方也覺滿意。後來發現此客戶的高層領導及實益股東竟是當地臭名超彰的販毒集團巨擘。其購買資產之資金確實是來自出售資產所得 ___ 大批可卡因是也!


Xavier 現在一身蟻!不但數個監管機構督到實,聲譽也大受影響。M本人也是難逃此劫矣,而且是以個人力量面對的。


此所的企業文化一向以生意為先,正是「為兩餐乜都肯制」之類。其於短期內大展拳踋及不理MLRO之言足為例証。


縱然未有跡象顯示此所縮減了合規的預算,但也可見其影響。把事務所開設於高風險之地就是。就此而言,怎可能連一個合伙人或初級文員都沒有,來與英國的成員所溝通?


依據一份不牟利機構製定的指數來評估不同地區的風險也是難令人感覺滿意。應該應用多方來源才是。


把外國介紹過來的業務都以常規準則處理是危險的,猶以本身的洗錢系統不被執行之時。也應質疑「可信託介紹人」(trusted referers) 是何所指。以及查察客戶盡職調查(customer due diligence,CDD )。上稱的地區本身就是風險高之地也。


報告對Xavier事務所提出以下意見:

*立即檢查其洗錢程序;可找所外專家幫忙。新方案一出,馬上就要切實執行。


*重整其文化。一定要在高風險之地謀財嗎?若是,便應把洗錢程序作全球實施。


*全體有防洗錢之責的同人需有定期會議交流經驗。CDD應增強。


*多參考多渠道的指數,包括政府等機構的公佈。多參考其他國家的洗錢報告。


*沒有嚴查資金之來源是絕對錯誤的。若說來源是出售資產所得,需查擁有人之證據和交易事件之全過程。


*客戶難得一見者,應自動撥入高風險之堆群。新客戶可能是被冒充的。需查明文件以確定身份。


如上所述,若所方能重撿事務所的道德守則,主持合伙人也可從中得益,以及減少犯錯機會。過程中的記錄應記清楚并留檔。


事務所的整體文化要有一個重整。重要的洗錢系統及其程序要清楚和得到眾人的支持,由最上層做起最重要。本個案,顯然是未精此道。


由上可見,生意來自外國而本所又同意接納者,應實施有針對性的「攘外」措施。不管客戶來自海外或是本地,一律實施「安內」式的DD調查是無可迴避的。辛苦建立起來的一套糸統,束之高閣,并不實行,犯錯時也無人可憐!

新聞聯絡: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