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適當時候撤銷限奶令?

2013.10.14


十一除了是國慶的大日子,黃金周的開始,同時是近期城中無人不曉的「限奶令」的一個關鍵日子。政府自本年二月開始,以先訂立後審議的方式,透過修訂《進出口條例》設立限奶令。此令一出,成為城中各人於茶餘、於飯後、或街上、或網上的熱議話題。贊成者認為此令能一保本地嬰兒的奶粉供給,保障日常所需;反對者則認為挑起香港與內地矛盾之餘,限制奶粉供給也猶如自斷財路,愚不可及。而之所以話十月是限奶令的關鍵日子,全因能真正決定限奶令是否能撤,奶粉供應鏈是否完善的決戰時刻—「壓力測試」,便在十月這個「滿城盡慶黃金周」的日子進行。


在上文單看我的舖排而言,好像撤與不撤存在五十五十的範圍以來,但由衷而言,限奶令確實能發揮作用,奶荒也暫時消失。對於一個政策而言,在適當時候定必要進行檢討,但如果在打「開口牌」的情況下進行,出來的結果就難以作準,何況有機會受到外界質疑?


然而限奶令只能是過程而不能是目的,作為一個有遠見的政府,面對內地市民對香港奶粉的熱切需求,香港亦作為一個自由貿易之都,其實更應該利用難得的機遇,與自由行的承載能力一併考慮,以帶動香港的零售,以及旅遊和飲食行業的發展,造就雙贏的局面。所以,奶粉供應商未能完善供應鏈,以及以一系列行政措施仍未能改善奶粉供應的情況下,政府的限奶令實在是迫不得已的及時之舉。


可是,作為承載奶粉及自由行的載體,又在何方?當然,我並不是第一個想這問題的人,在我參考過眾多意見之後,我認為其中一個最為可取的方案便是—「設立落馬洲南商貿購物中心」。這是因為一方面這是香港的邊境重鎮,是最有潛力發展旅遊硬件的重地,其次是新區的設立也有助提供新的零售服務空間予香港的小商戶,亦增加當區或附近地區居民的就業機會,最後亦能減少現時某些地區的走私和商品供需壓力。凡此種種,無一不是化危為機的造化。


總括而言,限奶令終需要撤,而我亦希望在他日限奶令因奶粉供應鏈能以完善而撤下之後,特區政府能從善如流,建立長遠的旅遊配套,將昔日的中港矛盾,轉化為他朝的中港共贏局面。


青年民建聯副主席 李世榮議員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