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近三萬 投票二人前

2016.08.27


觀察今屆的立法會功能組別選舉 - 會計界,真是靜得令人透不過氣來!許是「於無聲處聽驚雷」者乎?


筆者自1988年之一屆起,每次選舉都會就參選者之政綱作點評論。本屆表面看來似乎十分難入手。靜待幾天後,總算找到些地方可以講幾句。


首先參選者梁繼昌和陳弘毅都十分斯文。由他們寄來的八月一號和八月八號之宣傳品中,并無互相指罵。


很奇怪,二人竟有一些「互通」之立場 – 相信他們不會就此有過溝通,但竟然「話都冇咁啱」地雷同。


過去香港人結交新朋友時,除了握手寒喧外,還會互問在那兒「發財」,即是在何處工作之謂也。近年來多用名片溝通,此語己較少用了,但仍有不少人喜歡這懷舊的用語。


知道對方在那兒「發財」,可令交朋友時更加知道對方的底細。例如在會計師行,知其在那Firm出身,跟從那位師父和師兄、姐,處理那些大小項目,端的是Know your client(KYC)之必問之題也。


可是他們兩位,在宣傳單張中都沒有提及其所為何業和在何處「發財」。梁的單張有說其「職業」是稅務顧問,但沒有說是那間事務所及所居何職。此取態似是謙虛,但阻礙了人們難猜其有何「猛」處。陳則隻字未提。不禁又使人胡思亂想起來!


有人說估計陳是自己開Firm。是又如何呢?不能讓人知曉其大寶號是何麼?


梁可能曾經被人議論過他不是以會計師為業,故只提稅務顧問,帶一帶。筆者頗為他大抱不平!「稅務顧問」也者,在香港而言是「喺人都可以做」的,不管業者是否qualified。他為了不予人言說他是律師不是會計師,竟把自已降格到與「榕樹頭會計師」者為鄰,不亦委屈乎?


有人說陳是做重整清盤工作的。若是,也不妨提及其大寶號讓人多點了解。需知我們不但止要KYC,也要Know your client’s business也。我們把client換成candidate。身為知書識禮的專業人士,怎可連candidate的底細都未搞清就去投票?奉旨者是例外。


近日滿城complain說到銀行開不到戶口。一時之間,KYC己變成人人耳熟能詳的金字句。會計師公會也曾出過此類Guidelines,已為預防風險管理之必要因素也。


各類金融機構,皆如有關政府部門所提醒一樣,為洗黑錢、反恐、反毒等提高警惕。KYC已是不可迴避的key words了。


因此,梁陳二位沒有說出他們的發財之處,對與他們私人關係不深者,不能說是已完整交待。


此外,知道過去和現在在那兒工作,會有助人們去探索其人是怎樣一個人。是否可靠、有無優劣蹟、為人如何等,是投選票者在投票前須有之了解也。


梁繼昌的政綱中說要「重塑香港」。此句甚怪。上網看看一些古典小說,如《兒女英雄傳》或《薛剛反唐》等,均有說到某人有難時向泥雕木塑的菩薩大帝求救,并必然會許下諾言,渡過難關後便會:「重修廟宇,再塑金身」!由此看,菩薩之金身顯然是破壞了,不完整了,需予修補才好。梁說「重塑香港」,想是他認為香港也爛了!但又如何去重修呢!


問問普遍香港人也知,尤其是上屆立法會期最後之一個月,拉布拉得一塌糊塗,於民有益者也拉,市民欲哭無淚。怪醫怪行更是損人而不利已。不問議題是何,總之只是一招以應,拉!

如果梁要「重塑」,是否包括把立法會的正常議事和監察政府的功能「重修再塑」?


梁的政綱十分強調要保持香港的競爭力。可是他及其同路人卻在日夜拉布中自我折損。且阻人前進,為達其團體之私怨而不惜犧牲港人的利益,拖慢發展。要重塑當由此出發,把被顛倒者重新顛倒過來。可是,梁繼昌敢振臂一呼嗎?


香港立法會的席位有七十席,其中只有一席留給會計師。當然有抱負的同行也可循直選出跑。但因取票渠道不同,其效忠對象也會有不同。界內出者代表近三萬同行,可稱之為「會計師中的議員」;循直選出者則只可以是「議員中的會計師」。以專業知識參與macro討論,好補行外人士之不足。身具政黨烙印者更多一層顧慮。如何取捨,參選人自應定位,也應向索票對象講清楚。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