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建聯家庭事務委員會 好「傭」難求? 關注聘請外籍家庭傭工調查

2022.07.11

(一)簡介

民建聯家庭事務委員會早前就聘請外傭問題展開網上調查,結果發現有超過七成受訪者認為外傭中介公司收費不合理;已上工的外傭當中,有近半未能「符合」僱主聘請時列出的條件,對於政府有否給予僱主足夠外傭相關資訊,逾大比數(七成)受訪者表示「不足夠」。


現時有三十多萬家庭僱用外傭,他們為不少家庭擔當重要的支援角色,尤其為雙職家庭婦女釋放勞動力。民建聯認為政府有必要加強規管外傭中介公司及提升外傭質素,建議當局加強規管外傭中介公司,保障僱傭權益;檢討沿用已久的《僱傭合約ID407》,審視當中不合時宜的部分,釐清合約條文內容;統一列明收費項目,進一步提高透明度等。


(二)調查方法

調查目的:了解本地僱主聘請外傭的現況

訪問日期:11/4/2022至22/5/2022

調查途徑:網上問卷

訪問對象:已聘請外傭及正在辦理手續聘請外傭的僱主

有效問卷:506


(三)主要調查結果及分析


超過七成認為外傭中介公司收費不合理


1. 調查發現,有(71.5%)受訪僱主認為外傭中介公司收取服務費用並不合理,認為合理的只有不足四分一(23.9%) 。(見表2)

2. 有(57.1%)受訪僱主表示,中介公司「有」向他們列明收費詳情,但仍有29.2%僱主表示中介公司「沒有」提供。(見表3)反映部分中介公司未有依循現行指引,或當局因未有統一中介公司必須列明收費詳情,令僱主及中介公司之間出現誤會。


半數受訪者懷疑中介公司營運手法不當


3. 中介公司經營手法方面,有一半受訪僱主(50.3%)遇過或懷疑他們手法不當,這些不當手法包括教唆外傭「跳工」(65.4%)、收取不合理手續費(57.2%)、隱瞞外傭真實身體狀況(40.3%)等。(見表4及5)

4. 縱使受訪僱主懷疑受騙,但他們普遍沒有作出投訴,主因是不知道投訴途徑(70.4%),作出投訴的只有(21.4%)。(見表6)

5. 對於如何提升中介公司服務質素,有(78.9%)受訪僱主認為應增加違規罰則、(74.5%)表示應設立專責外傭事務部門,亦有(73.1%)呼籲政府設立評級制度等等。(見表7)


約一半外傭表現符合僱主期望


6. 受訪僱主中有(47.8%)認為,已上工的外傭「符合」當天聘請時列出的條件,當中僅(7.1%)表示「十分符合」;相反地,有(44%)持相反意見。(見表8)


《僱傭合約》(ID407)對僱主保障足夠否存疑


7. 僱主聘請外傭時,雙方均以《僱傭合約》(ID407)作為依據,有近(49.4%)一半受訪僱主認為「保障十分不足」,只有(10.3%)僱主認為《僱傭合約》(ID407)對他們「有足夠」保障。(見表9)。

8. 當問及僱主有否私下與外傭訂立其他條款時,只有9.1%受訪僱主「有」訂立其他條款(見表10及11),內容主要包括日常基本工作守則、休假安排、成功完約額外奬賞、不可借貸等。


受訪者普遍認為政府提供支援不足


9. 有一半(50.6%)受訪僱主表示知道勞工處出版的《僱用外籍家庭傭工實用指南及外籍家庭傭工及其僱主須知》,同時亦有近半(49.4%)表示不知道。(見表12)

10. 對於政府有否給予僱主足夠外傭相關資訊,有(70.9%)大比數受訪僱主表示「不足夠」,認為「足夠」的有(16.6%)。(見表13)


聘請外傭以照顧幼兒佔大多數


11. 受訪僱主聘請外傭主要原因大多是照顧幼兒(53.6%),其次為做家務(18.2%)及照顧長者(13.2%)。(見表14)


四成多受訪者僱用外傭有財政壓力


12. 現時聘請外傭最低工資為每月$4630,受訪僱主中有一半(50.8%)以最低工資聘用,有(49.2%)表示薪酬介乎$5000至$10 000。(見表15及16)

13. 有(44.5%)受訪僱主認為,聘請外傭對家庭財政負擔感到壓力,當中有(28.5%)表示有「幾大壓力」,認為「少少壓力」或「沒有壓力」的分別佔(39.7%)及(15.8%)。(見表17)


(四)建議


一、加強規管外傭中介公司 保障僱傭權益


針對部分中介公司以不良手法經營,我們建議:

(1) 檢討沿用已久的《僱傭合約》(ID407),審視當中不合時宜的部分,釐清合約條文內容,避免因為部分條文用詞含糊,讓不法的外傭中介公司或外傭利用灰色地帶來向僱主提出苛索或無理要求。《僱傭合約》修訂前,當局須廣泛作出諮詢,以平衡僱傭雙方的權益;

(2) 勞工處及入境處等相關部門,應增加人手及加強執法,積極跟進投訴,以提升阻嚇作用及杜絕嚴重違規外傭中介公司繼續經營;

(3) 強化勞工處和勞資審裁處功能,縮短輪候審理所需時間,從速解決中介公司(或外傭)與僱主之間的糾紛,減少因拖延審訊而帶來的各項成本問題。


二、應統一列明收費項目 進一步提高透明度


從調查結果顯示,有高達七成受訪僱主認為外傭中介公司收取服務費用並不合理,撇除有不良中介公司刻意向僱主隱瞞部份收費外,相信原因之一是現行《職業介紹所實務守則》並沒有要求中介公司逐項列出各項收費,除非個別中介公司願意披露,否則僱主無從得悉各項收費詳情(例如驗身服務收費,外傭來港機票)。


因此,建議當局修訂《職業介紹所實務守則》有關收費詳情資料,要求中介公司須列出重要服務項目的個別收費詳情,增加收費透明度,讓僱主充分掌握,相信可避免產生不必要誤會。



三、改進投訴途徑 獨立設置諮詢網站


面對不良中介公司或外傭,很多受訪僱主都反映投訴無門,或傾向以「息事寧人」方式處理,較為進取的可能會向消費者委員會作出投訴。據了解,現時政府已設有「職業介紹所專題網站」,提供包括電話、傳真、電郵,及網上表格等投訴方法;然而,不少市民反映,他們對職業介紹所不甚了解,也不清楚原來是與外傭中介公司有關。


事實上,除了「職業介紹所專題網站」外,勞工處於網站內設有「僱主專區」,專區內容齊備,提供了各項有關僱主處理各項外傭資訊,不過市民須先進入「外籍家庭傭工事宜」區內才可找到。由於當局並非為外傭僱主設置獨立網站,僱主須轉折地先進入處方網站才可進入主題資訊,新手僱主可能忽略,難怪不少僱主誤會政府缺乏向外傭僱主提供資訊,因此,建議當局應獨立設置外傭僱主專題網站,結合現時勞工處「僱主專區」及「職業介紹所專題網站」關於外傭僱主內容,一站式發放資訊,方便僱主查詢及獲取最新資訊。


四、新增「聘請外傭開支扣稅」


從調查結果顯示,近半受訪僱主以高於最低工資水平聘請外傭,當中大部分為5000元,部分僱主表示,受疫情影響下,有外傭主動要求提高工資,僱主為挽留工人而不得已加薪;此外,調查並發現,受訪僱主認為聘請外傭對家庭日常開支造成了或多或少壓力,為應對招聘外傭成本上漲問題,減輕招聘外傭家庭的財政壓力,建議當局推出聘請外傭扣稅,扣稅金額可以最低工資作為基數,以2022年為例,僱主可扣稅金額應為55 560元水平(4630 x12)。


新聞查詢:民建聯家庭事務委員會主席兼人力事務發言人 顏汶羽 6600 2511

新聞稿及調查結果
.pdf
Download PDF • 764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