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建聯就監察活動及工作期間的個人資料私隱實務守則草擬本的意見

2002.06.10


民建聯就監察活動及工作期間的個人資料私隱實務守則草擬本,提出以下意見:


自實務守則草擬本推出以來,公眾對該文件反應冷淡,社會亦缺乏討論氣氛,足見公眾並不了解推出實務守則的目的,和該守則對他們的影響。私隱專員在立法會上承認,外國並無制訂類似的實務守則,就此方面而論,香港已是較為先進。民建聯質疑,既然外國並沒有類似的實務守則,公眾亦欠缺討論氣氛,香港並無必要在現階段採取此等較外國更前衛的安排。


民建聯強調,僱主和僱員必須互相信任,並要共同努力維持工作間的和諧氣氛。不必要的監察僱員活動和規範,只會破壞這種和諧的合作氣氛,並製造不必要的矛盾。


民建聯認為,「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乃一條嶄新的法例,若在公眾人士對該法例認識不深的情況下,強行推出較嚴厲的實務守則,將令僱主容易墮入法網。要提高公眾對監察僱員活動及工作期間個人資料私隱的認知,當局宜先向公眾進行教育,而不是推出實務守則。


另外,雖然實務守則對僱主向僱員進行的監察行為作出規範,但又加入很多例外情況,令僱主在考慮引入監察僱員行為的措施時,無所適從或感到疑惑,例如:


一. 文件2.1.2第四段列明,在監察電子郵件時,僱主不得檢索及取閱已儲存的電郵訊息的內容,除非已確定只查電郵來往記錄,不能達致進行監察的目的。


二. 文件第2.1.3段列明,僱主進行的監察活動,局限於查閱通訊的記錄簿而非通訊的內容,除非記錄簿內的資料不足以達致監察的目的為由。


此外,家庭傭工的僱主能否利用隱蔽攝錄機,就傭工的工作情況進行監察,亦不清晰。因為,文件第2.2.1段規定,家庭傭工僱主應將收錄僱員行為舉止的監察設備通知僱員;另外第2.1.6段列明,僱主須符合列出的所有四項規定,才可對傭工進行秘密監察。由於不少家庭傭工虐待幼主的事件,多由僱主透過隱蔽攝錄機進行秘密監察,才被揭發,因此,若規定僱主須通知僱員有關監察和遵守該四項規定下,才可進行監察傭工,僱主將較難取得證據,證明傭工虐待幼主。


民建聯認為,基於上述種種原因,香港現時並沒有迫切性推出有關實務守則。在現階段當局宜加強宣傳和教育的工作,給予公眾一段適應期;若公眾教育仍未能喚起市民遵守有關私隱法例,當局才考慮制定實務守則。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