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大事件反映「佔中」遺禍

2018.01.25


早前,香港浸會大學(下稱:浸大)學生會會長聯同幾名學生,因普通話考試不達標而乘機「發難」,「佔領」語言中心八小時,其間有人更以粗口辱罵教師,事件令社會嘩然。


要了解事件,先說說相關背景。因應時代新常態的發展,提升學生日後在社會的競爭力,浸大早年推行普通話畢業要求,學生要完成相關課程方能畢業。然而,浸大學生會早前認為「課程太難妨礙畢業」,校方在聽取意見後,遂增設豁免試,回應了學生會的訴求。


學生價值觀被扭曲


觸發今次學生「佔領」語言中心的原因,是學生認為豁免試太難,只有三成人及格,及格率太低。其實,學生如果通過不到豁免試,只需努力修讀普通話科,便能畢業,並無不妥。而從有關課程推行至今十年來看,只有五位學生因未達標而要延遲畢業,故此所謂「妨礙畢業」的程度極為有限,而學生會認為「課程太難」亦不能夠代表願意努力學習的學生。


事件其實就是「佔中」的後遺症,揭示了所謂「爭取公義」可以被濫用到怎樣的一個程度。學生抗拒學校的語文學習要求,根本就無任何正當性可言,為此而「佔領」語言中心八小時,其間更出言恐嚇、辱罵教師,展現出有關學生完全扭曲的價值觀。


事實上,「兩文三語」政策在港推行近二十年,小學生亦需要學習普通話,浸大重視學生的兩文三語只是為學生的前途想,並無不妥,近幾天不少過來人都撰文指出,普通話對學生日後在本地或國際職場的發展,非常重要。如果同學當初不認同浸大要求學生學習普通話的教學方針,大可不選擇入讀。


抗拒「一國」為問題本質


說穿了,反對普通話測試只是表面,抗拒「一國」才是問題的本質。事件中,浸大學生會污衊普通話是「洗腦教育」、以糾眾方式「佔領」,從而脅迫校方取消考試,這正正是動輒訴諸「爭取公義」的「佔中」遺禍,必須正視。

新聞聯絡:刊於 都市日報 立法會議員、民建聯主席 李慧琼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