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保聲譽信譽 齊來捉蟲滅蟲

2014.05.10


早前苦瓜哥曾就香港會計界存有害蟲,為害界內人利益而大聲疾呼,號召我們齊齊起來捉蟲和滅蟲。憶起平時翻閱英國ICAEW公會的月刊,常見有會員違規遭罰的報導,如某人未取得公會的執照便為人簽發審計報告。此屬違規需予判罰等。隨手拿起兩本來看,2012年1月號有五起,2013年9月號有十起。


且讓筆者述說一件陳年舊事,好提醒同行們需小心處理。


十多年前的某日,當筆者大病初愈,走起路來還自腳震震之時,忽接一個電話,說是來自葵涌警署者,想相約筆者到署「落口供」。


筆者聞言大感驚愕!雖是從來不畏半夜敲門,但也難免滿腹疑團!而且入官門,豈有好事?


到達警署,得一位頗肥胖的探員接待,此君人稱「小露寶」。寶哥哥帶筆者入房,拿出一堆文件攤在桌上。他說最近抓了一個後生仔。此君涉嫌犯了金融欺詐罪,亂簽支票騙取了公司幾百萬元。他們在抓人後,在其家中搜出了一些與筆者有關的東西,故要邀請筆者走一敞,提供資料。


原來此君在敝事務所做了幾個月。離開時順手牽走了一本事務所的空白信紙。并用此信紙自稱自,認是曾任審計經理。竇哥哥拿出幾張有簽名的信件副本,問是否筆者所簽。筆者自然否認。


原來此君憑此偽做文件,應徵了一份會計高職,僱主是個星加坡商人。


星商因不是時常在港,故為求方便,遂授權此君可獨自簽發支票。此君見機起貪念,約半年之內盜簽了幾百萬元。星商見錢用得快且不合理,遂暗查之。查明後,即報警。


香港會計師公會頒布的審計準則第240號有一個三角模型解說形成舞弊衍生的基礎,就是機會、動機或壓力、與態度/具學壞之本性也。


在此例中,星商的信任和讓他隻手遮天的環境使他有可乘之機;他可能有個人的財務方面的壓力,例如欠債或是認為難得有此機會一博,故不惜以身試法也未可知。最後一點則可能是覺得有此老襯商人糊塗亂託,是縱容其學壞也。


由此可見,要作舞弊防範時,需從這三個方面着手。一一對應,才可少受損害。


總之,寶哥哥說人已抓了,筆者可放心。他在落口供過程中,三番四次說相信我們專業人士是緊守崗位的。并說不能容忍此類歹徒整色整水,破壞我們的聲譽。更強調專業人士的聲譽對香港的整體信用十分重要!老天!真後悔當時沒想到把此事轉告會計師公會,好讓他們發出請帖,把寶哥哥請到公會來,為我們開壇講一課以鼓舞士氣!



回說苦瓜哥之號召。年前參加一個學習團也見過類似場面。團員中有兩位胖胖女士,其中一位見面即派名片,上寫其單位是乜乜CPA服務公司。團友中有「爛識嘢」者睹此即尊其為會計師,她含含糊糊似應未應。


於此事中,可證簡簡單單的障眼法也是有效的。讀友尤其是行內人可能會責怪筆者,為何不直斥其非!唔得呀大佬!因為她在整個過程中,都沒有說過自己是會計師。我們不能因為她示出了CPA便challenge之。可知國泰航空公司也是CPA呢!



四月中旬,《信報》在A2版大幅報導會計新例打擊「駁腳」經紀,顯示此問題仍有待解決。


月前曾收過一個國語人的電話,問如果承諾每個月供應100個客戶給你,可報個什麼最低價?筆者依足公會的規矩,告之決定報價需考慮的因素是什麼,并轉述華人會計師公會建議的最低收費率。她又問如是增至每個月供應150個客戶給你,最低價又是什麼?混吉之至!掛線也罷!


以筆者愚見,公會難對駁腳施展什麼懲戒花招,因為他們是不受PAO管的。但公會可以限制會員接納這類業務。公會目前有”know your customer”的要求。


如果這些客戶是循此道而來的,駁腳不會讓簽字會計師直接與其客戶接觸,因怕有聯系後客戶會「飛走」他們。如果公會有嚴格要求,所有新接回來的業務,需有證據證明會員是與客戶有直接聯系的,且有白紙黑字的會面記錄為證,可能會稍解此困。當然你又可說這些紙上的東西,誰都可以把它做出來!是的。但真做與假做,真文件與假文件的分別,難道你不知?很多年前,律師樓的業務也多是由經紀操縱的。後來改了例,一聲令下不得有違,經紀便消聲匿跡了。


刊於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