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看待中國憲制

2018.03.28


新當選全國人大常委的譚耀宗早前接受訪問時提到,如果有人主張「結束一黨專政」,其參選立法會資格有可能被挑戰。反對派馬上群起攻之。


一如以往反對派喜歡上綱上線、無限放大,如果小心留意譚耀宗講法,便知道他表明如果主張「結束一黨專政」,其參選資格有機會受挑戰,選舉主任會作判斷,即是否信納該人真誠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譚耀宗只是提出一定程度質疑,而並非即時下定論。


中國憲制架構沒用「一黨專政」描述


至於反對派將「結束一黨專政」的說話無限上綱,筆者認為亦值得在此分析一下。其實中國憲制架構內也沒有用上「一黨專政」描述,中國目前是由中共領導,亦有其他民主黨派參政,有自己的政治協商制度。所謂「一黨專政」更多是一頂帽子亂扣在中國身上,而且這詞語容易使人對中國憲政制度產生厭惡感。反對派善於利用這種口號抹黑,既然易於使大眾對中國反感,反對派當然樂此不疲。


撇開胡亂扣中國帽子不說,歸根究柢反對派骨子裏不接受中國自身憲政制度,因為中國沒有跟隨西方國家起舞,沒有把西方民主選舉搬字過紙式套在自身政體。中國選擇適合自己的方式、自己的道路、政治架構,反對派固然不接受中共在中國執政及承擔領導角色的客觀事實。所以無論反對派用上「一黨專政」等抹黑說法、「打倒共產黨」等形形色色的口號,最終目的就是因為不接受中國憲政體制,哪怕今天突然中國出現「茉莉花革命」動盪亂象,也是在所不惜。


香港在一國兩制下,基本法保障市民有言論自由。反對派要透過集會遊行表達各種反對中國憲政主張,包括所謂「一黨專政」等扣帽子說法,自然可以行使法律下的自由和權利。然而當談到參與立法會選舉,既然也不願意承認中國目前憲政制度,香港卻又是中國一部分,一國兩制是國家透過憲法第31 條賦權實施,並在香港設立特區,反對派又為何還要堅持於中國香港特區參選立法會?


當然正如我於文章開首已述說,是否有違參選資格由選舉主任判斷,並非由我們判斷。這裏筆者並非爭論參選資格,而是想指出反對派不承認一國兩制的「一國」大前提,又要利用立法會破壞一國兩制,其實亦沒有為香港整體利益想。對於維護健康的一國兩制來說,不單沒有得益,更加是有所危害。香港市民眼睛雪亮,自有判斷。


順帶一提今次國家修憲,坊間都只聚焦國家主席撤銷任期限制,亦忽略了其他一些重要改變,包括修憲成立國家監察委員會,有效強化監督行政機關,同時持續反腐倡廉工作。這些都是國家有決心繼續推行有利自身的改革,要下任何判斷亦應當留待新措施登場後一段時間方有客觀分析。


至於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坊間即時將之與「終身制」畫上等號,其實根本不能如此推論。取消任期限制不能就等同終身制,這有誇大其詞之嫌。每個國家應按自身國情及處境去處理自己的憲政制度及改革。中國目前的修憲是按中國自身情及需要而產生的,國家穩定發展及政策主張能貫徹,亦是應當考慮的元素。總的來說,筆者更希望從中國整體利益去考慮修憲的問題。

新聞聯絡:刊於 明報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主席、立法會議員 周浩鼎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