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剪布」遇上伏爾泰

2013.05.16


近日,立法會「拉布」事件的 發展可謂峰迴路轉,本以為「冗贅、厭煩」的發言還會繼續維持一段時間,但在社會輿論和建制派議員多番強烈呼籲下,曾鈺成主席作出了「剪布」的裁決。儘管我 和曾主席同屬一個政黨,但我和其他黨友於閉門會議前,都不知道他會如何給「拉布」一個了結。其實,無論建制派和泛民議員,甚至所有香港人都知道,無論那匹「布」拉得有多長,都要在一段合理的時間之內結束,難題只是如何去「剪布」而已。姑勿論主席的裁決是否完美,那是目前唯一有效處理「拉布」的做法。 議員發言空間仍廣闊就在曾主席作出了星期三中午「剪布」的裁決之後,會議廳內忽然出現了一種奇怪的現象:原本不發聲、不出現、不支持 「拉布」的泛民議員,突然紛紛踴躍發言,他們甚至一次又一次地按鈕要求發言。在他們的發言之中,撇除他們挑戰主席裁決的內容,尚包含很多針對政策方面的內 容。隨即有人問我,為甚麼他們會有如此離奇的轉變?我也只能苦笑回答:「我也不知道」。


不支持「拉布」而又反對「剪布」,乍聽之下自相矛盾。不過,根據泛民的解釋,他們是把「發言」和「發言權利」分開來看待;他們不認同「拉布四子」的「發言」,卻認同他們的「發言權利」。正如他們再次引用了一句最近經常在會議廳重複聽到說話:「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衞你說話的權利。」所以,他們並不認為當中存在矛盾。


然而,即使泛民的立場的確沒有矛盾,但這並不是反對「剪布」的理由。首先,立法會已不止一次「剪布」,但我相信大多數議員和市民都會同意,議員發言空間仍然是廣闊的,並不見得因為立法會換屆或政府換屆而有所改變。除非發言離題或嚴重超時,否則主席都不會打斷議員的發言。從過往「剪布」的經驗可見,「剪布」並不會改變這種一貫的做法。「剪布」只是針對發言的長度,並不是發言的內容。如果單憑「剪布」就斷言會收窄議事空間,把「內容」與「長度」混為一談,未免過於武斷。


再者,假設「不支持『拉布』而又反對『剪布』」的立場說得過去,但該些泛民議員於「拉布」時甚少出現在會議廳內,這一點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如果各位市民有留意會議直播,你會發現每當有議員要求點算人數時,為免流會,建制派議員總是最先返回會議廳。如果泛民議員真心要捍衞「拉布四子」的發言權利,就更應該要坐定在會議廳裏,全力避免流會;這樣,「拉布四子」才可以順利發言,做到他們所謂的「教育公眾」。儘管建制派開宗明義反對「拉布」,但我們都尚且盡力避免流會;反而該些泛民議員卻經常不在席上,他們又憑甚麼說「捍衞」二字呢?


伏爾泰在《憨第德》中,講述主角憨第德有一個美麗、高貴的情人。有一天,她不幸被土匪擄走了。憨第德克服重重困難,一心千里尋她。最終,他找到她的情人了,卻發現她已變得醜陋、蒼老、煩厭和低俗。憨第德捫心自問,其實自己已不喜歡她了,但還是勉為其難跟她結婚。


如果泛民議員真的認識伏爾泰,很應該好好檢討一下自己堅持的立場,是否已經變得醜陋和煩厭呢?


刊於星島日報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克勤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