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的啟發

2016.05.21


筆者未有正式修讀過翻譯。然而雖無理論撐腰,卻有親嘗實踐之步印。


多年前曾為謝家駒博士翻過他一本專述馬莎百貨集團(Marks & Spencer)管理成功史的中文版,香港商務印書館出版。


但話雖如此,也不能說完全未學過。當年曾在中文大學校外進修部上過劉紹銘教授的《英譯中》課程。此為三個月的課程,只能作淺顯之涉獵,卻無意中偷得劉教授一句說話:翻譯就是「Finding the equivalent」就是了。以後翻譯什麼,總把此準則記在心上。


近日為某團體開了一個培訓課程,主要討論到培訓和成功之道。恰巧不久前出席一些團體的活動,多次遇上卡內基課程的一位顧問。問起來,筆者說本人是「舊生」,她立刻追問上課時學過的「金句」,還有多少記得住?


為了找出原句,且上網瀏覽一番吧。


無意中發現了以下幾句不是卡內基的金句,似更適用於此培訓課程。遂錄了下來,并配上自制之中文版。原裝正版,應無抄襲之嫌,除非真有那麼巧合。


I hated every minutes of training, but I said “Don’t quit”. Suffer now and live the rest of your life as a champion. Mohamad Ali


說此語者是模罕麥德‧阿里。當年的牙擦拳王是也。


把它翻成中文,如下:「培訓殊可恨,退出不憨居。且嘗諸般苦,從今是冠軍」。


此處說的「不憨居」其實是「不無憨居」之義。不想做憨居之事故誓不因而退出。捱下去才是成功之道也。影片「洛奇」的成功可為借鏡。


Success is to be measured not so much by the position that one has reached in life as by the obstacles which he has overcome. Washington


說此話者是華盛頓。翻成中文,就是「成功不仗現居何位,當思曾克極般困難」


不少領導人物都不必是天生神器。他們掌握着風雲際會,坐着直昇機,冷手執個熱煎堆而攀上高位的,本身并無堅實之基礎。就如當年戴卓爾夫人因推行稅項不得民心,黯然下台時推出個馬卓安者出來頂檔便屬此例。一時貴為首相又如何?居其位并不表示此人必可解決其面對之困難也。


「曾克極般困難」者自當別論,如六祖慧能在《壇經》上說的「煩惱即是菩提」。本來人人都想避開煩惱,不惹煩惱。但要從此不染,或不要它為自已帶來麻煩,只有面對之,找出適切的解決之道。如此,煩惱再次發生時,早掌握了解決方案之人已不再視此是煩惱了。消滅之容乜易!


「極般困難」是形容多多困難也已經遍歷過。量變引起質變,周身是刀兼且張張利時,更上層樓則只待東風耳。


Success is not final. Failure is not fatal. It is the courage to continue that counts. W. Churchill


中文翻成:「成功非終極,失敗未地塗。勇氣仍若在,遂願指顧間」。


所謂「未地塗」即是「未塗地」,即一敗塗地之意。也學學詩人來個文法倒裝玩玩。如唐代詩人元微之所說的「謝公最小偏憐女」,就是「謝公偏憐最小女」之謂也。地塗作此解,無傷大雅吧。

擅文彩的邱吉爾用了「final」及「fatal」兩詞當有其意義。據字典所載,final是終局的,遇此即表示玩完了。但「非終極」卻又反映了此次成功并不保證以後都成功,無人向之challenge。反之,「失敗未地塗」并不表示一敗便必然塗地,翻身無望了。Fatal是致命之傷。Not Fatal等於是縱有受傷卻非太重。由此觀之,邱說的Failure未去到置人於死地之地步也。就算是又如何!不是說置諸死地而後生嗎?


今日有些年青人學英語時掌握不到英文串字之道,強記不無困難。當年老師教落,只要把邱吉爾之英文名拆開來,變成 Church ill,必能記得住了。


處理翻譯時,若譯者能把原文的精髓翻出來,為閱者做成啟發,當是最大願望。其實,在不斷求真的過程中,認真的譯者早己深受啟發了。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