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福利難言夠 圍標威脅費籌謀

2016.10.15


老人家的退休及如何養老的話題總是炒完又炒。也難怪,本來以為活到七十已夠皮了卻又因醫學昌明,活到八十還自生龍活虎。老人福利於是多多唔夠。加吧,又怕公帑應付不來;減吧,請問「那個小蟲敢做聲」?


某議員明知政府不能按其方案而行,卻偏偏鍥而不捨,由年頭吵到年尾,是否非卿不娶不得而知,但見講來講去皆此題目,其議事選題也實在easy得很。


房屋協會在北角搞的那個所謂富貴長者項目,在減租和免除差餉及管理費後,很受歡迎,聞說去貨甚速。


聽說一位友人幾個月前把半山一個單位賣了,收取了二千多萬元樓款。租了此項目一個大單位而居,十分開心。此君已退休,無兒女。今後的計劃就是扣起必需支付的民生費用後,兩夫婦就可盤算着如何嘆世界地把錢花光!


租住雋悅,可住到離世為止。不需為留多少錢支付居住費而左度右度了。但是無兒無女,兩老人誰先走仍是個問題?俗語有云,「早死早着」。先走者可由遺留者代其搞掂後事,風光大葬也好,人死如燈滅也好,本來無一物也好,為找個骨灰龕或排期海葬而費盡心力者比比皆是;後走者不知可託誰人?似乎要有個Trustee或先交若干費用作為deposit之類才可免人牽掛。殯葬業者可否考慮一下,do something,有生意做之同時,也可讓人去得從容。


當日參觀雋悅,似未有就此問題講清楚,也無人提出過。必須注意,後走者不論是男是女,是必然會成為獨居老人的。在家中無人照料,是生是死也不易知。管理處可有設定規章,例如三日不見租用人出現便會報警之類,不然如何處理?又或者規定後走者成為獨居老人後,需在屋內裝設閉路電視或救命鐘。也好,租用人是租客,業主破門入屋應不是什麼為難事。


雋悅的租金實在不便宜。以一個年齡六十四歲之二人單位為例,面積約五百呎不到,全程租金要四百多萬元。與南區的置富花園單位約四百來呎者可堪比較。後者的市場價約為五百五十萬之譜。廳房局格應猶在,只是樓齡改!一個是只租不賣,居此仿如寄居蟹;一個是仍堪自主,關起門來仍可做皇帝。如何取捨實費思量。還有,雋悅單位不包裝修,只提供廚房應有設備外,其他入牆衣櫃之類需自備也。


把後者賣掉吧,入住前者,錢銀上卻又無乜着數!耗盡半生勞苦為之奮鬥的業主身份不存在了,單位再升價也與你無關了,如何適應?況且上屋搬下屋,唔見一籮谷!但卻可以把部份煩惱消除掉,例如大廈維修與圍標之困擾!他日宣傳雋悅,可以此為賣點也。置富花園的業主已為此開了幾次大會。姚松炎議員也是熱心的座上客。涉及的維修費用是億億聲!攤落每戶數十萬元,自當留神。不知姚議員更上層樓後,尚會豪情勝舊時,還是花落兩由之?


近月來多個屋邨居民都有為維修而起的苦惱。似乎應由政府提升一個高度地去找出一個良方出來才好處理。涉及的建築物本身已老,與其一起成長的居民也不年輕。在此搵錢儲錢不及當年勇的時候,無端端要找一筆大錢出來維修實在不容易。


最好由政府出面,或擔任擔保人,設立一個專門對付維修的保險基金。平時按月向居民收集,有事時便有錢可用。大廈維修對業主有好處,更可增值。有人願捱義氣出任立案法團成員打理此事,業主應心懷感激及大力支持才對。但此事涉款太巨,加上社會政治眼光太銳利,「邊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是必問之語。為了防範,係唔係也先當你係也!

設立此基金及推動雋悅,都是同一道理。政府不出來帶個頭,民間難以適從。


有一件事雋悅應留意,這也是甚多人關心的話題,就是項目本身與老人院的關係。表面聽來是兩者各顧各。租客入住老人院需按平常人入住一樣申請、繳費。租客可能有個折扣吧,或者留起幾個宿位以備急需入住。但是筆者相信租客可能會要求多一點,例如「雋康天地」提供的全日制及半日制會員名額一共只有一百名,相比入住的單位近六百個,每戶人數只算二人,一共也有一千人有多,對比不是太少了嗎?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