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長輩說掌故

2016.11.26


少時聽長輩說掌故:話說解放前,有一股土匪在廣東番禺地方盤據,其首領叫李朗雞,綽號是「市橋皇帝」。後來人們把此人物及故事融入生活之中,例如問人要二元,就攤開手板說:「市橋皇帝」!即拿「兩蚊」來。


想不到今天的香港也有「兩雞」之閙,可與之互為輝映乎?不過香港之雞是小學雞,與土匪之朗雞不可同日而語也。


香港兩雞既涼且油,面皮特厚。在幾乎全民共討之情況下,似乎仍未對自己的「害人精」所為有悔意。


十一月十日讀林行止專欄,讀到他批此兩雞為「其言其行,卻實實在在是香港民主進程的衰神剋星」!并用「渾蛋」來形容其所作所為。


他們為了一己之貪過癮而置全港市民利益於不顧。惹來釋法,拆香港之法治招牌。立法會內,不圖作為卻厚顏領款。林已經用了知識人最難啟齒的粗口言詞來為之作批判。


為什麼「渾蛋」已是知識人講粗口之最高極限呢?可看看其他reference。


一代大儒錢鍾書在其代表作小說《圍城》中有如是描述:

書中男主角方鴻漸不學無術,留歐數年卻一個學位都拿不到,卻目空一切。對人,人人都是他貶斥、挖苦的對象,從言論、知識到相貌均難逃此劫;對事之處理,則國事、家事、天下事,萬事皆難入到他的法眼。


女仔見一個追一個。曾經與趙辛楣互為情敵般追求名媛蘇小姐。蘇知他的胡混史,卻又紓尊降貴讓他追求。方後來又轉而追求她的表妹唐小姐。


方為人怯懦,優柔寡斷。不敢向蘇小姐說清楚自已在追求唐小姐。結果在一段時間內形成了一腳踏兩船之局!某夜,雙方藉口受月光之誘惑,蘇小姐用法文說了一句叫方鴻漸吻她的說話。方吻了。即後悔莫及!


少時讀書時學寫英文信。老師說寫下款時要小心,不可隨便寫Yours affectionately。他說只有雙方都是屬於can be kissed者才可用之。


果然蘇、方二人接吻後,關係即有異平時了。


第二天,蘇小姐主動打電話給方,已不需再在男友面前扮矝持。方覺得不可再拖延了,便硬着頭皮,又怕別人聽見,用法文向她說:「我——我愛一個人,愛一個女人另外,懂?原諒,我求你一千個原諒」。


『「你——你這渾蛋!」蘇小姐用中文罵他,聲音似乎微顫』。當是自感萬分委屈也。


由此可見,不管是博學多才的錢鍾書本人,還是借助書中留法博士的蘇小姐身份,在此火紅火綠之際罵起人來出到「渾蛋」二字,已是其人可掌握之最高極限。與廣東話的:「正契弟」或「冚家鏟」不遑多讓。


文革時期,江湖上相傳有「血統論」和「唯成份論」的論述。據說提倡此論者是一個叫譚力夫的人。估計是個高幹子弟。因為此兩論若成立,對此類人最有利也。他點的題是:「老父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渾蛋」。


此論維持不多久便銷聲匿跡,想是太唯心主義之故。總之,以「好漢」對「渾蛋」,大概也知被罵者是已經達到何種乞人憎之境界就是。


不久前,也看到素來斯文的顧小培博士之嚴厲批判詞。想來兩雞確實得罪人多。顧把梁、游二人合稱為「糧油」,其意應是指此類人之「嘥米飯」,即浪費也。所嘥者不單是其父母家庭之米飯,還有社會上納稅人之米飯。用納稅人之錢財為其讀大學提供各種福利和便利者,尤其是也。


不知何故,似乎網上字典對「渾蛋」或「混蛋」的說明不是太多,想是用之人或場合較欠普及耶?


其實會說廣東話者,可把此詞與廣東話合而出之,即成:渾帳、渾膠帳、渾你個帳及渾帳東西等。渾與混相通,這不必說了。


不妨又再看看錢鍾書在《圍城》中,對「混帳」所作之描述:

話說三閭大學高松年校長延聘回來任教的門生趙辛楣因與某女眷有染,不想惹麻煩,連夜倉皇離校,未有與方道別。校長又想掩住方鴻漸之口,約他談話。方與校長談話後「興辭而出,"phew"了一口長氣…鴻漸這一口氣吐得太早,落在他耳朵裏。他嘴沒罵出"混帳"來,他臉代替嘴表示了這句罵」。


看,又是一句罵人粗口。罵者可是個國立大學校長啊!


兩雞轉而向英帝求憐,真乃「渾膠帳」得很也!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