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瑟秋風今又是 換了人間

2018.03.10


本稿刊出之日,仍在正月之中。春風吹拂之氣仍在焉,為何有「秋風」之語?


其實中國文人,很多時都要以「秋」來表達鬱悶之心情和氣氛之肅殺,例如李清照的「非干病酒,不是悲秋」是也。


大文豪錢鍾書寫的《圍城》中,男主角方鴻漸為了婉轉地推卻其父着他早點回國,娶妻生子,也是用上「秋」氣,以示健康有欠也。「迩來觸緒善感,歡寡愁殷,懷抱劇有秋氣。每攬鏡自照,神寒形削,消癯非壽者相…」。自然招來老頭子的一頓臭罵。且威脅不再匯款,免他終日攬鏡自照自憐也。


本文之文題,是出自毛伯伯的一首《清平樂》。寫於1954年初夏。為何身在初夏,卻敘說秋天之事?解詞者劉濟昆說是因為有計劃要在秋天批判高崗之故。秋天雖是收獲之季,農家喜事也。但很快便步入隆冬,肅索至矣。「一年一度秋風勁」,去年坐在台上是何等威風,今日豈無如坐針氈之感!


會計師公會之史無前例的EGM,投票前表達意見的環節十分和平,絕無坊間所見的互相指責或指罵。月前寫文提過的兩派「軍閥」偃旗息鼓了,頗令以為有大龍鳳可看者有點失望。然而,三條議案無聲無息地通過了。場內觀察是有點意外。難道當權者是如此乞人憎麼?總之,「換了人間」是無可否定了。


當晚有位後起之秀發言,說如要分錢,應撥出一筆補償給學生會員,因其考取功名所費十分昂貴也。此論點頗出人意外。學生有醒有遲,醒者考一次便可過關;遲者可能考多次才可。要按contribution來補償,當是醒者交費少而遲者交費多。補起來,是遲者所退比醒者多。獎勤罰懶還是調轉來?


不知分田分地又是何分法?恐怕有排討論。如把焦點集中在減會費或CPD收費的話,筆者提議考慮一下設立兩個基金,一個是Benevolent Fund,另一個是Defense Fund。何解?


上網巡了一巡,見ICAEW, ACCA, CIMA 乃至IFA/IAB 都有此基金之設。ICAEW之設立已有125年歷史。


一般而言,會計師都不是亂花費之輩。很少有朝不保夕,餓死老婆之例。但天有不測之風雲,如因不幸患病,暫時不能向客戶提供需由會計師執行的事務,那時便手停口停,也不是不可能也。不少中小業者,人丁單薄,執業會計師只得一個,不能視事時便替補無人。再者,今日之醫療費用嚇死人咁貴,收入少,支出大,如有個Benevolent Fund,可向之實事求是地取款作醫療支援及家人之溫飽,同人等均會額手稱慶也。


ICAEW的基金提供財務及職業服務,包括保障私隱的24小時熱線、職業診治、債務意見、吸毒及酗酒的處理和壓力舒解及重建人生。尋求服務者也有30至40歲左右的年輕人。


網上也看到一個ICAEW 的案例:某女士離婚後情緒低落,後轉入精神病院。此時也,她無工可做、無家可歸且欠上巨債。結果她找到此基金,協助她處理債務。基金為她找到短期安身之所,并告訴她可搜索社會上可供申請的福利計劃。基金出錢為她搬遷,并給她捐款去接受培訓,就業訓練。由此,她重建起信心,也掌握了技術。一年後找到工作。也可自理其生活了。債務也在與債主協調後舒緩解決。


Defense Fund是另外一回事。業內人一天到晚辛勤作業。一年又一年地為社會提供服務。如因一時大意,未有完全跟足會計或審計準則而觸犯錯誤,有關管治團體便會像《阿Q正傳》中的趙阿貴般要「手執鋼鞭將你打」了。


曾經聽過有些傳聞:一些三、四線上市公司所用的審計師行資歷不夠,被監管機構為難。審計師要花巨資請專業人士協助,其數不是在接下審計業務時預計得到的。加上現時的訴訟費用十分昂貴,應付不來時到頭來任人魚肉,傾家蕩產對付,真是唔做好過做。


如果有個Defense Fund,會員可向之借貸,也可尋求必須的專業意見,可免一開始便墜入有冤無路數之境。金額可視具體情況而定。例如每個案上限五十萬。總之,可令會員不會因資金不足而被屈也不敢做聲就是。


幾年前,有會友對筆者說,最不滿意是看到公會領導醉心於「蓬拆拆」的跳舞活動。俱往矣!得閒讀讀辛棄疾的「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吧。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