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管理局 無王管如獨立王國

2018.09.24


西九龍文化管理局作為發展文化區而成立的法定機構,其營運資金源自於公帑,理應向社會及市民負責。但觀乎其表現,難見半分透明處理、主動問責的影子,儼然是一個無王管的「獨立王國」。


在今次的新昌事件中,早於二○一六年十一月八日的董事會上,西九管理層已經就新昌的財務狀況向董事局彙報。按理說,西九管理局有大把的時間和機會,就有關問題向社會或立法會交代。但管理局卻難以理解地直接出資,為陷入財困的新昌「續命」長達十八個月。直至事件被踢爆一個月後,才「後知後覺」地宣布終止與新昌的合約。西九管理局行政總裁志高當時解釋,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後作出的艱難決定。


高層自詡精英 不屑向社會交代


但耐人尋味的是,在事件初被傳媒揭發時,志高本人仍然堅持西九直接向十四間分判商支付工程費是「合適的做法」,又指類似情況在私人業界中經常發生。當時完全沒有提及到西九管理局會考慮終止合約。前後一百八十度的大改變,似乎是問題被曝光後,無法再掩藏下去,才匆忙地與新昌來個了斷。


當斷不斷,自然是反受其亂。工程期間出現問題並不可怕;如果承建商有能力繼續工程,自然應該督促其履行合約責任;反之則應該終止合約,透過招標等應急措施,由新的承建商繼續完成剩餘工程。只要公開透明地通報處理,自然能夠釋除公眾的疑慮。


遮遮掩掩,遲遲未向社會通報,是事件惡化的原因。究其根本,或許正因為執掌西九管理局的專業人士、管理人才,乃至特區高管自詡為精英,抱「我話OK就OK」,不屑於向公眾交代。類似的現象不僅存在於西九管理局,亦可見於港鐵管理層等大型機構之中。而這種精英主義不但未有與當下社會銜接,反而和市民對於透明施政、公開問責的要求背道而馳。


M+博物館工程耗資逾四十九億元,不但是西九文化中心的重點工程,更將成為世界上最具規模的視覺藝術博物館之一。現時工程已經由新的承辦商接手,但社會公眾對於西九的關注比起之前是只增不減。作為立法會監察西九文化區計劃推行情況聯合小組委員會主席,筆者希望管理局乃至其他公營機構能夠吸取今次事件的經驗教訓,破除高人一等的心態,虛心接納社會意見,開誠布公地處理各類問題;這才能符合社會期待。

刊於東方日報

立法會議員劉國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