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好外國政客干預香港令人憤慨

2019.06.11


自中央及中聯辦領導就修訂《逃犯條例》發表意見及表態後,反對派不斷批評中聯辦和中央干預香港事務。對於反對派的批評,我認為他們是十分荒謬和厚顏無恥的。說實話,對於反對派批評中央干預香港、破壞「一國兩制」的指控,我們都不會感到陌生,但事實上香港作為國家的特別行政區,難道在「一國」之下,中央連對於重大事務表達意見的權利和空間也沒有嗎?《基本法》是「一國兩制」的憲法性體現,究竟中央就香港重大事務發表意見,違反了哪一條《基本法》?客觀地看,即使是一些實行聯邦制的國家,例如美國,難道華盛頓又不能對一些州份的重大事務發表意見嗎?顯然不是。既然連聯邦制國家,首都也會介入評論地區州份的重大事務,更何況是實行「單一制」的中國?


應以香港利益為依歸


最令人不恥的是,反對派一方面批評中聯辦干預香港,另一方面卻不斷跑到外國「告洋狀」,向外國政客、媒體抹黑香港「一國兩制」的實踐狀況,鼓動外國政客干預香港事務,甚至借用外國政客的言論向特區政府施壓。試問一下,在「一國兩制」底下,倘若反對派認為中央沒有評論香港重大事務的空間,難道外國政客又有?外國政客在香港到底有何政治身分和憲制角色?美國國會、歐盟、多個西方國家近日接連向特區政府施壓,要求擱置修訂《逃犯條例》,可謂粗暴干預香港事務,但反對派非但沒有批評外國政府,反而擺出一副迎合的態度,與面對中央時的態度可謂判若兩人、標準相異。到底,反對派是聽命於外國的政客,以外國利益為依歸,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下的議員,以香港和國家利益為依歸?筆者深信公道是在人心的。


香港與國家榮辱與共


在當前西方社會加劇圍堵中國的情況下,香港作為中西方之間的橋梁,無可避免會受到國際大氣候的衝擊。在這次《逃犯條例》的修訂中,西方社會對特區政府的不友善態度,亦與其加劇圍堵中國的立場和態度離不開關係。但身為香港人,特別是香港的立法會議員,我們必須搞清楚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實行「一國兩制」,香港與國家永遠是榮辱與共的命運共同體。對於這一點,我們大家都必須認識清楚,絕不能站錯邊。


刊於 星島日報

立法會議員 柯創盛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