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也是人

2019.08.28


荃灣一役,暴徒不僅劍指私人商鋪,擊碎店鋪的玻璃,威嚇店鋪裏面的市民;更用極其陰險和暴力的手段去襲擊警員。他們除了拆鐵欄和水馬堵路,使用長鐵枝、竹枝、木棍、磚頭、路牌去攻擊警員,還有些人把刀片裝在雨傘頂端,把雨傘當作刺刀來使用。也有人埋伏在草叢中,待途經的警員不察覺,便以汽油彈偷襲。相信任何一位旁觀者都會認同,這種暴力程度已不是一般的示威活動,而是赤裸裸的仇警,企圖要把警務人員置諸死地。


警員忍辱負重 不敢告病假


最近,我不時聽到一些前警員的反映,今次我想分享其中一則:警員要背負三四十磅的防暴裝備,往往要與暴徒對峙長達三十小時,試過在馬路旁以一些紙皮箱當枕頭席地而睡。一日三餐要送上行動地點,每一餐飯都要趕快吃,試過拿飯盒才吃了一口,前面便有事發生要趕過去;也試過道路被阻塞不能送飯,餓肚皮連續十小時不停消耗體力。但即使有得吃,也不敢吃多,因為擔心沒有地方上廁所。女警上廁所尤其不便,於是大家都習慣了「忍辱負重」;長期睡眠不足,加上隨處睡隨處食,難以兼顧生,有些警員都生病了。但因為都擔心告假便缺人,這會令其他同事更危險,於是不敢告假,只是自己吃藥了事。


這位警員憶述,他在荃灣被暴徒以丫叉射中,磚頭好像下雨般飛過來。他感覺痛楚,幸好沒有流血。他說,警察未必是十全十美,有些地方的確可以處理得更好,有時會忍不住而略為過火;但他覺得,警察也只是凡人,有血有肉有感情會受傷,現在感到每天都被全世界圍攻,心情難過。由此可見,現在其中一項最值得關注的,就是警員的健康和士氣。


設法保障警員及家屬安全


這就引申至對於警員的各種支援是否足夠,荃灣時有些警員只配備圓盾和警棍,並不足以應付暴徒所使用的長鐵枝和長木棍,而現時的裝甲衣似乎未能為警員的身體提供足夠的保護,以抵擋丫叉、鐵枝等攻擊。最近警員亦經常會被雷射光照射,該些光是很大機會傷害眼睛,但警方似乎未有足夠的護眼裝備去讓每一位警員使用。再者,暴徒高呼「禍必及妻兒」,警員被「起底」和欺凌,警方有需要採取有效措施,保障警員及其家屬的私隱和安全,讓警員工作時可以無後顧之憂。


為了顧全警員和市民的人身安全,避免出現少數警員被多人包圍,而最終要拔槍自保的場面,相信目前比較理想的辦法,是盡量避免警民「埋身肉搏」,嘗試採取有效措施,讓雙方保持適當距離。無論如何,在當前局勢下,只有警察可以作為保障社會治安的最後防,必先支持警方止暴制亂。

刊於 星島日報

立法會議員陳克勤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